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左边

左边

现代言情 | 汪韧罗雨微 | 连载中
2024-02-28 17:21:40
推荐指数:
下午四点多,天下着小雨,钱塘市妇产科医院急诊大厅风平浪静,这个时点就诊病人不多,也没有危重病人需要抢救,一切都显得井井有条。突然,一辆救护车划破雨幕鸣笛而来,稳稳地停在急诊大厅外。医护人员早已就位,救护车上的担架一落地,立刻被推进楼里。推床上躺着一个年轻女人,此刻面容惨白,四肢冰冷,黑色长发被汗水浸得湿透,已经失去了意识。她穿着一条烟灰色针织连衣裙,***早已被扯掉,能看到大腿根部血迹斑斑。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这下好了,不用小吴说,这屋里的人都知道即将入住的12床病人是什么情况了。

杨总收起手机来到12床边,像小吴一样一**坐下,见房里众人都沉默地看着他,干脆主动向他们打招呼:“我有个员工在做手术,一会儿睡这个床,医生让我们过来等。”

张红霞伸着脖子问:“宫外孕啊?”

“可不是嘛!这运气也太差了。”杨总不像小吴那样心思细腻,觉得罗雨微住进病房后什么都瞒不住,就没打算藏着掖着,语调夸张地说,“大出血呀!说是超过了1000毫升,要切掉左边那条输卵管,病危通知书都下来了,差点没把我吓死!最要命的是她男朋友还在贵阳出差,今天赶不过来!我他妈真是服了!”

张红霞捂着心口惊呼:“哎呦,真作孽啊。”

夏颖问:“那她现在没事了吧?”

杨总说:“不知道,手术还没做完呢,应该没有生命危险了,要不然医生也不会让我们回病房等。”

他停顿了一下,转头问小吴,“小吴,你有吃的没?我晚饭都没吃,饿得都有点难受了。”

小吴摇摇头:“没有。”

张红霞一听,立刻热心地说:“我有我有!有饼干,还有切片面包,你先吃点儿垫垫肚子。”

不用老妈吩咐,汪韧已经从床头柜里取出食物递给杨总,杨总估计是真饿了,拿到面包就大口大口地啃起来。

众人没再说话,因着罗雨微的遭遇,病房里的气氛略显压抑。

一间屋里待着七个人,空气变得更为闷热,汪韧便让夏颖先回家去照顾女儿,夏颖小声问:“要不要我留下帮忙?我好歹是个女的,你看那小姑娘的样子,哪会照顾人?”

“要照顾也轮不到你啊,又不认识,况且人家老板也在。”汪韧说,“你先走吧,我留着看看情况,放心,人都在医院了,不会有事的。”

夏颖叹了口气,和张红霞打过招呼后就回家了,汪韧决定留下来。

张红霞和徐姐都还没做手术,身体行动自如,两个女人凑到一张床上,小声地讨论起宫外孕是怎么回事。汪韧依旧和小吴、杨总面对着面,两张病床间空间狭小,杨总心不在焉地吃着面包,小吴耷拉着脑袋,偶尔用手背抹抹眼睛,汪韧则安静地看着窗外。

窗外雨水不歇,光影闪烁,对汪韧来说,这是很寻常的一个夜晚,本来,给老妈送完饭后他就能回家了,洗个澡,吃个饭,再打开电脑干点儿活,最后舒服地睡一觉,第二天神清气爽地去公司上班。

而对那个素未谋面的罗姓女孩来说,这个夜晚却是和生死有关。汪韧想着,白天时,那女孩可能还在和同事有说有笑,此刻却躺在手术台上生死未卜,真真是无妄之灾。

除了担心,在心底深处,他对那女孩还抱有一份同情,以及对她未来的一丝担忧。

那应该是个年轻的姑娘,还没结婚,有男朋友,宫外孕引起大出血,要切除左侧输卵管,这所有的一切都预示着一个走向——她未来的婚恋、生育之路,将会比普通女性来得更为艰难。

而这本可以避免,她原本,并不需要承受这些。

小吴见杨总把面包吃完了,怯怯地问:“老板,真的不用通知雨微姐的爸爸妈妈吗?”

杨总低头想了想,说:“之前她大概以为自己只是流产,才不想让爸妈知道,现在的情况要比流产严重得多,我是觉得应该通知一声,这样吧,等下她要是醒了,我们再问问她。”

小吴点点头,又问:“老板,那雨微姐的男朋友什么时候过来?今天晚上……谁照顾她?”

“哦,你提醒我了,我是得给那小子再打个电话,差点忙忘了。”杨总一边在手机上找号码,一边说,“那小子好像连小罗怀孕都不知道,一开始还把我当成了骗子,对了,他给小罗手机打过电话没?”

“不知道,我刚才没注意。”小吴这时候才从包里掏出罗雨微的手机,对着黑屏发愁地说,“要指纹才能开。”

“字儿我帮他签了,钱我也帮忙垫了,人总不能归我管吧?我只是她老板,又不是她爸。”杨总说着就拨出了电话,汪韧听到一阵清晰的接通音,愣了一下,抬头看去,才知道杨总是开了声音外放。

“我录个音,省得到时候出了问题来讹我。”杨总发现汪韧在看他,专门解释了一句。

汪韧没做声,心想,这老板看着像个大老粗,心里倒是门儿清。

在他身后,张红霞和徐姐也停止了聊天,两人都竖起了耳朵。

电话响了好多声后终于接通,手机里响起一道年轻的男声:“喂!哪位?”

“小沈,是我……”

“杨总,我说了我这边现在在开会,等开完会我会给你回电话的!”

“不是。”杨总表情疑惑,“你现在怎么还有心思开会?你女朋友都在抢救了,你不着急的吗?”

“我……她现在怎么样?危险吗?”

“当然危险啦!”杨总说,“大出血,还在开刀呢,要切掉一条输卵管,人还没出来,我就来问问你……”

“等等,你说什么?切掉一条输卵管?”男人语气错愕。

杨总:“昂,医生说的。”

“非要切吗?怎么会这么严重?”

杨总急了:“要保命就必须得切,哎小伙子,我刚才可是和你交代了的,你不会都没听见吧?我告诉你我有录音的,签字前就和你说得很清楚了。”

“刚才我这边很吵,我是没听清,那……切掉一条输卵管会影响生育吗?”

“这、这我哪知道?”杨总心里没底,“我又不是医生。”

对面沉默了,杨总等了一会儿才再次开口:“小沈,你今晚过不来我理解,我就是想问问你,你明早能回来吧?大概什么时候到?”

男人的语气变得低落许多:“我明天不一定回得来,可能要后天才能走,我这儿真的很忙,我都快忙疯了!”

杨总难以置信:“后天?那罗雨微这两天住院,谁来管她?”

男人:“你没通知她爸妈吗?”

杨总:“你到底是不是她男朋友?我都知道她和她爸妈关系不好,你不知道吗?”

“我知道啊,但她都住院了!这是大事儿!她爸会管她的,她和她爸关系还可以。”

杨总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怒意,尽量冷静地说:“行,我会去联系她爸妈,不过你也知道,她爸妈都在老家,就算要过来也得明天。你这边看看能不能联系上小罗别的亲属,在钱塘的,她一会儿就回病房了,总得有人照顾吧?我一个大老爷们不可能给她陪床,万一术后出个什么并发症我也担不起责任啊,你是她男朋友,赶紧找人过来帮忙。”

男人说:“雨微没有别的亲属在钱塘。”

杨总早已想好对策:“那你爸妈呢?这是你闯的祸啊小伙子!就算你过不来,你家里人总得过来吧?”

“我给我妈打过电话了,她这几天重感冒,自己都病着呢,没法去医院照顾雨微,这样吧,你在医院帮雨微找个女护工,费用我转给你。”

“这不是钱的问题!”杨总惊呆了,“沈昀驰你还是不是男人啊?你这是提了裤子翻脸不认人啊!”

“谁不是男人了?你说话怎么这么难听?”电话那头的沈昀驰吼起来,“不然你说怎么办?我刚才就和你说了,我这边的项目很重要!我过来半个月了现在正处在最关键的阶段,我走不开!我一走就前功尽弃了!”

杨总的嗓门也大起来:“可你女朋友有生命危险啊!再说我也没叫你过来,我只是让你找个人来照顾她!”

“我不是让你请护工了吗?护工费、手术费、住院费我全都不会赖!都算我的!但我现在真的很忙,等开完会我再给你打电话,钱都会转给你!”

张红霞听得血压都升高了,脑袋摇成拨浪鼓,脸上五官皱成一团,汪韧倒是没有太大的情绪起伏,只抿紧嘴唇,微微蹙眉。

杨总还想骂人,又觉得骂人也解决不了问题,忍住气放低了姿态,问:“那小罗在钱塘有**妹吗?你要是认识她的**妹,给人家打个电话行不行?光有护工没有家属,你能放心我还不放心呢!你看看有没有朋友能过来照顾她一下?”

沈昀驰总算给了个正向反馈:“有,我给她朋友打电话,那人姓李,我让她直接和你联系。”

通话结束了,杨总忍不住爆出一串粗口,徐姐挨着张红霞,气呼呼地说:“这男的真过分哎,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啊?这也太不负责任了吧!”

张红霞也是义愤填膺:“就是!我***肌瘤都要被他气得多长几个!”

徐姐的老公说:“你俩都消消气,气坏身体不值当,又不关你们的事。”

“你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哦!”徐姐指指他,“你们男的呀,真的一个两个都不是好东西,反正爽是你们爽,痛是女人痛咯。”

徐姐老公:“你瞎说什么呢?”

同为男人的汪韧:“……”

杨总开始等电话,病房里再次陷入沉寂,只有护士偶尔进来,给张红霞和徐姐量个血压测个体温。

房里越来越闷热,待着待着,汪韧竟是有点透不过气来,干脆扯掉领带,松开了衬衫领口的扣子,又将袖子挽到手肘,呼吸才算通畅了些。

过了十几分钟,杨总的电话总算响了,他接起电话打开外放,同时录音:“喂!”

“是杨总吗?”

“是!”

电话那边是一道焦急的女声:“你好杨总,我姓李,叫李乐珊,是罗雨微的朋友,我刚接到沈昀驰的电话,说雨微出事了,让我去医院照顾她,她现在情况怎么样?严重吗?”

“严重,非常严重!”杨总说,“电话里说不清楚,你赶紧过来吧,当面谈。”

李乐珊说:“是这样的杨总,我今天刚好在沈阳出差,下午刚到……”

杨总听到“出差”这个词头都大了,眼看着要发飙,李乐珊继续说道,“我刚才订机票了,只订到一班十点的飞机,如果不延误,我应该半夜三点多、最晚四点能赶到医院,在那之前,能麻烦你先照顾一下罗雨微吗?”

杨总答得飞快:“没问题,你能来就行!”

李乐珊:“好的好的,那我先不和你说了,我还得收拾行李去退房,赶去机场也要时间,我一下飞机就立刻去医院。”

挂掉电话后,杨总舒了一口气,转头看向小吴,说:“今晚我留着陪小罗,等她朋友来交班,我现在先去找个护工,顺便吃个晚饭,等我回来你再走,你也累了,一会儿回去好好休息一下。”

小吴小鸡啄米般地连连点头。

杨总出去吃饭了,汪韧依旧坐在11床边,听张红霞和徐姐小声吐槽罗雨微的男朋友,又说那姑娘真是可怜,年纪轻轻的吃这么大个苦头,也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生孩子。

大半个小时后,杨总还没回来,病房门口先传来了一阵嘈杂声,汪韧循声望去,看到一张推床被推进来。

罗雨微的手术结束了。

小吴快步走到门口,看到一位护士跟在推床边,一个男护工正将推床往病房最里头推。

“雨微姐,你没事吧?”小吴弯下腰看床上的病人,却不敢伸手去碰她。

护士说:“她失血过多,又是全麻,还没完全醒。”

汪韧没走过去,推床来到他身边时,他看到床上的人全身盖着被子,只有脑袋和左手露在被子外。他看不清罗雨微的长相,她歪着脑袋,双眼紧闭,黑色长发披散下来,半遮着脸庞,口鼻处戴着氧气罩,只能看见一小片没有血色的皮肤。

汪韧的视线又落在那只露在被子外的左手上,那手腕苍白纤细,手背上有明显的淤青,挂着点滴,指甲却是前卫的湖蓝色,长长的,还镶着细碎的钻,像指尖落着一颗颗璀璨的星。

汪韧的心没来由地软了一下,心想,罗雨微是个爱美的女孩。

连载中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1. 狂豪小说
  2. 美人小说
  3. 专属甜妻小说
  4. 相府嫡女小说
狂豪小说大全
新锋文学网狂豪小说专题提供万余本经典狂豪小说,不仅数量多,而且更新快,第一时间阅读最新章节,是狂豪小说爱好者在线免费阅读狂豪小说的最佳选择!
网友评论
最新现代言情小说
皇后别乱来,我只是个替身
皇后别乱来,我只是个替身
一朝穿越,成了皇帝的替身!看着病恹恹的狗皇帝,再看看后宫中个个胸大腰细,貌似天仙的后妃们...做什么替身!老子要当真皇帝!
佚名
分手后他后悔了
分手后他后悔了
我的男朋友是当红顶流,全网都在磕他和另一个小花的CP。面对我的生气委屈,他很不耐烦,说那只是捆绑炒作,让我别不懂事。后来,我也开始和别人炒CP,他急了。我轻飘飘道:“只是剧宣,别不懂事。”
大姐姐莫莫
重生不嫁姐夫
重生不嫁姐夫
姐姐去世后,成了所有人永恒的白月光。为了照顾她的孩子,爸妈让我嫁给姐夫。「自家姐妹,肯定不会亏待他们。」可我掏心掏肺,用尽全力换不来满意。我成了所有人的仇敌。
佚名
穿成假千金,爱情从被逼下乡开始
穿成假千金,爱情从被逼下乡开始
这一世选择了一个千金小姐的身份。千金倒是个千金,就是为什么是个假的?半个月前真千金上门,前往便成了家里的小透明。开局被父母逼着下乡当知青。只是下个乡还找到亲生父母了?村中大佬竟全是我的滴,爽歪歪!
最初的心
温孟宁邵祁晓
温孟宁邵祁晓
这一夜,我辗转难眠。恐怕没有女人能平静地接受“老公可能出轨了”这件事。未料,我牵挂在心头的事,很快有了后续。...
乔恩熙
一步错,步步错,他们终究有缘无份
一步错,步步错,他们终究有缘无份
苏月汐死了。死在京城九宫道观的天师府。死在她的夫君齐璟琛和别的女人孩子降生那日。大雪纷飞,寒风凛凛。她终是白了青丝,身陨成灰。而齐璟琛得知她的死讯,砸了牌位,疯了一世。
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