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重活一世,这次再不离开你半步

重活一世,这次再不离开你半步

现代言情 | 林安安顾昀之 | 已完结
2023-02-14 16:03:23
推荐指数:
顾昀之在原地待了几分钟才回过神来,失魂落魄地离开了。夜色朦胧,洗漱后顾昀之躺在床上,一丝月光透过毛玻璃照在床前。他看着她失落的样子,眼里闪过一丝困惑和怀疑。两人是夫妻,自然是做过那事儿的,只是林安安每次都要得太久了,让她不能承受,后来她就闹着分了被子。...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林安安谈谈开口:“不想给我添乱就别乱动。”

顾昀之瞬间就不动了。

吃完饭,林安安边收拾碗筷边对顾昀之说道:“你去厂里给你请三天假,这几天就好好在家休息。”

顾昀之没想到他想的那么周全,心中流过一股暖流。

在她脚受伤的这两天,林安安对她的态度缓和许多,在他的细心照料下,顾昀之的脚也逐渐恢复正常。

这天上午,林安安吃过饭便出了门。

顾昀之一个人坐在桌边,看到桌上装糖的盒子思绪慢慢飘远。

她记得这个盒子,上一世,她只说了一句喜欢吃水果糖,林安安就准备了这么个放水果糖的盒子,之前每次见它,盒子从来都是满的,因为林安安每次都会及时添新的。

可现在却已经空了一大半了。

顾昀之心里莫名异常失落,心中惶惶不安。

她看着盒子,下定决心——盒子空了,但她可以将其填满。

顾昀之拿上钱,一张肉票和细粮票以及糖票,一瘸一拐地出了门。

来到供销社,她换了一斤糖,又去称了一斤肉,准备晚上好好给林安安做顿好吃的。

走到街角时,却正好听到有人在议论她。

顾昀之不由停住了脚步。

“你说那隔壁巷的顾昀之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整天就知道给她男人找事!”

“可不是嘛,听说为了离婚,都跳水了。”

“这没死也是命大,果然老话说你得好,坏人遗千古……”

顾昀之眼神一暗,正打算走的时候,下一句话让她脚步一顿。

“顾昀之都闹成这个样子了,她男人都不愿意离婚,还真是真爱呀。”

另一个人冷笑:“什么真爱啊,他本来就是为了报答顾昀之她老娘的恩情才跟顾昀之结的婚。”

第5章 

顾昀之整个僵在了原地,听见他们继续说:“什么恩情?”

那个人回答道:“当初林安安她妈生病,需要很多钱,可东借西借,最后都没有人愿意借给他们,毕竟,他们是外来户嘛……”

“后来啊,还是顾昀之她老娘拿着顾昀之她老子的抚恤金接济了他们,林安安他妈才多活了几年呢。”

谈话声越来越远:“怪不得顾昀之之前闹成这个样子,林安安都不愿意离婚。”

顾昀之在原地待了几分钟才回过神来,失魂落魄地离开了。

夜色逐渐灰蒙。

林安安一进门就看到一桌子菜,而顾昀之还在从厨房往外端菜。

他不由皱眉走进门,接过顾昀之手中的饭菜:“我不是说过我回来做饭吗?”

顾昀之笑着道:“我怕你太辛苦了,所以才……”

话未说完,林安安淡淡打断她:“你这样才是给我添麻烦。”

顾昀之神情一怔,林安安却像没看见一般,拿着饭菜放在饭桌上。

当看见桌上盒子又装满了水果糖,他身型微顿。

顾昀之回过神走进饭桌,期期艾艾看着林安安:“我看盒子里快没有糖了,就去买了些……”

林安安没说什么,在饭桌前坐下,刚坐好,顾昀之就夹起一块五花肉要放进他碗里。

他及时的端碗将其错开,冷谈道:“我自己夹。”

顾昀之收回手,低下头。

林安安看着顾昀之失落的样子,眼里闪过一丝困惑和怀疑。

他沉默了一会才开口:“水果糖你也可以叫我去买。”

顾昀之闻言,顿时抬头,心中瞬间回暖。

夜色朦胧,洗漱后顾昀之躺在床上,一丝月光透过毛玻璃照在床前。

两人之前都是睡在两床被子里的,顾昀之大着胆子将被子换成了一床。

林安安洗漱后来到床前,见此只是眯了眯眼,什么也没说,拉起被子睡了进去。

感受到了来自林安安身上的热气,顾昀之霎时间脸就红了。

两人是夫妻,自然是做过那事儿的,只是林安安每次都要得太久了,让她不能承受,后来她就闹着分了被子。

但现在,她既然已经决定要和好……

顾昀之鼓起勇气,缓缓伸手去拉林安安的手,可刚碰到他的手,就被他避开了!

林安安闭着眼,似乎只是无意的,但顾昀之也没了勇气再来一次。

她双手把被子往上拉,只露出一双眼睛在外面。

今天是7月28,按上一世的经验,大概再过一年,林母就会发病,到时候治疗费就要十几万。

想到这件事,顾昀之心中如同压上了一块大石头。

她不由开口问:“丛羡,你有没有想过我们的未来?”

本以为林安安不会理她。

半响,却冷不丁听到他冷淡的声音:“所以呢?”

顾昀之攥紧被子,鼓起勇气道:“我今天看到报纸,说国家有可能开放特别行政区,到时候会倾注所有资源,那个地方所有人都有机会赚大钱。”

林安安缓缓睁开眸子,眸中神色晦暗不明。

所以,她这几天不闹事,就是为了这个?

“你到底想说什么?”

顾昀之有些忐忑的开口问:“我们家里一共有多少钱?”

“两千五百多。”林安安平淡的开口。

顾昀之一惊,两千五在80年代可是一笔巨款!

顾昀之忍不住就道:“我觉得我们可以先到那边去买几块地,等开发的指令下来,肯定会百倍的往上涨……”

她说着,却听林安安毫不犹豫的拒绝:“我要留在这里,要去你自己去。”

林安安说完就背过身,顾昀之话都堵在喉咙,心里黯然,却又不知怎么办。

第二天,顾昀之醒来时,林安安已经不在屋内。

她鼓起精神又去买菜,正要回家,这次却遇见了林逸。

林逸见到她,又是道歉:“林同志,实在对不住,你脚好些了吗?不如我送你回家,我自行车修好了。”

顾昀之只能连连摆手拒绝:“我已经没事了……”

林逸见状收回手,正想说什么,一个邮递员迎面走来:“林逸老师,首都的信,这个月第三封了。”

林逸从邮政员手中接过:“谢谢。”

顾昀之正好看到封面的发件人那行写着:父,林建国。

名字莫名有点眼熟,但太常见了,顾昀之也没了印象。

她只是突然想起,前世这个时间点,林逸应该没多久就会回首都继续读大学了,之后还听说他出了国深造。

没有多想,顾昀之顺势跟林逸告别之后就离开了。

走到家门口,屋里却传来了声音。

她停在门口,听见叶莓温柔的声音:“丛羡,我爸爸已经向上面举荐你了,你打个报告离开这里回首都吧,那里会有更好的发展机会。”

顾昀之浑身一僵,心里不是滋味。

但想到昨日林安安才拒绝了自己,想来现在也会像拒绝自己一样拒绝叶莓。

顾昀之心中一叹,正要推门,却听林安安沉声开口:“我考虑考虑。”

第6章 

顾昀之直直愣在原地,手中的门却因为惯性‘吱呀’一声被推开。

屋内的两个人都转过头来看她。

顾昀之瞬间无比尴尬。

叶莓先笑着开口:“丛羡,那我先回去了。”

顾昀之走进屋子,很多问题想问林安安,可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

她关上门,站了半天才开口:“我去做饭。”

她逃也似的去了厨房,看着顾昀之依旧有些跛的脚,林安安皱起了眉。

第二天。

顾昀之醒来后,林安安依旧不见人影,她洗漱之后就去找林母。

一进家门,顾昀之就看到林母一个人在吃着早餐,一种孤独的气息扑面而来。

“妈。”她不由低声喊。

林母抬头,见是顾昀之,心却下意识一沉,着急的问:“你是不是又和丛羡闹别扭了?”

顾昀之听着不由苦笑,她在餐桌前坐下,有些气虚的开口:“我们很好。”

林母不太信,还是给闺女添了双碗筷,皱着眉问:“你这脚又是怎么回事?丛羡怎么让你一个人乱走?”

顾昀之听着林母理所应当的口吻,不由想到了之前听到的‘报恩’之事。

她有些想直接问,却又怕被真的证实。

想着,她不由转移话题:“妈,我已经没事了,我今天来是有事想和你商量。”

看着林母疑惑神色,她咬了咬牙开口。

“我想从厂里离职,去深圳发展。”

林母顿时黑下脸,把筷子往桌上一放:“好好的在厂里上班就行,去那听都没听过的什么圳干什么?!”

顾昀之不知该怎么解释,说纺织厂没过多久就会倒闭,而深圳会高速的发展,成为一个大湾区龙头城市,林母只怕会觉得她疯了。

顾昀之只能说:“我想多赚些钱,让咱们的日子过好一点。”

林母并不能理解,用手戳着她的额头。

“有丛羡在还会少了你的钱?再说,厂里可是铁饭碗,多少人挤破头颅都想进去,你倒好,还离职!”

顾昀之还想说些什么,却被林母推着走出房门:“你赶紧上班去。”

顾昀之挣开林母:“妈。”

回应她的是关门声。

顾昀之站在门外,忧心忡忡。

林母的病不会凭空消散,想到以后那高达十几万的手术费,顾昀之暗下决定,不管母亲支不支持,她都要“下海”经商。

顾昀之离开林母家就去纺织厂了。

徐丽娟见到她张口就讽刺:“不过扭了个脚就请假那么久,一点苦也吃不了的人也配做班长?”

顾昀之根本就不在意徐丽娟的话,认真的工作。

徐丽娟自讨没趣,见车间主任过来检查,连忙闭嘴。

主任看到顾昀之回来,招手吩咐道:“这个月要出产的布料少了三成,你注意分配一下原料。”

顾昀之恍悟,原来从这时候起,纺织厂的效益就不好了……

她心中沉甸甸的,看来注定要发生的事,躲都躲不了。

晚上回到家,顾昀之一推开门就看到林安安在地上做俯卧撑。

昏暗的灯光照在他赤着的上半身上,朦胧可以看清汗水从他手臂的肌肉流过,顺着他棱角分明的下颚线滴落在地上。

顾昀之顿在门口,莫名有些脸红。

林安安恰好做完500个,他起身拿过一旁的帕子擦着汗,淡淡看着顾昀之说:“怎么了?”

顾昀之顿时脸颊发烫,捂着脸颊道:“没什么,我去做饭。”

林安安却说:“我已经把饭做好了。”

“那我去端菜。”顾昀之将饭端上来,林安安也穿好了衣服。

两人安静地对坐着吃完饭,见林安安要收拾碗筷,顾昀之忙抢着收拾起来:“我来吧!”

她磨蹭了很久,终于,在林安安要去洗澡前鼓起勇气叫住了他。

顾昀之深吸口气:“丛羡,我想要从纺织厂辞职。”

林安安顿在原地,看了顾昀之很久。

久到顾昀之无措的攥紧了衣角,他才好似讥讽的开口:“你还是和之前一样。”

说完,林安安头也不回的就去洗澡了。

顾昀之愣在原地,久久不能回神。

之后,顾昀之只觉林安安好似在躲着自己,不仅早出晚归,每当她想主动搭话,滤昼他也会找借口离开。

过了几天,顾昀之下班回到家中,就见林安安正在桌前写着什么。

她主动上前,下定决心要和林安安谈谈。

正要开口,林安安就将手上的纸递到她面前,语气冷淡:“签了吧。”

顾昀之低头一看,标题栏的六个字刺入眼中——离婚申请报告!

第7章 

顾昀之脸上血色一瞬消失,她不可置信的看着林安安,身

已完结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1. 重活小说
  2. 小丫鬟小说
  3. 家有萌妻小说
  4. 穿书小说
有什么好看的重活小说
新锋文学网重活小说专题为您提供重活最新章节与重活全文阅读,请大家投票与收藏支持重活小说专题,重活小说大全免费阅读尽在新锋文学网。
网友评论
最新现代言情小说
谁懂啊?诡异世界太适合魔修了!
谁懂啊?诡异世界太适合魔修了!
我叫楚铭,一名魔修。因杀孽太重而陨落于天劫之下,却意外重生到了一个诡异复苏的世界。这里阴气肆虐,百诡夜行,危机重重。真的是……太棒了!阴气滋生邪物,对常人百害而无一利?可对于魔修来说,那是比灵气还要上乘数倍的修炼能源!诡异杀人于无形,寻常手段难以抗衡?既然如此又何必大动干戈,不如入我万魂幡内和睦相处!每天吸吸阴气,炼炼厉诡,不知不觉就已经无敌于世。只是我一介魔修,头顶为什么会有功德金光庇佑?!对此,我只能说……“家人们,谁懂啊?”“诡异世界真的太适合魔修了!”
独往矣
让你娶妻,没让你娶一对富婆姐妹啊
让你娶妻,没让你娶一对富婆姐妹啊
和家里断绝关系的第二年,京都顶级财阀洛家的两个公主久找上了自己,还有她们怀里抱着的娃。莫轩看着十几家来自各地,甚至还有国外顶级机构的亲子鉴定报告上,自己和俩女娃父女关系99.99%的结果,陷入了沉思中。23岁,博士生在读的莫轩,已经是两个三岁孩子爸爸,关键,娃妈还不是一个人!随后他慢慢发现,自己一步步走进这俩病娇姐妹为他精心设计的牢笼中。“小然乖,姐姐命都是你的。”“哥哥,你要是想跑,我就只有把你绑起来了。”莫轩:“二位随意吧,我摆烂了。”
幻想中的魔法图书
第1章苏尘
第1章苏尘
上辈子卷死了,物理层面上的。这辈子,老子都无敌还需要修炼证明自己?仙帝来,我秒了。魔尊来,我秒了。三界大佬合着来,我继续秒。.....无人敢管,无人敢惹,我就是这个玄幻世界最强王者。当然,做条咸鱼也不错。
独爱干饭
恋综上吨吨吨喝酒,这叫小鲜肉?
恋综上吨吨吨喝酒,这叫小鲜肉?
李杜穿越平行世界,成了刚加入杨蜜旗下的偶像小生。受杨老板安排,参加恋综《心动的信号》。意外觉醒【酒仙】系统。只要喝酒,就能获得积分,抽取各项神级技能。于是,恋综的画风彻底跑偏了。花晨语唱歌。李杜吨吨吨喝酒。王奕博跳舞。李杜吨吨吨喝酒。花晨语和王奕博费劲心思讨好女嘉宾。李杜吨吨吨喝酒。然而,就是这样的李杜,吸引了所有女嘉宾的目光。白露:“李杜,你这是喝的什么酒,好香啊!”热芭:“这酒好喝吗?我也想尝尝!”刘艺菲:“李杜,还有白酒吗?给我来一杯!”
神奇的炮灰
陈平江婉继承万亿家产
陈平江婉继承万亿家产
“不行啊,不努力就要回去继承万亿家产了。”陈平作为顶级豪门继承者,为此很烦恼……
会抽烟的于大爷
第一豪婿周天
第一豪婿周天
(又名:无敌王婿,主角:周天、李若雪)十年前,他被迫逃出豪门世家,从此颠沛流离,惶惶如蝼蚁,人尽可欺。直到那一天,他拨通了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号码。你若执我之手,我必许你万丈荣光......
今何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