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重生抄家,夫人带亿万物资野疯了

重生抄家,夫人带亿万物资野疯了

古代言情 | 桑玥萧亦衡 | 连载中
2024-04-08 16:07:53
推荐指数:
为男人花钱倒霉一辈子!这是桑玥惨死后悟出来的真理。上辈子桑玥一心一意扶持未婚夫,看着他高中、辅助他高升换来的确实抄家灭门重来一世回到抄家流放时带着亿万物资让爹娘族人过上好日子至于渣男,就滚远点别来沾边!萧亦衡:夫人~我错了!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1章

我重生到大婚的当天,被新郎萧亦衡带人抄家沦为阶下囚。

为了报复萧亦衡,我悄悄潜入他家,把他家的东西扫荡一空。

流放途中,我发现他们居然给我们一家吃猪食。

等我怒气冲冲找人理论,却突然发现管理流放的官兵是萧亦衡......

等我再看萧亦衡的时候,他居然对我流露出莫名的心思?

直接让我心头大骇!

定国公府。

官兵们将府邸团团围住,昔日贵气的府邸如今一片萧瑟,叫骂声响彻云霄。

“萧亦衡你这个白眼狼,你父母双亡,无处可去,我们收留你五年,你竟在大婚之日带人上门抄家!”

“我呸,飞上枝头做凤凰了,就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了!”

“萧大人,放过我们吧!”

萧亦衡一身绯红官服,鎏金泽纹在光影下浮动,微微侧首后的容貌暴露在日光里,完美的轮廓好似镶了一层金边,高鼻薄唇充斥着无上的压迫力。

男人的威慑力实在是太过于凌厉,好似从尸山血海中杀将出来的阎王,又好似天生高贵的上位者。

“事已至此,你们可有悔?”

他只略略扫过去一眼,便叫哭闹声一顿。

桑玥俏脸冷静如霜,这一幕,前世她就见过了。

萧亦衡上前一步,迫向她,就像是在看一滩烂泥,寒声道:“桑玥,当初你们如此做派,就该想到今日我的雷霆报复!今日我奉旨查抄,还不把府中藏匿起来的金银细软都交出来!”

如此凌厉,与从前寄人篱下的那个少年截然不同了。

桑玥眼眶微红,冷然对上他的视线,耳边哭声又起,她的思绪却被拉回了前世。

前世,萧亦衡误会她爹杀了他父母,不惜丢下脸面做侯府的赘婿,只为在登高之时,让仇人一家流放出京,痛不欲生!

可萧亦衡不知道,杀他父母的根本不是她爹!

他却害得她桑府满门流放,与家人惨死途中,这笔账,她早晚会找萧亦衡讨回来!

何况......

见她不语,萧亦衡暴戾地一把掐住了桑玥的脖子,纤细雪白的脖颈青筋跳动,桑玥的呼吸逐渐变得困难。

她吃力地看向萧亦衡,故作可怜兮兮地道:“您说什么呢?您住在府上,这些值钱的物件儿,不都是早早地就进了您的口袋吗?”

桑玥不着痕迹地摸了摸自己的手腕,在手腕的内侧有一朵浅红色的花,她重生以后莫名多了一个空间,可以收纳自己触碰到的所有物件。

她早就在官兵到达以前,把所有能收拾的金银细软都给收进去了!

现在里面可丰富了,光是金银财宝便有小山那么高!

一想到这,桑玥脖子虽然剧痛,但是却忍不住戏谑地笑。

周遭的士兵们听了她的话,一片哗然。

萧亦衡面色铁青,抬手转而狠狠地扼住桑玥的下颔,一字一顿地道:“再信口雌黄,本官现在就割了你的舌头!”

这女人看着柔弱可欺,可是今日摇身一变,好似变得像是另外一个人了!

狡猾,奸诈!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定国公府结党营私,不尊君上,责令全府资产充入国库,流放西南边陲三千里!”此时,一个小太监带着圣旨走了进来。

太监宣读完,轻蔑地将圣旨递给脸色苍白的定国公,又恭敬地看向身边的男人。

萧亦衡大手一挥,像是甩掉一团烂泥般挥开了桑玥,他居高临下地轻蔑一眼,旋即喝道:“即刻启程!”

定国公府被哭喊声填满,桑玥站在原地,淡然凝视着乱糟糟的一切。

“唉......完了,都完了!”

“呜呜呜!娘,怎么办啊!”

“一群畜生,猪狗不如的东西,我可是老夫人,你们怎么敢这么对我!我呸!”

和前世一模一样,父亲颓唐,母亲和妹妹垂泪,庶祖母拄着拐杖抱着庶出的小孙子咒骂不止,周姨娘贼眉鼠眼地怀揣着藏起来的首饰。

前世,这一行鲜活的人,因为祖母的苛待,最后活着到了西南的只有周姨娘母子。

而她,最后也是因为对生没了希望,又饿得没力气了,才被那对母子割肉为食,活活折磨死!

桑玥想起亲人凄惨的死状,微微闭了闭眸,素手捏成了拳头。

今生今世,她发誓绝对不会让惨状重现,一定会庇护着亲人们平安到西南,再徐徐图之!

“伸手!”官兵粗声粗气地喝道。

一条粗重的铁链困在了桑玥的手腕上,旋即又有一块沉重的木枷将她的双手和脖子束缚在了一起。

等所有人都戴上了刑具,官兵取来长长的锁链,将众人像是铁锁连环一样捆成了一条绳上的蚂蚱。

“走!”官兵用力地挥起了鞭子,鞭子破风的声音十分骇人。

长长的队伍拖着哭腔,开始挪动,不情不愿地离开了护持他们半辈子的华贵府邸。

望着人群的末梢,萧亦衡的心腹低声道:“主子,就这么让他们走了?”

萧亦衡轻蔑一笑,就像是捏死一只蚂蚁般随意道:“叫人去给他们送些猪食,要是让他们在半路上就饿死了,可就太便宜他们了......”

刚刚走出京城,往日的贵人们便开始体力不支,肚子咕咕地叫唤起来,再也没有往前走的力气了。

庶祖母康氏尖声呵道:“这都什么点了!本夫人要用膳!”

“我们是被流放,这一路能吃糠咽菜就不错了,还用膳?祖母,你是饿了,还脑袋坏了?!”桑玥清冷地讽刺道。

前世也是这样,走了没多久康氏就开始喊饿,等待他们的却只有猪食,可即使是猪食也比饿死好。

康氏却将所有吃食给了她唯一的孙子,让其他人饿着,饿得走不动又会被鞭打。

她母亲和妹妹本就体弱,没多久就生病了,最终病死在途中。

这一世,她一定不会让同样的事发生,还要让前世伤害过他们的人付出代价!

康氏噎了一下,一张苍老的面孔涨得通红。

她没想到一向低眉顺目的孙女有会反抗的一天,恼羞成怒地喊道:“你这个赔钱货,都赖你,你出生以后府中风水一直不好!天杀的,现在连累得我孙儿都要挨饿!倒霉催的小**!”

桑玥凉凉看她一眼,唇角微扯,“放心吧,饿不死,有好东西等着你们!”

倏地,官兵将一口脏兮兮的大锅丢到众人眼前。

“萧大人慈悲,这是给你们准备的吃食!”官兵鄙夷道。

康氏贪婪地扑了过去,却被大锅恶臭的酸腐味熏了个趔趄。

里面哪里是正常的饭菜,而是一堆堆已经发臭的黑馒头,放在一般时候,狗都不吃!

但是他们现在,没得选!

康氏拧着眉头,小孙子却扑了上来,圆滚滚的五短身材就像是一头奔跑的猪。

“祖母,我饿了,我要吃!”桑安亦目光火热,抓起一个黑馒头就往嘴里塞。

桑玥的嫡妹桑舒捂着空落落的肚子,哇哇大哭了起来,揪着安华霜的衣袖,委屈地道:“母亲,我饿......我也想吃......”

康氏在地上吐了口唾沫,恶狠狠地道:“小**,嘴这么馋,迟早撕烂你的嘴!好东西都要让给弟弟,再抢,我掐死你!”

安华霜泪盈于睫,求情道:“婆母,大人饿着没关系,但是总得给两个孩子吃一点吧!”

“肚子里爬不出男娃儿的货色,还有脸和我说话?滚一边去!”康氏用力地推了安华霜一把。

说罢,康氏就像是变脸戏子似的,看着肥成球的小孙子大快朵颐,温柔地道:“多吃点,好孩子......”

桑玥眸中闪过一丝冷凝,她拖着长长的枷锁走到了官兵的身边。

“滚......”官兵话音未落,舌头便险些打结了。

桑玥举着一颗圆滚滚的东珠,递给了官兵,笑着道:“官爷,这枚东珠是孝敬您的,还请您帮我们找些吃食来。”

官兵咽了口唾沫,不着痕迹地收下了东珠,干笑道:“好说,好说!”

不出一炷香的工夫,营地便肉香四溢。

官兵丢给桑玥几个油纸包着的包裹,桑玥当着众人的面打开,里面是完整的烧鸡和烧鸭,香气几乎传出了十里地。

桑玥微微一笑,将烧鸡和烧鸭递给了父母,又拽了两根鸡大腿下来,温柔地递到妹妹的唇边。

“啪嗒!”桑安亦手中的馒头掉在了地上,他用力地踹了一脚周姨娘,颐指气使道,“我也要吃烧鸡!”

康氏咳嗽了一声,**脸走到桑玥跟前,大声喊道:“你这死孩子!好东西还不快孝敬过来!”

“祖母,天还没黑,您就开始做梦了?”桑玥明眸微闪,讽刺道。

连载中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1. 亿万小说
  2. 重生小说
  3. 夫人小说
  4. 万物小说
亿万题材的小说推荐
新锋文学网亿万小说专题页面提供亿万小说排行榜、亿万题材的小说推荐。作为用户熟知度高、用户体验佳、无广告的小说推荐平台,我们致力于为用户提供更多免费好看的亿万小说。
网友评论
最新古代言情小说
我本是将门嫡女,铮铮傲骨
我本是将门嫡女,铮铮傲骨
我本是将门嫡女,铮铮傲骨,却为了男人的口蜜腹剑导致一生惨死,众叛亲离,重来一世,外室子想认我为母?滚吧!什么东西,也敢来碍我的眼。丈夫想要挽回?男人那么多,我堂堂国公嫡女,何须委屈自己?外室嚣张至极,我一个巴掌,一出戏,教她做人,婆母忏悔?呵!晚了!既然循规蹈矩仍旧事事不愿,不如恣意妄为来过这一世。
火树银花
李无忧苏岚
李无忧苏岚
他,是帝都顶级豪门的太子爷,因母亲生他时因大出血而死,不到三岁父亲便再婚娶了同为帝都豪门继母。从小不受待见的他纨绔成性,更过分地是在酒精的麻痹下,他把同为帝都豪门的大小姐玷污了!最终锒铛入狱,而如今,是他出狱的第一天,强势回归。这一次,所有的恩仇他要一个一个地算!
权手
摆烂重生:全家只有我是炮灰
摆烂重生:全家只有我是炮灰
从小到大她都觉得自己和这个家格格不入!一朝身死,被一辆超速还酒后行驶的大货车当场撞成一摊肉泥,灵魂飘在半空三米高,看着自己这副惨不忍睹的死状。她才知道原来全家都是大主角,只有她是小炮灰。龙傲天的爸,大女主的妈,霸道总裁的哥和平平无奇的她。本想着死后上天堂就解脱,结果却意外重生回一个人拿到DNA检测报告当天......
心碎puppy
开学后,我被学姐盯上了
开学后,我被学姐盯上了
开学第一天,我被学姐的猫碰瓷了,本来想用钱补偿学姐,却不料她想要我本人来抵债!看着学姐艳若桃花的面孔,魔鬼般的身材,我只能从了她!
兔叽不吃草
人在大明当皇孙,满朝文武都怕了
人在大明当皇孙,满朝文武都怕了
朱雄英,大明嫡长孙,朱标嫡长子,以蓝玉为肱骨,以常茂为爪牙。在大明血脉最正,地位最高,继承顺序最为优先。但是,谁也没想到,朱雄英暴死,大明瞬间江河日下,同年马皇后薨,十年后朱标薨,大明只能陷入更为惨烈的皇位斗争。而若是,朱雄英没死呢?大明又该走向怎样的命运?大雪龙骑,自在极意,霸王之力....且看我一展大明风华!朱元璋:“经天纬地为文,咱大孙儿当得一个文!”朱标:“生子当如雄英!”朱棣:“愿为大侄儿鞍前马后,向北征伐!”
河套大圣爷
纳兰嫁医顾怀澈
纳兰嫁医顾怀澈
我穿书的时候,故事已经结束,男二隐居乡镇,男女主共执天下。我是书中命不久矣的路人甲,可偏偏就是这样的我,同男二成了婚。我一直知道,他爱的人是女主,我迟早会死,可成婚三年,他无微不至,甚至许我长命百岁。
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