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拒嫁二婚男人后,我成了全家的罪人

拒嫁二婚男人后,我成了全家的罪人

都市生活 | 李旭小雪 | 已完结
2023-12-09 14:40:54
推荐指数:
父母自小就偏心弟弟,我打给他们的养老钱全都补贴给了弟弟。这还不够,他们还合计着把我66万卖给二婚的老男人。我因此和家里闹翻,不再给家里一分钱。不料爸爸在工地干活,从脚手架上摔下来意外身亡,所有人都怪我害死了爸爸。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回家过年

父母自小就偏心弟弟,我打给他们的养老钱全都补贴给了弟弟。

这还不够,他们还合计着把我66万卖给二婚的老男人。

我因此和家里闹翻,不再给家里一分钱。

不料爸爸在工地干活,从脚手架上摔下来意外身亡,所有人都怪我害死了爸爸。

1.

今年过年母亲早早的打电话来问我,有没有订好火车票回家过年。

我心里涌过一阵暖流,在外漂泊了这么多年,到底是有些念家。

但现在家里就我挣得多,父母养老还需要我帮衬,根本不敢停下来喘口气。

我今年29岁,弟弟小我一岁,在生下我的一年后,爸妈就迫不及待的怀了二胎。

我和弟弟从小一起长大,小时候我总有些介怀父母的偏心,但后来父母供我上了高中读了大学,而弟弟高中都没有上完,我也就不再计较小时候那点吃穿上的偏心了。

父母前两年还在催婚催的厉害,这两年弟媳又生了二胎,家里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孙子身上,反倒是不再催我了。

父母早些年干苦力活累垮了身子,近两年都没有去工作,我心疼他们,每月准时给他们汇三千块钱的生活费。

大年三十当晚我急匆匆地赶回了家,母亲和弟媳早早的做了一大桌菜,一家人正在等我吃饭。

侄子侄女欢呼雀跃地找我要礼物,直到拿到了自己满意的礼物才去洗手吃饭。

电视机里播放着春晚,一大家子人围在桌子上,这这样温馨的场面独自在外打拼的人是感受不到的。

这些年为了多挣点钱,我在外面每天打两份工,假期的时候为了三倍工资,还要找临时工,早就已经身心俱疲。

饭桌上我想着要不就跟家里说说,明年就不出去闯了,爸妈的养老保险再过两年也能领了,到时候我就在我们这个小城市安安心心找个工作,饿不死就行。

大家都喝了两杯,桌上氛围正好,我正想开口,弟媳的一句话却堵住了我的嘴。

“姐,平时你也不回家,这过年了有句话不知道该不该说。”

“一家人,有什么该不该说的,小悦说就行。”我没想太多。

“是这样的,这几年物价涨得很快,爸妈年龄大了也经常生病,你常年不在家,都是我和小旭领着去医院,这一来一去支出也不少。”

“本来我也不想开口,但小旭也不好意思说,”弟媳面露为难的样子,“我就直说了吧,这个每月三千的生活费有点少了。”

我有些吃惊,对家里我自认为很大方,我在外面租房加吃饭,一个月也不超过三千块钱。

父母在家住又不用交房租,平时也是自己做饭吃,能有什么大的开销,如果真的去医院了我怎么不知道。

“爸妈最近住院了吗?怎么也没跟我说一声,我给爸妈买了保险,住院费能报大部分。”我对着爸妈说到。

妈妈今天晚上一直有些沉默,闻言想开口说着什么,弟媳却抢过话来:“不是什么大毛病,就是这年龄大了一身小毛病,折腾着我和小旭也没能好好干活。”

“小悦,你觉得大概涨多少合适。”我有些迟疑的开口。

“这要我说,一个月怎么也得五千块吧,现在可真是什么都贵,自己做饭想吃点有营养点也不便宜。”弟媳用胳膊肘捣了一下弟弟开口说道:“对吧,小旭。”

“对。”弟弟低头扒饭小声回应了一句。

我这才注意到,其实今天除了弟媳大家都有些沉默。

我有些为难,没有直接答应弟媳,一是我觉得家里消费不算高,在家的花费应该没那么多,二是我手底下总要有点存款才安心。

如果父母的生活费在涨上两千,那么哪怕我每天打两份工,也攒不下什么钱。

“吃饭呢,说这些干嘛,先吃饭,吃完饭再说。”爸爸端着他的酒杯打圆场,但我知道这件事没那么容易过去。

2

饭后妈妈给我收拾一下储物室,我平时鲜少回家,原先的房间也被让给了小侄子。

还好家里有间专门放杂物的小房间,妈妈收拾的很干净,我平时回来就在这里落落脚。

铺好床后妈妈却没有回去睡觉,反而坐在床边欲言又止的看着我。

“囡囡,这些年在外面累吗?”

往年妈妈也这样问过,我为了让他们放心从来不喊累,只是现在却忽然有些委屈。

“累,妈妈,我本来想着明年就不出去了在家找个安稳的工作,不求工资反正饿不死就行。”

我还是说出了我的真心话,只是我们这个小地方,我回来的话恐怕连每个月的三千块钱都没法保证。

“累回来也好,阿悦的话你也别太放在心上,左右我跟你爸现在还能干点零活,不会饿着自己。”妈妈拍了拍我的手说到。

“你们怎么还去打工吗?三千块真的不够生活费吗?”

我听到他们还在打工有些着急,爸妈一向节俭,三千块怎么可能不够花,如果真的有住院这样的大事,弟媳早就告诉我了,爸妈也是当不了家的。

就连每年的医疗保险养老保险都是我给买的,我实在想不出来还有什么大的花销,那钱都到哪里去了呢?

我还要细问,妈妈一看我要追问到底的样子,就连忙摆摆手说:“哪有的事,我们不干活了,不干了,囡囡早点睡,早点睡吧。”

太晚了,我也不好追着妈妈问,估计从她嘴里也问不出什么来,想要知道真实情况还得问问家里的亲戚。

坐了一天车,又守岁守到这么晚,我确实也累了,躺在床上快要睡着的时候,却又隐隐约约听到弟弟屋里传来争吵声,两间房离得远,我也没怎么听清,倒头就睡了过去。

3

大年初一我直接一觉睡到中午,醒来后直接赶上吃午饭,饭桌上弟媳没在提涨钱的事,只是弟弟弟媳脸色却都不怎么好看。

吃完饭后,我借口太累了,碗筷都没收拾就又回了房间。

“你看你看,现在桌子都不收拾了……”

隔着房门,我又听到了弟媳的低声抱怨,我没在意,往年我每次回家都忙东忙西,也没见她说什么好话。

思来想去,我能打听的就只有我大姨家的表妹,表妹刚毕业,活泼开朗的性子特别招人喜欢,是我为数不多的一直在联系的亲戚。

虽然她也不常回家,但经不住她八卦又爱打听,消息灵通的很。

“小雪,托你给我打听点事呗。”

“姐,你尽管说,我妥妥的三里村的情报站,啥事也逃不过我这颗八卦的心。”

我忍不住抿嘴笑了笑,仿佛看到了表妹得意的小模样,她确实招人喜欢,比起我这种沉闷的性子要好的多。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我每个月给我爸妈定时打三千生活费,然后这次回来阿悦一直说钱不够用,我妈手里也不想有钱的样子。你能悄悄帮我问一下大姨,我妈最近没生病吧,是不是瞒着我怕我担心啊。”我编辑好好微信发了出去。

“啊,你一个月就给这么多啊,那你弟弟不给吗?”

“我弟这不是成家了,用钱的地方多,我当姐姐得多照顾一些。”

“好,交给我,我肯定把你家这两年家里人都干了啥给你打听清楚,见面聊(亲亲表情包)。”

“好的。”

本想着明天初二我正好去找她聊,没想到不过半个多小时表妹就给我打来了电话。

“姐,我跟你说我忍不到明天了,你知道吗你打的生活费一分没到我二姨手里,你弟媳全拿着呢。”

“二姨二姨夫一次医院也没去过,身体好着呢,二姨夫还去给别人干小工了。”

“你弟到现在连个正经工作都没有,干活也不好好干……”

“你说他们怎么能这样,你一个女生在外面多不容易……”

表妹后面还说了半天,大部分都是在说我爸妈偏心,我弟不上进,我已经听不下去。

“你弟弟小,以后你得多让着他。”

“我们供着你上大学,你弟连高中都没上,你以后可得顾着他。”

“男娃子要娶媳妇,这房子就留给你弟弟吧。”

……

从小到大,父母的话我听了,我这二十多年来让着他护着他,不是因为我有多喜欢这个弟弟,只是因为我承了父母的生养之恩,我心甘情愿。

我没想到我弟二十七八,两个孩子的爸爸,又不用他买车买房,居然连自己的小家都养不起。

我本以为不让弟弟负责爸妈花销已经是照顾他了,却没想到他们都觉得我给的还不够,那多少是够呢?

可我就那么点本事,非得把我扒骨抽筋吸干血肉才够吗?

挂了电话以后我躲在房间哭了一下午,妈妈叫我出去吃水果我也没出去,借口太累了继续躲在房间里。

4

想了一下午之后我终于做了决定,晚上饭桌上,我主动提起生活费的事。

“我平时一向报喜不报忧,只是这次我不得不说一下了,我原来都是打两份工的,今年行情不好丢了一分工作,我在那边花销也不少,明年开始我每月给爸妈打一千块钱吧。”

“一千!”弟媳当场就坐不住了,“三千都不够一千够谁花的啊。”

“我这不是想着小旭多少也出点,我们姐弟两个一人一千,爸妈省着点用也够了。”我平静地说道。

弟媳好像没料到我这么说,愣了一下之后就在饭桌下面疯狂地踢我弟,试图让他说句话。

“姐,我这,满满马上三周岁了,也该上幼儿园了,不是我不出,家里还有两个孩子要供,我也拿不出来。”弟弟也是满脸为难。

“正好孩子上学以后大人就轻松了,阿悦也可以找个活干,孩子放心交给咱爸妈照看。”

其实孩子一向是我妈带着的,只是我这弟弟和弟媳没有学历傍身,又不肯吃苦,干起活来总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你说的什么话,我嫁到你家可不是当保姆的!”弟媳听到这话立时拍着桌子站了起来。

“想当初我可是连新房都没要就嫁给了小旭,现在还要和你们挤在一起,你们老李家就是这么对我吗?”

已完结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1. 二婚小说
  2. 拒嫁小说
  3. 楚总小说
  4. 捡漏王小说
好看的二婚小说完本
新锋文学网二婚小说专题提供万余本经典二婚小说,不仅数量多,而且更新快,第一时间阅读最新章节,是二婚小说爱好者在线免费阅读二婚小说的最佳选择!
网友评论
最新都市生活小说
姜明月陆景程
姜明月陆景程
她不情不愿嫁过来,对自己的丈夫季家老二季昱成横竖看不顺眼。嫌弃他皮肤黑,嫌弃他年纪比自己大七八岁,嫌弃他当兵粗鲁不斯文,嫌弃他带着个孩子,嫌弃他太远、什么都丢扔给自己
佚名
苏婉婉谢笙言
苏婉婉谢笙言
宋安宁不小心撞到了脑袋,昏了过去。醒来,就听见大夫说自己可能会得失忆症。再想起最近府中关于夫君顾行川变心的风言风语,她决定装失忆!“你是我什么人?”问出这话时,宋安宁想了很多答案:相公,夫君,情郎……却没想到,守在床前的顾行川顿了顿说:“我是你兄长。”
佚名
俞楠裴牧
俞楠裴牧
商渺从十八岁开始跟着盛聿,她自信满满,总以为自己在他心里是不一样的。直到后来,盛聿带回来一个姑娘,又软又娇,像极了那年的她。
应不许
互换灵魂后,姐姐杀了爸妈
互换灵魂后,姐姐杀了爸妈
我的妈妈是小三,我的爸爸是渣男。他们逼死了爸爸的前任妻子,而我同父异母的姐姐回来报仇了。爸妈都死了,她会杀了我吗?
三青
直播算命太准,网警都来蹲点了
直播算命太准,网警都来蹲点了
身为玄门大佬,一朝飞升无果反穿书,成了众叛亲离的全网黑无脑女配。苏青云:无所谓,黑红也是红!旋即捡起老本行算命一边挨骂一边还债……背负神棍骂名的苏青云直播间内,一个个大佬接踵而来。全网惊了!【什么?!苏青云成了反诈第一人?】【卧槽,苏神棍把命悬一线的顾老爷子救醒了?】【等等,好像……她还把高冷禁欲的顾家继承人都骗到手了!!!】苏家人幡然醒悟,哭着求原谅。而顾湛把未来老婆护在身后:这我老婆,别来沾边!
热度奶黄包
被姐姐冒名顶替后我死了
被姐姐冒名顶替后我死了
我死在了十八岁那年的夏天。六月是一个多美的季节啊,烟花绚烂,阳光明媚。我却窝在那个不见天日的小屋里,忍受着刻骨的疼痛。一墙之隔的客厅,姐姐和曾经把我疼到骨子里的父母正商量着,用我的录取通知书让姐姐去华清大学。“爸爸妈妈,欣怡会不会不同意?”“她不同意有用吗?这些年她替你享了那么多福,付出个学历而已嘛,是她是应该的。”好,那就给姐姐吧,反正,我也是个将死之人了。
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