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亿万糖浆

亿万糖浆

现代言情 | 夏娆白芷 | 连载中
2023-01-21 16:18:50
推荐指数:
一次直播采访,主持人问我,如果不在娱乐圈,你会做什么?我随口回答了一句:「回家继承亿万家产。」话一出,我直接被冲上了热搜。所有人都在讽刺我一个十八线小糊咖居然还异想天开。可退圈后,我真的就成了娱乐圈背后的资本大佬。...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夏娆!」经纪人尖叫。

当着公司这么多人的面,我丝毫没有给她任何面子。

「你别以为你有了金主,就能够在娱乐圈得意忘形,我在娱乐圈二十年,我想要封杀谁,轻而易举。」经纪人大声威胁我。

「那就,拭目以待吧。」

笑死。

她现在不停巴结的资本大佬是我亲爹,我会怕了她不成?!

和经纪公司解除了合约,我就离开了。

宋凯又在门口堵我。

我就不明白,一个人的脸皮有多厚,才能这么理所当然地出现在我面前。

「夏娆,你是想要把娱乐圈的人都得罪个遍吗?」宋凯冷笑着问我,「得罪我,得罪白芷,还得罪你的经纪公司!不就是攀上了顾家大少爷吗?可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顾大少已婚。」

宋凯口中的顾家大少爷就是我哥。

夏娆是我的艺名,我真名叫顾娆,换成我妈的姓氏主要是不想在娱乐圈引起没必要的麻烦。

「没想到我会查到是吧?」宋凯看我没说话,又洋洋得意地说道,「全蓉城只有顾家才有那辆**版劳斯莱斯。」

「然后呢?」我一脸无动于衷。

「你一旦被曝光了,你觉得顾大少在你和他原配夫人之间,会选择谁?」

「我。」我斩钉截铁。

「夏娆,你真的太看得起你自己了!你以为你长得好看就可以为所欲为?豪门可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豪门怎么想的,你知道?」

「白芷就是豪门出身,我当然知道。」

「她是豪门出身?」我真的笑出了声,「她是豪门出身,她带你去过豪门吗?」

「我们还没到谈婚论嫁的地步。」宋凯找借口。

「现在全网皆知你们俩感情好得不得了,都这样了,你还没见过白芷的父母?」

「白芷父母那么忙,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一样,无所事事吗?」

「你不觉得你在自欺欺人吗?宋凯,你和白芷交往了三年,不是三天。再忙的人,三年抽不出一天半天?!」我越说越讽刺。

「我和白芷的事情不需要你管!」宋凯被说得动气了。

「同理,我的事情也不需要你来操心!」

「我是为你好!」宋凯愤怒地说道。

「不稀罕!有那份闲工夫,倒不如把精力多放在白芷身上,说不定会有意外收获。」

「你什么意思?」宋凯明显听出来我的意有所指。

「自己去领会。」

「我告诉你夏娆,不管你怎么努力,你这辈子都不可能比得上白芷,就她的出身,你就望尘莫及。」

我冷冷一笑。

之前是真没想过要用自己的出身去炫耀什么。

现在这一刻反而有点想要看看,宋凯知道我是首富之女后,会是一个什么样的表情。

「走着瞧吧。」

我丢下一句话,从宋凯面前离开。

现在口说无凭,宋凯不会信我。

反正他很快就会被打脸了。

连载中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1. 亿万小说
  2. 傲娇首席小说
  3. 倾城毒妃小说
  4. 小包子小说
亿万题材的小说推荐
新锋文学网亿万小说专题页面提供亿万小说排行榜、亿万题材的小说推荐。作为用户熟知度高、用户体验佳、无广告的小说推荐平台,我们致力于为用户提供更多免费好看的亿万小说。
网友评论
最新现代言情小说
高手下山:我的医术无人能敌
高手下山:我的医术无人能敌
【无敌流+热血杀伐+高手下山+神医+天才+扮猪吃虎】“可千万别惹我,不然我踹你大脚印子!”“这是你该做的事么,你说你这顿打亏不亏?”“叶大师,您这么打我,我认了,可您治病不能只打脸啊?”
撒豆成兵
怒龙出狱
怒龙出狱
八年前他资助了十名贫困女大学生,三年后被十名女大学生告上了法庭,被判了五年,如今他携葬龙令出狱,葬天葬地葬龙王,誓要让那些陷害自己的人付出代价!
大火
罪犯哭诉:谁让他开出租的?
罪犯哭诉:谁让他开出租的?
某天上班的路上被赶业绩的大卡车创到了这个平行世界,他成了一个找不到工作的无业游民。无奈之下。他报名参加了一档名为《职业达人秀》的挑战节目。一年后,资产和人气综合之下,排名第一的人最高可获得一亿元的奖金。苏尘要通过这个节目逆天改命!可惜他最终抽取到的职业是出租车司机……只能卖颜值了!可咋这些个偷娃贼、毒贩、扒手都来坐他车?他总不能不抓吧...
远海的鸥
重生扮丑,漂亮美人她一直在跑路
重生扮丑,漂亮美人她一直在跑路
意外重生,宁欢暗暗发誓,这次一定要离时湛那个疯子远远的。因为传闻中如高山之雪不染纤尘的清冷校草竟然是个伪装成高岭之花的疯子,他内里乖戾恶劣,又疯又坏,非她不可。他最爱的就是抚摸着宁欢的长发,亲吻着少女明亮的眼睛一边呢喃一边威胁。“欢欢哭起来真漂亮。”
忧伤的冰淇淋
乔卿兰苏寒彻
乔卿兰苏寒彻
人死后真的有灵魂吗?跟在江清寒身边这些日子,我终于知道了答案。
陈疏月
军官老公太会宠,悍妇带崽扛不住
军官老公太会宠,悍妇带崽扛不住
连续加班数日在跑步机上猝死的颜惜,一睁眼穿到了八十年代和她同名同姓的女人身上。她是家属院里又懒又馋的肥胖悍妇,众人都对她又避又嫌。她讹来的老公傅闻不喜欢她,她还对傅闻收养的同事的两个遗孤又打又骂。穿过来的颜惜:“?”她看了看兜里被原主嚯嚯一空所剩无几的钱,又看了看对她十分仇视的两孩子,在心里算了...
清栀绵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