书籍详情
离婚后,季少哭着求原谅

离婚后,季少哭着求原谅

现代言情 | 宁栀季寒光 | 已完结
2023-05-10 17:45:00
推荐指数:
替嫁三年,宁栀是整个帝都的笑话,谁都知道季寒光喜欢的另有其人。奈何她一腔孤勇,不管不顾的向他奔赴。直到他的白月光归来,季寒光提出离婚。宁栀揉皱了手中的孕检单:“如果......不离呢?”季寒光面露冷意:“宁栀,别让我讨厌你。”后来她死心,连同身子湮没在那个火光冲天的夜里,只留下一份支离破碎的孕检单。季寒光抱着她的尸体哭声沙哑。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7章

两人离得极近,宁栀甚至能感受到他身上传过来的温度。

季寒光微微低头,就这么直白的看着她。

许是酒意上头,他的目光缱绻,还带着炽热。

被他这么盯着,宁栀觉得脸有些发烫,耳垂都是红的,她有些不好意思,手抵在季寒光的胸口推了推。

“你、你醉了,我......”

没等话落,季寒光身子便沉了下来,一吻落到她唇上。

轻轻试探。

宁栀直接愣住。

然后,浓郁的酒气涌进鼻腔,让她来不及反应就推开了季寒光,跑进卫生间吐了个昏天黑地。

孕期本就敏感,尤其季寒光身上还带着这么**的味道。

吐到最后,宁栀眼尾都是微微泛红的。

好不容易直起腰,就看到季寒光靠着卫生间的门,静静的看着她。

脸上带着悲戚落寞的神色,缓缓开口,“就这么恶心我碰你?”

不是的......

宁栀刚想摇头,胃里又是一阵翻涌,转身吐了起来。

季寒光看到,表情越发苦涩。

“宁栀,你真是好样的。”

“既然这么厌恶我,当初何必又要嫁给我?”

“难道说......你还惦记着那个人?”

宁栀猛地抬头,直直看向他。

季寒光看到,自嘲的笑了笑,“你果然还惦记着他。”

“当年嫁给我,也只是无奈吧。”

“所以你根本就不在乎我怎样,能云淡风气的接受契约婚姻,甚至连签字都那么干脆利落,恨不得赶紧摆脱。”

“宁栀,难道说我对你而言,只是一道烦人的枷锁?”

他说着,抬起头来,被酒气逼红的眼角已经湿润。

他像是被抽走了力气,颓然的靠在墙上,以手掩面,遮住溢出来的悲伤。

结婚三年,季寒光从来都是意气风发,桀骜不驯的,宁栀很少看到他这副受伤的模样,像头孤兽,独自在角落里舔舐伤口。

宁栀觉得心口酸酸的。

“不是的。”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她见不得季寒光这副模样,走过去抱住他。

“我之前说的那些都是气话,我气你太在意宁烟而忽略了我,明明我才是名正言顺的季太太,可每次我需要你的时候,你都在宁烟的身边。”

“宁烟的车子被泼油漆,也不是我指使的,就算我再怎么讨厌她,也不会做出这种事情。”

“我只是很难过,你不愿意相信我。”

“而且......”

她喜欢的人,从来都只有他一个。

因为喜欢,所以甘愿替嫁,也是因为喜欢,答应了契约结婚。

宁栀抬眼看向他,眸子带着些许的泪意,却又晶亮亮的,像细碎的星河。

季寒光看着看着,就入了迷,不自觉的低头,在她的眼眸上落下一吻。

“我相信你。”

“所以,离婚协议书我没签字。”

宁栀:“!”

竟然没签字?那......

季寒光看着她这模样,忽的笑了,伸手蹭了蹭她的脸颊,“傻瓜。”

说着,手指轻勾起宁栀的下巴,吻上了她的唇。

一番交缠。

宁栀感觉脑子都在发昏,直到季寒光把她抱到了床上,要进行下一步动作的时候,赶紧伸手,抵住了他。

脸上还挂着羞耻的红晕,“不、不可以......”

宝宝现在才一个多月,不能同房。

既然出口阻止,季寒光也没有继续下去,只是吻了吻她的脸颊,“好,我们不做。”

“就这么抱着你,睡吧。”

宁栀也已经疲惫到极致,闻言,就这么在他的怀中沉沉睡去。

第二天,宁栀半睡半醒间,觉得手上有些痒痒的。

她下意识去抓,却摸到一只骨节分明的手。

微凉的触感,让她睁开惺忪睡眼,没想到,就看到了季寒光放大的笑脸。

“季太太,早啊。”

他似乎是醒很久了,就这么一直呆在她的身边,看她的睡颜。

宁栀愣了下,也笑道:“早啊。”

然后,顺着他握着自己的手看了过去。

她的手腕上,不知道何时戴上了个红宝石的戒指,颜色浓郁,鸽子蛋大小的红宝石泛出莹润的微光,一看就不是凡品。

“这是......”

“前两天去A市出了趟差,恰好遇上了个拍卖会,看这枚戒指适合你,就拍了下来。”

他握着宁栀的手,仔细欣赏,“确实很适合。”

宁栀看着手上的戒指,陷入怔愣,据说红宝石象征着热烈的爱情和永恒的坚贞,还被誉为爱情之石。若是男人拥有红宝石,就能掌握梦寐以求的权力,而女人拥有红宝石,则能得到永世不变的爱情。

永世不变的爱情么......

宁栀的嘴角,止不住的往上翘。

当天下午,清湾别墅来了位意想不到的客人。

“妈,您怎么来了?”

季夫人拎着大包小包的补品,走了进来。

“我来看看你有没有按时吃补品啊。”

自从知道宁栀有贫血的毛病后,季夫人三天两头的就让管家送些滋补的东西过来,如今更是带着东西亲自上了门,让宁栀感动之余,还有些愧疚。

明明贫血只是她随口编出来的幌子,季夫人却这么上心,她真的有些过意不去。

“妈,你就放心吧,我都按时吃了。”

季夫人点点头,“这还不错。”

“寒光那小子呢,怎么没在家?”

“我来的时候经过公司,他也没在公司里,还以为在家里陪着你呢,真是不知道野到哪里去了。”

“一大把年纪了,连自己的老婆都不陪,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我才能抱上孙子呐!”

宁栀听了,微微勾唇,季夫人来这一趟,肯定不只是想看看自己,多半也是想儿子了。

“妈,您就稍等一下,我这就去打个电话,把他叫回来。”

宁栀说着,去卧室拿了手机,拨通那个熟悉的号码。

**过后,电话被接通。

只是,电话那头传来的,却不是季寒光熟悉的声音,而是宁烟。

“是姐姐啊,你找寒光哥哥有什么事?”

“他正在洗澡呢,不方便接电话。”

宁烟的语气里,带着微微笑意,而宁栀听到她的话,直接坠入冰窟!

季寒光竟然和宁烟在一起!

还,在洗澡......

已完结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1. 离婚小说
  2. 季少小说
  3. 佞妃小说
  4. 异能女王小说
热门离婚小说推荐
新锋文学网为您推荐最新最好看的离婚小说,您可以方便的进行离婚小说免费在线阅读。看离婚小说,就上新锋文学网。
网友评论
最新现代言情小说
高手下山:我的医术无人能敌
高手下山:我的医术无人能敌
【无敌流+热血杀伐+高手下山+神医+天才+扮猪吃虎】“可千万别惹我,不然我踹你大脚印子!”“这是你该做的事么,你说你这顿打亏不亏?”“叶大师,您这么打我,我认了,可您治病不能只打脸啊?”
撒豆成兵
怒龙出狱
怒龙出狱
八年前他资助了十名贫困女大学生,三年后被十名女大学生告上了法庭,被判了五年,如今他携葬龙令出狱,葬天葬地葬龙王,誓要让那些陷害自己的人付出代价!
大火
罪犯哭诉:谁让他开出租的?
罪犯哭诉:谁让他开出租的?
某天上班的路上被赶业绩的大卡车创到了这个平行世界,他成了一个找不到工作的无业游民。无奈之下。他报名参加了一档名为《职业达人秀》的挑战节目。一年后,资产和人气综合之下,排名第一的人最高可获得一亿元的奖金。苏尘要通过这个节目逆天改命!可惜他最终抽取到的职业是出租车司机……只能卖颜值了!可咋这些个偷娃贼、毒贩、扒手都来坐他车?他总不能不抓吧...
远海的鸥
重生扮丑,漂亮美人她一直在跑路
重生扮丑,漂亮美人她一直在跑路
意外重生,宁欢暗暗发誓,这次一定要离时湛那个疯子远远的。因为传闻中如高山之雪不染纤尘的清冷校草竟然是个伪装成高岭之花的疯子,他内里乖戾恶劣,又疯又坏,非她不可。他最爱的就是抚摸着宁欢的长发,亲吻着少女明亮的眼睛一边呢喃一边威胁。“欢欢哭起来真漂亮。”
忧伤的冰淇淋
乔卿兰苏寒彻
乔卿兰苏寒彻
人死后真的有灵魂吗?跟在江清寒身边这些日子,我终于知道了答案。
陈疏月
军官老公太会宠,悍妇带崽扛不住
军官老公太会宠,悍妇带崽扛不住
连续加班数日在跑步机上猝死的颜惜,一睁眼穿到了八十年代和她同名同姓的女人身上。她是家属院里又懒又馋的肥胖悍妇,众人都对她又避又嫌。她讹来的老公傅闻不喜欢她,她还对傅闻收养的同事的两个遗孤又打又骂。穿过来的颜惜:“?”她看了看兜里被原主嚯嚯一空所剩无几的钱,又看了看对她十分仇视的两孩子,在心里算了...
清栀绵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