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详情

季少小说排行榜

发表时间:2019-12-26 16:24:42

新锋文学网季少小说专题提供万余本经典季少小说,不仅数量多,而且更新快,第一时间阅读最新章节,是季少小说爱好者在线免费阅读季少小说的最佳选择!

姜舒蕊季少擎
姜舒蕊季少擎
佚名
现代言情 | 连载中
“再见,孩子们。”姜舒蕊微笑地和小朋友道别,满心满眼都是对小孩子的喜爱。她没发现,幼儿园门口开来了一辆黑色轿车。轿车里,季少擎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在门口的姜舒蕊,“是她,真的是她,舒蕊...”
推荐指数:
诱爱成瘾,季少又双叒追妻了
诱爱成瘾,季少又双叒追妻了
依依是个宝
豪门总裁 | 连载中
顾安宁为了继承家产,需要怀上孩子。左挑右选,她看上了北城里最赫赫有名的混不吝。她本想各取所需,干完这一票两人互不相欠。谁知,这混不吝竟然赖上她?他护着她,宠着她,将一切最好的捧在她的眼前。她步步沦陷。直到那日她为他准备生日宴会,她正准备惊喜登场,却听见他笑色薄凉,嗓音寡冷,“玩玩而已,谁会把感情当真。”顾安宁这才明白,这一切不过都是他精心编织的网而已,而她从始至终都是替身。直到真相的那一天,顾安宁抛下一切,留下一份离婚协议书,带着孕肚出国。而那人人叫做浪子的男人,却跪在她的门前,只为求她看一眼。
推荐指数:
娇宠!季少的小妖精又娇又野
娇宠!季少的小妖精又娇又野
爱喝酸奶
豪门总裁 | 连载中
【先婚后爱+蓄谋已久+1v1+双洁】【清冷总裁vs肤白貌美大明星】一:林倩,林家大小姐,娱乐圈里出了名的是一朵娇艳的红玫瑰,是美得不可方物的小妖精。季晏礼,季氏集团掌权人,手腕上常年带着一串手串,无欲无求,高不可攀。二:阳光从窗外折射,洒在男人的脸上,他神色淡淡的看着坐在对面的女孩儿,淡定从容的吐出一句话,“跟我结婚。”林倩不可思议的看着对面的男人,问:“为什么?”男人回:“娃娃亲。”三:季晏礼看着女孩儿跟别的男人谈笑风生的样子,眼眸暗沉了下来。晚上,男人将女孩儿禁锢在怀里,低下头,对着女孩儿娇嫩的唇瓣吻了下去。良久,唇分,男人的眼里情绪暗涌,眼睛泛红,嗓音低沉暗哑:“星星,我喜欢你好久了,能不能委屈你一点儿栽在我手里?”林倩愣在一旁,回过神来后,在男人的脸上落下一吻,软乎乎开口:“不委屈。”是我心甘情愿的栽在你手里。当天晚上。林倩v:刚好遇见你【图片】所有的好都不如刚好,而我刚好遇见你。在最美的年纪成为你的季太太,是我的荣幸。立意:不要担心,总会有一个人踏着风雪,只为你一个人而来。PS:架空...
推荐指数:
婚浅情深:季少强势追妻
婚浅情深:季少强势追妻
阿银姐姐
豪门总裁 | 已完结
方禾筝以方家私生女的身份嫁给季平舟,在他面前卑微如尘,懂事到可以跟他的情人同桌吃饭,还亲手替人家涮毛肚。整整三年。没人见过方禾筝吃醋发脾气。直到一纸离婚协议书公之于众,众人才知,方禾筝所爱另有其人。-新婚第一晚,她亲吻的是季平舟的眼睛。友人问,她爱季平舟什么?她回答,眼睛,她只爱他的眼睛。一开始,方禾筝爱的只是为他捐献眼角膜那人。可无人知晓,她更爱三年前在派对上,不顾熊熊烈火救她走出火场,因此双目失明的季平舟。
推荐指数:
假死后,薄情季少哭红了眼
假死后,薄情季少哭红了眼
六六大顺
现代言情 | 连载中
【离婚后+追妻火葬场+甜虐】温祈爱了季如风八年,好不容易嫁给他,却始终比不过他心里那位白月光。温祈快死了,她选择离婚,却被季如风再次囚与身边。季如风他说:温祈,没有我的允许,你哪儿都别想去。可她累了,爱不动。假死离开季如风身边,他才后怕,后悔。两人再次相见,季如风红着眼将她揽入怀里,像失而复得的珍宝。季如风:温祈,我错了,回来好不好?温祈拒之门外,她说:抱歉,我们好像不熟呢。
推荐指数:
离婚后,季少哭着求原谅
离婚后,季少哭着求原谅
钱满满
现代言情 | 已完结
替嫁三年,宁栀是整个帝都的笑话,谁都知道季寒光喜欢的另有其人。奈何她一腔孤勇,不管不顾的向他奔赴。直到他的白月光归来,季寒光提出离婚。宁栀揉皱了手中的孕检单:“如果......不离呢?”季寒光面露冷意:“宁栀,别让我讨厌你。”后来她死心,连同身子湮没在那个火光冲天的夜里,只留下一份支离破碎的孕检单。季寒光抱着她的尸体哭声沙哑。
推荐指数:
季少追爱小逃妻
季少追爱小逃妻
逍遥王后
豪门总裁 | 已完结
那是我第一见到他。也是第一次跟他发生关系,本以为一夜之后,互不相识,不想,我们的纠葛就此展开……
推荐指数:
隐婚甜妻,季少天天闹公开
隐婚甜妻,季少天天闹公开
紫语
豪门总裁 | 连载中
隐婚三年,季屿川和旧爱拥吻上冲上热搜。苏禾以为,所有的一切会在薛柠回来的那刻戛然结束。这场作为交易的婚姻一直是苏禾的心结,放手时,她如释重负。殊不知,旧爱是假拥吻也是假,一切的一切,是骄傲的桐城季少对她的试探。“苏禾,不管你爱不爱我,我偏要你爱我!”
推荐指数:
季少的掌中宠
季少的掌中宠
若存儿
豪门总裁 | 已完结
一场大火,让原本两个相爱的人分崩离析,七年的时间,再相见,已然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于是,在权倾天下的他面前,她终究沦为了他的掌中之物,却不想到最后,竟发现一切都不过是另有他人的算计。于是,季总的追妻之路重新起航:“我今天去输了液,输了液什么液,想你的夜……”
推荐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