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介绍

主角汪韧罗雨微 小说左边在线阅读

作者:佚名 发表时间:2024-02-28 17:23:59
左边
佚名
连载中 | 现代言情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全文>

《左边》 第四章 免费试读

男护工将床推到12床边,护士发现床上什么都没有,问:“垫子没买吗?要铺两块的。”

小吴一脸懵,张红霞赶紧说:“垫子我有,昨天就买好了,汪韧,快帮忙铺上。”

汪韧从床头柜里拿出两包全新的护理垫,那是张红霞为自己准备的术后用品,汪韧按照护士的吩咐,一块铺在枕头上,一块铺在**的位置。

男护工问他:“你是十二床家属吗?”

“我不是。”汪韧指指小吴,“她才是。”

护工又转向小吴:“那你过来,和我一起把病人抬上床。”

小吴愣住了,不确定地问:“我?”

“对啊!”男护工大声说,“病人全麻的,我一个人怎么抬?我来抬头,你来抬脚,很简单的,一下子就抬上去了。”

“我、我不会啊!我也不敢……”小吴本能地想退缩,眼看着又要哭了,汪韧上前一步说:“我来抬吧,她是女孩,力气小。”

护工没意见,于是,汪韧就走到了床尾,护士把被子掀开,汪韧看到罗雨微已经换上那套粉白相间的病号服,她很瘦,病号服套在身上就显得特别宽松,裤子里拖出来一根导尿管,连着尿袋,腰腹间像是绑着一圈宽绷带,倒是看不见血迹。

汪韧听从男护工的指令,小心翼翼地抱起罗雨微的双大腿,准备将她抬上病床。

“一,二,三,起!”

护士在边上喊:“小心小心,别碰到伤口!”

当罗雨微整个身体凌空时,汪韧只觉得很轻,几乎没花什么力气,女孩已经被放在了12床上。

护士帮忙挂上输液药水,又打开床头的监护仪,最后整理了罗雨微的尿袋,给她盖上被子,转头对小吴说:“她现在还插着导尿管,大概要后天才能拔掉,家属知道尿袋怎么清理吗?”

小吴茫然地摇摇头,护士就简单地讲了一下,汪韧站在边上听,发现罗雨微需要一个便盆,插嘴问道:“她好像什么都没准备,除了便盆,还需要买些什么东西?”

护士说:“你可以去外头护士站要个清单。”

汪韧应下:“好,谢谢。”

这时,程医生过来了,见12床边站着小吴和汪韧,汪韧外形斯文,年纪和罗雨微相仿,又在与护士交流,程医生便误以为这就是那个姗姗来迟的“男朋友”,直接对他开了口:“家属来了?正好和你讲些事情,手术很成功,现在病人的生命体征比较平稳,只是她失血量太大,手术中输血都输了不少,加上是开腹手术,术后创伤恢复就需要蛮长的时间……”

汪韧知道这位中年女医生是误会了,想要打断她:“呃,我其实……”

程医生赶时间,没理会汪韧的“插嘴”,继续往下说,详细地向他讲述了整个手术过程。汪韧听着听着就开不了口了,因为发现罗雨微的手术并不像杨总说的那样简单,过程其实非常凶险,说她是在鬼门关上走一遭都不为过。

“她的出血量差不多近1500毫升,再晚送一会儿,人都可能没掉。”程医生看了眼病床上的罗雨微,说,“现在就要看术后恢复了,这个手术对她来说,后续肯定会有一些影响,身体上的,心理上的,像肚子上的疤痕……年轻女孩总归会有些在意,这个就需要你们家属多费点心,尤其是你,一定要好好地安慰她。好在她年纪轻,身体底子不错,过个两三个月应该就能恢复正常生活。”

汪韧看到12床床头的电子屏幕上已经显示出病人的信息——罗雨微,女/26岁原来是这两个字,下雨的雨,微笑的微。

他鬼使神差地问出一个问题来:“医生,她这个情况,将来会影响生育吗?”

“这个……不好说,因人而异。”程医生自然不会把话说得太死,“影响生育的因素本来就有很多,先排除掉男方的原因,如果女方没有别的毛病,只要另一侧的输卵管不堵塞,理论上还是可以自然受孕的,如果有堵塞,那就要先疏通。如果她有别的毛病,多囊,卵巢早衰,***内膜异位,内分泌失调,各种各样的,那就是另一回事了。不过她做过手术后得盆腔炎的概率的确会比较高,这个多少也会影响受孕。”

见汪韧点了点头,程医生语重心长地说,“小伙子,听我一句劝,如果还没想好要不要孩子,以后一定要记得避孕,否则吃苦的永远都是女孩。”

汪韧哑口无言,身边的小吴也傻眼了。

张红霞一直在听医生说话,这时候尴尬地别过了头去。

程医生又对汪韧说了一大通术后护理注意事项,汪韧不再试图去解释他其实并不是罗雨微的男朋友,想着这些事总得有人知道吧,杨总不在,如果连他都不听,那谁来听呢?小吴吗?她看起来都快要崩溃了。

把事情交代完毕后,程医生走到罗雨微身边,弯腰叫她:“醒了没?刚才醒过了啊,听得到我说话吗?”

汪韧也凑了过去,看到罗雨微的脑袋转了一下,一双眼睛半睁半闭,皱着眉轻轻开口:“听得到。”

“你叫什么名字?”

“罗雨微。”

“现在感觉怎么样?”

“感觉……”罗雨微的声音有点儿沙哑,“口渴,想喝水。”

“还不能喝,要过两个小时才能喝。”

罗雨微抬起右手按上额头,显得焦躁不安:“头疼……”

“头疼是正常的,你现在肯定浑身难受,很快就好了。”程医生见惯了各种术后反应,语气都没什么波澜,“那你先好好休息,有哪里不舒服千万别忍着,让家属来叫我们,听到了吗?”

“听到了。”

程医生满意地点点头,又对汪韧说:“今晚你得辛苦一下,有些病人麻醉后反应会比较大,一定要注意观察,有事就按铃叫护士。”

汪韧:“我……”

这时候好像说什么都晚了。

程医生和护士离开了病房,汪韧看看床上的罗雨微,又去看小吴,最后转头去看张红霞,张红霞都想笑了:“你看***吗?是你自己凑上去的。”

汪韧:“……”

他一时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干脆帮罗雨微掖了掖被子。

小吴抱着大包呆呆地站在病床边,几分钟后,完美错过罗雨微进病房的杨总总算回来了,还带来一个中年女护工。

“今天都没有一对一的护工了,说要明天才调过来,我找了个大姐来帮忙,她本来一对二,今晚辛苦一下,让她一对三……呦!小罗出来啦!”杨总这时候才发现罗雨微已经躺在了病床上,赶紧问小吴,“医生怎么说?”

“医生、医生……”小吴稀里糊涂地指指汪韧,“都是对他说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汪韧与杨总面面相觑,心想,莫非刚才真的只有他在认真听医生讲话?

杨总:“帅哥,我姓杨,你怎么称呼?”

汪韧:“我姓汪,你喊我小汪就行。”

杨总吃饱了,知道小吴留着也没什么用,挥挥手让她回家去,小吴如蒙大赦,抱着包溜得飞快。

“小姑娘抗压能力太差了。”杨总摇摇头,一**坐在12床的陪护椅上,对汪韧倒苦水,“下午给我打电话又哭又叫,跟催命似的,我本来今晚还要请客户吃饭,接到她的电话立马往这边赶,还以为小罗怎么了呢。”

“手术真的很凶险。”汪韧在母亲床尾坐下,说,“刚才医生跟我说了一遍,我听着都后怕。”

杨总说:“可我现在有点转不过弯来,小汪你来评评理,这事儿是我造成的吗?孩子是我的吗?宫外孕总不是工伤吧?好几个小时了,一个家属都不过来,她男朋友***不是人!他搞出来的事居然要我来给他擦**,他项目重要,我的时间不宝贵吗?不是说我不愿意陪小罗,她是我员工,我很器重她,她出事我肯定会担心,但我不爽的是她男朋友的态度!你能理解吗?但凡他态度好点儿我也不会这么生气!”

汪韧还没接话,憋了半天的张红霞率先爆发:“可不是嘛!刚才那电话听得我肺都要气炸了!这要是我儿子我非打断他的腿不可,这要是我女儿,病好了我就让她跟那王八蛋分手,不!麻药清醒了就分手!真的太欺负人啦!”

杨总像是找到了知音,“啪啪”拍大腿:“对对对,我就是气不过那小子的态度!我在帮他哎,搞得好像我在求他一样,我完全可以不管的呀!这是他的责任你说是不是!”

张红霞掷地有声:“是!那人真的靠不住!”

这两人嗓门都不小,病房里瞬间活泛起来,中年男女们开始热烈讨论,对罗雨微的男朋友进行着360度无死角的批判,汪韧听得叹为观止。

“你见过她男朋友没?”张红霞还是盘腿坐在病床上,好奇地问杨总,“是怎么样一个人啊?”

杨总摇头道:“没见过,小罗到我这儿来上班也才一年多,她说起来是我员工,其实我们更像是合作关系,她除了帮***活,还会做点自己的事,我也不会去管她。”

张红霞问:“你公司是做什么的呀?”

因着之前的面包之恩,杨总觉得张红霞是个热心肠,性格很对他胃口,就打开了话匣子:“我那小公司是做艺术品交易的,就是牵线搭桥,把国内一些艺术家的作品卖给国外客户,或者是把国外艺术家的作品卖给国内的大老板,一般就是个人收藏用。我有几个客户收藏的好东西多了,会想要办个展览,我就找到小罗来干这个。她是个策展人,学设计的,眼光很独到,好像从大学就开始干这行了,非常能干的一个女孩。平时我们很少见面,她几乎都在外头跑,我连她面都见不着,怎么会见着她男朋友啊?”

徐姐说:“你说这姑娘眼光独到,我看她找对象的眼光一点都不好,那个男的压根儿就没把她放在心上,这么大个手术,还是他惹的祸,他居然都不回来,这种人怎么能托付终身?”

“切,还托付终身?”张红霞嗤之以鼻,“你听没听到他刚才说的话?那小子还有脸问‘会不会影响生育’,他也不想想这都是谁搞出来的幺蛾子!你们看着吧!他俩好不了,我先把话撂这儿了!”

徐姐苦着脸说:“可这姑娘都这样了,如果分了,她以后很难找的,肚子上那么大条疤,瞒都瞒不住,很多男的忌讳这个。”

张红霞食指向天点来点去:“难找也不能找这种没担当的男人!他就是那种会自作主张给家人放弃治疗的家属,把命交到这种人手里多吓人啊!还不如这姑娘的朋友呢!人家女孩也在出差,不是立刻就买机票回来了嘛,又不是回不来!那小子就是不想回!”

徐姐叹了口气:“我听过一个说法,一对夫妻不孕不育,如果是男的不能生,女的大多都会忍着,领养啊,丁克啊,反正就是不会离开。但要是女的不能生,男的绝大多数都会离婚,可能对他们来说,传宗接代比什么都重要。”

她老公弱弱地说:“这也不一定吧。”

徐姐瞪他:“我说的是大多数,你别来和我抬杠。”

张红霞说:“是不一定,但那姓沈的小子绝对就是这种人!”

徐姐看向12床,忧心地说:“这姑娘以后可怎么办哦。”

罗雨微静静地躺着,闭着眼睛,仿佛完全屏蔽了周遭的噪声。

汪韧没参与讨论,默默地走到12床边去看她。说实话,在这种时候,美与丑已经从一个人身上剥离了,哪怕是近距离地观察罗雨微的脸庞,汪韧都看不清她的眉眼五官,那张脸惨白如纸,口鼻处还扣着氧气罩,头发因为出过汗而显得油腻散乱,整个人透着一股大病缠身的憔悴感。

罗雨微像是处在半睡半醒间,突然眯了眯眼睛,嘴里吐出几句含糊不清的话,汪韧听不真切,不得不弯下腰去,问:“你说什么?”

“不要波比跳,讨厌波比跳。”罗雨微说,“苏打,今天不练这个了。”

汪韧知道什么是波比跳,疑惑地问:“你是在跳操吗?”

罗雨微又说:“金属,金属不行,试试玻璃,玻璃通透。”

汪韧:“啊?”

罗雨微:“那不是抽象,那是艺术家内心的表达……@#¥%……你看不懂没关系,如果人人……看懂,这就不是艺术品了。”

汪韧听得一头雾水:“什么意思?”

“沈昀驰,沈昀驰……”罗雨微答非所问,突然叫出一个名字来,汪韧在杨总外放的电话里听到过这个名字,应该就是罗雨微的男朋友。

“他现在不在。”汪韧说,“你好好休息,他很快就来看你了。”

“我难受……”罗雨微又一次抬手到脸颊边,摸到氧气罩,想把它扯下来,汪韧赶紧制止,捉住她的右手说:“别乱动,你在病房呢,刚做完手术,要吸氧的。”

罗雨微似乎根本不在意汪韧的回答,又换了话题:“好饿,想吃,吃……”

这句话汪韧听懂了,问:“你想吃什么?”

“糖炒栗子。”罗雨微咽了咽口水,半眯着眼睛看向他,“我想吃糖炒栗子。”

“嗯……想吃东西是好事,不过你现在应该还吃不了这些。”汪韧压低声音,温柔地说,“我估计你最近只能吃点儿流食,等你身体好了,我给你买糖炒栗子。”

隔着氧气罩,汪韧觉得罗雨微笑了一下,她突然说:“荷花开了,真好看。”关注公举号:秘桃基地大冬天的哪里来的荷花?汪韧总算反应过来了,这大概是罗雨微全麻后的症状,在说胡话呢。

他看向守在床尾的护工钱大姐,问:“大姐,病人做完手术是不是都会说胡话?”

“是哦。”钱大姐说话有口音,“不用理,她自己都不晓得她在说啥子,醒过来忘得精光,睡一觉就好了。”

但汪韧没有不理罗雨微,他甚至把11床的陪护椅拉到12床边,坐下来,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陪罗雨微“聊天”。

他记得医生的话,医生说,术后几小时病人的麻醉效果还没退,如果监护仪显示各项指征都比较平稳,血氧正常,那她想睡就让她睡,不过,隔个半小时或一小时必须得叫醒她,和她聊聊天,让病人保持清醒的状态会更安全,等到麻药效果退去,再让她睡觉。

罗雨微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跟喝多了似的,上一句还在讲哪个咖啡店做的咖啡好喝,下一句就开始飙英语,中间夹杂着哼哼,一会儿说头疼,一会儿说口渴、肚子饿,汪韧也没有不耐烦,就轻声细语地顺着她、哄着她。

张红霞原本在和杨总聊天,一转头发现自家儿子居然坐到了罗雨微病床边,钱大姐没地方坐,只能靠着墙壁干站着,张红霞愣了一下,叫汪韧:“汪汪,你在干吗呢?这儿没你什么事了,你要不先回去吧。”

汪韧回过神来,对啊,老妈晚上是不用陪夜的,罗雨微的手术也做完了,前半夜杨总和护工陪,后半夜她的好友会来接班,这儿的确没他什么事了,他为什么还不走呢?

他抬头看向母亲,四目相对后,汪韧说:“要不……今晚我给你陪夜?”

张红霞张了张嘴,半晌后蹦出两个词来:“行吧,随你。”

她生的儿子她最了解,汪韧有一颗慈悲心,他就是放心不下罗雨微,哪怕,他们只是两个萍水相逢的陌生人。

上一篇:主角宋悦安安的小说
下一篇:虚情暴击 第一章
左边
左边
连载中 | 现代言情
佚名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叶昭昭江暮
叶昭昭江暮
炮灰挨个重生,团宠反派女配
炮灰挨个重生,团宠反派女配
甜宠:岁岁年年,他的爱意不减
甜宠:岁岁年年,他的爱意不减
月影霜满楼
月影霜满楼
我,小小捕快,能开山断江很合理吧
我,小小捕快,能开山断江很合理吧
帝女在上:妖孽帝尊宠上瘾
帝女在上:妖孽帝尊宠上瘾
奉旨成婚,世子是朵黑莲花
奉旨成婚,世子是朵黑莲花
重生出嫁前天,换亲后妹妹悔疯了
重生出嫁前天,换亲后妹妹悔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