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白莲花影后她A爆了

白莲花影后她A爆了

现代言情 | 景汐楚鄞 | 连载中
2023-02-10 15:46:42
推荐指数:
景汐原本是国家一级特种兵,勋章挂满身。却在某次正在执行任务时,突然穿越重生到了原主身上,原主又娇又作,是被全网黑的劣质艺人,为了洗白来到了海岛求生节目组,节目的游戏规则是在物资匮乏荒无人烟的海岛上生存下来并找到宝藏。景汐看着一群娇生惯养的城里人,不屑的勾了勾唇角,分分钟教你做人。同司小花老爱给她拉仇恨?呵呵,根本不care。等等!杀手刺客,群狼环伺?景汐捏了捏拳,还没等她使出“拳拳”盛意,一个老头突然告诉她,她即将要继承百亿家产?条件是活着离开海岛?就这?景汐甩甩军刀,开始两眼放精光……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夜幕中,原本空旷无人的海岛东岸,此时已经搭起了一片灰黑色的营帐,他们如同沉默的巨兽隐蔽匍匐在海岸上,无形中透出一股深沉肃杀的危险与压迫。

“嗡嗡嗡……”

远处飞来一架直升机,打破了此间的寂静。

“王队,这都是什么人啊?刚刚抓捕的时候,还真费了点功夫,身手很不错啊。”穿着黑色迷彩服的年轻人提了提防弹头盔,继续说道:“好在没带枪,不然恐怕这次任务没那么轻松搞定。”

被叫做王队的中年人摘下头盔,神色闲散,摆摆手:“被买凶杀人的家伙,还能是什么人?”

“买凶杀人?杀谁啊?”年轻人好奇的问道。

“你小子不该问的别问,哪儿那么多好奇心?”王慎抽了根烟点上,弹了下手下的头盔,以作警告。

“哦……不会是要杀楚哥吧?!我的天!他们不知道楚哥是……”

“嘘——”王慎赶忙将人的嘴捂上,“少说两句能死啊你!”

“……呜呜……不说了不说了……”

“自己把嘴捂上,我打个电话给楚影帝。”

年轻人老实听话的用两只手将嘴捂得严实,一双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王慎,十分期待。

“喂?楚影帝,你交代的事办妥了,七个人一个不少……对,都到海岸了……行,这就派一架直升机去接您。”

景汐正缩在干净暖和的帐篷里上药换衣服,听到帐篷外楚鄞打电话的声音,侧耳去听,隐约听到七个人都抓住了之类的,有些感慨。

刚刚楚鄞说准备了衣服和食物,她还以为只是藏在某个小角落里的一些包裹储备,没想到,绕过几道石壁,直接看到了一个小营地,帐篷篝火都提前架上了,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

她跟着楚影帝沾光,得到了一套崭新的行头,医疗物资也很充沛。

预想中与几个杀手在热带丛林的雨夜中互相追杀的惊险场面并没有发生,她甚至优哉游哉的躲在温暖的帐篷里休息,而帐篷外的一切,某人都已经打点妥当。

景汐将绷带缠好,套上了干净柔软的新衣服,顿觉浑身轻松。

她盘腿坐在羊绒毯上收拾医疗用具的时候,帐篷被掀开,高大的身影从黑夜里走进来,带来一缕潮湿的寒意。

楚鄞将手机揣进兜里,看了一眼已经收拾妥当的景汐,问道:“伤都处理好了?”

景汐点点头:“好了,你不换身衣服?”

刚才景汐上药的时候,楚鄞一直在外间打电话,身上还是湿的,此时的脸还泛着青白的冷意,想来并不好受。

楚鄞确实浑身难受,他直接抬手将冲锋衣外套脱了下来,露出里间潮湿黏腻在身体上的黑色T恤,因为贴身,将他挺括的胸膛和劲瘦的腰肢清清楚楚的勾勒出来,暴露在空气中。

楚鄞挑眉看向正毫不避讳的盯着自己看的景汐,总觉得这个女人心里在想什么坏主意。

“你确定要一直这么看着?”楚鄞的双手拉住了T恤的下摆,话里的意思十分明显。

景汐不为所动,单手拖住下巴,促狭的盯着楚鄞的腰线,笑道:“不给看吗?”

楚鄞眯了眯眼,没太理会景汐的刻意挑衅。

他抬手将T恤下摆拉了上去,露出线条平直漂亮的小腹和充满力量的人鱼线,苍白的皮肤上还沾着水渍,一滴滴凝聚起来,顺着光滑的肌肤滑落进长裤里。

明明是再正常不过的动作,由楚鄞做来却显得又涩又欲,景汐有些尴尬的偏开了视线,竟觉得自己像极了调戏良家妇女的孟浪登徒子。

脱掉T恤后,楚鄞见景汐已经背对着他,轻轻勾了勾唇角,颇显玩味。

他用热毛巾擦干净身体,换上了全新的T恤和冲锋衣,才走到餐桌边说道:

“先吃点东西,一会儿会有直升机来接我们去海岛东岸。”

楚鄞打开食盒,将里面还冒着热气的南瓜汤和面包牛排一一拿出来,摆好餐具。

景汐凑过来一看,有些咂舌。

“这也是特权?”景汐内心五味杂陈。

楚鄞不置可否,说道:“不过是场游戏罢了,何必太较真?”

景汐用勺子拨了拨南瓜汤,将心中的不解问了出来:“既然只是一场游戏,那你为什么要这么大费周章?”

景汐问的是,既然楚鄞已经有了必胜的捷径,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非要和她结盟,这太可疑了。

楚鄞垂眸咬了口面包,细细的咀嚼咽下,才慢条斯理的说道:“这里有我想要的东西,和想知道的事情,我需要节目能正常的运行下去。而你想要与陈修行合作的机会和那五百万的奖金,这也需要节目能顺利落幕,既然目标一致,为什么不合作?”

景汐有些诧异,这座岛上,有楚鄞想要的东西?是什么东西?让他纡尊降贵的来到这个荒芜又危险的海岛上,甚至为此愿意冒险帮助她这个身份不明,还被杀手追杀的可疑人物?

这里面一定隐藏了一个巨大的秘密!

景汐有些好奇起来……

等等!他刚才说她需要五百万的奖金?

景汐立即意识到一个问题,楚鄞大概并不知道她的身世,如果知道她即将继承顾家的百亿家产,他绝不会认为她需要这区区五百万的奖金!

如果他不知道她背后的秘密,那么他自然没有理由觊觎一个一无所有的劣质女艺人。

所以,楚鄞接近她真的只是为了确保节目能顺利的拍摄下去?

景汐的心情有些复杂起来,开始为接下来的决定感到犹豫。

两人吃饱喝足时,帐篷外面传来直升机的轰鸣声,接他们的人到了。

景汐钻出帐篷,就看到一架黑色的直升机隐藏在夜色里,若不是这引擎声,和旋翼桨叶反射的光,几乎很难察觉到它的存在,一看就不是什么小组织能搞来的精良设备。

待楚鄞出来后,直升机上才放下软梯。

二人对视一眼,一前一后登上软梯。

进入直升机后,发现机舱里只有驾驶员。

驾驶员见到楚鄞,十分恭谨的低头喊了一声“楚哥”,声音里还带着一丝压抑不住的激动和兴奋。

景汐看向楚鄞,“你的影迷?”

楚鄞点头默认,并没有多说。

一路无话,飞到海岛东岸后,刚一下直升机,王慎就叼着烟迎了过来。

“楚影帝!可算是到了!人都安置妥了,就等你——”王慎的话在看到楚鄞身边的景汐后,立刻一转:“们啦!这位小姐是您的女伴?可真是漂亮!”

楚鄞点点头,并不与王慎寒暄,而是直接问道:“人在哪里?”

被如此冷落,王慎却不以为意,依然挂着谄媚的笑容,落落大方的说道:“喏!就是那排营帐,七个人分别看守,以防串供。楚影帝,您要去问话?”

楚鄞看向景汐,见景汐点头,才对王慎说道:“带路。”

景汐跟在楚鄞身侧,观察着附近的布置,只是略略扫了一眼,心中已是震惊不已。

这海岸边的灰色营帐错落排开很远,粗一估算,这一波人加起来得有一个营的人,几百号人,几个小时内被运送到这处荒僻的海岛,如此井然有序,并且悄无声息,毫不费力的将那几个难缠的杀手统统拿下。

这些人,又是什么来头?

和楚鄞这样一个电影明星又有什么关联?

景汐沉默的跟在楚鄞的身后,看着面前男人高大瘦削的背影,只觉得楚鄞身上的秘密越来越多,让她越发难以揣摩。

“楚影帝真是好兴致啊!大老远的跑来海岛上玩游戏……啧啧还是年轻人会玩呐!怎么样?海岛上好玩么?赵全那个老狗还听话吧?他要是敢不听话,我亲自帮您揍他!”

王慎一边领着两人往关押杀手的营帐走去,一边嘴里追捧着。

赵全那个老狗?

景汐听着有些好笑,觉得这位大叔对导演赵全的形容很是贴切。

王慎说着俏皮话,好似开玩笑一般的话语,景汐却从中听到了一丝强硬的狠厉,她敢确定,只要楚鄞说一个字的不满意,王慎真的会把赵全揍得亲妈都不认识,而且绝对会亲自动手。

这个王慎,看起来很想讨好楚鄞,十分关心他,但是楚鄞明显不太爱搭理他。

当然了,这并不奇怪,毕竟这个世界上,大概没几个人是楚影帝愿意去搭理的。

景汐一边默默腹诽,一边观察着楚鄞和王慎的神情变化,猜测着这两人之间的关系。

到了营帐,王慎亲自为楚鄞掀开帐帘,将人招呼进去。

营帐正中央有一把合金打造的刑讯椅,上头坐着一个面目扭曲狰狞的男人,大约二三十岁的样子,满头满脸的血污,看不太清样貌,只是充血的双目凶狠的瞪着王慎,嘴里的木塞被咬的咯吱作响。

“哦呦~很凶嘛!”王慎叼着烟闲闲的吹了声口哨,轻佻又不屑的样子。

他挑起眉梢,朝一旁的迷彩服手下示意了一眼,那人领会,走到杀手跟前,重重一拳砸在他小腹上,那人闷哼一声,顿时痛的冷汗淋漓,青筋毕露。

“我们楚影帝有话问你,你识相点,老实交代知道了吗?”王慎拿开嘴边的烟头,吐了口烟雾,好生劝导。

说完,他又转身讨好的看向楚鄞,笑道:“那,我们先出去等着?您来问?需要派个人盯着么?”

“不必。”楚鄞冷冷的吐出两个字。

王慎点头,将自己的手下都赶了出去后,自己也跟着出了营帐。

此时营帐中,就只剩下还有半条命的杀手同志和景汐楚鄞二人。

景汐见再无外人,眉峰顿时凌厉起来,她走到那杀手身前,抬手拔掉了他口中的木塞,冷冷的说道:“还记得我吧?”

连载中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1. 影后小说
  2. 白莲花小说
  3. 白莲小说
  4. 无双战神小说
最新影后小说推荐
新锋文学网影后小说专题为您提供影后最新章节与影后全文阅读,请大家投票与收藏支持影后小说专题,影后小说大全免费阅读尽在新锋文学网。
网友评论
最新现代言情小说
都重生了,傻子才惯着你
都重生了,傻子才惯着你
傅玉瑶因为容貌有损,只敢躲在屏风后偷听,见话题打住哪肯干?怂恿二哥傅景明去爆料。二少爷傅景明瞅瞅窗外西沉的月亮,琢磨着夜深了,堂妹应该被糟蹋过了,就算救出来也非黄花闺女,这辈子已经完了。得,看在堂兄妹的情分上,别让她死在春香楼了。所以,傅景明及时道:“大伯母,我好像看到歹人往……春香楼的方向去了...
珊瑚坠
南霜萧溟
南霜萧溟
她脑子‘嗡’的一声空白,就差最后一道雷劫了,为什么他要亲手毁了她的飞升?对上萧溟晦暗深邃的眼神,南霜动了动唇瓣想问什么,然开口的瞬间,喉咙涌上一股腥甜,“噗~!”...
南霜萧溟
南颜殷琊
南颜殷琊
拍戏?她环顾四周,一切那么真实,原来不是做梦?她,重生了?重生回到,她害死殷琊之前了!眼前,殷琊穿着戏服,随意站着,挺拔的身体,刀削般硬朗面容,透着不凡的贵气,不愧是整个娱乐圈最富贵气的双料影帝。
佚名
九龙剑仙
九龙剑仙
龙生九子,本该凌驾苍天,却成为我手中九剑。天地残破,迟暮神灵欲要夺舍我之身躯浴血重生,却被我一剑抹杀。纵使成仙之路困难重重又如何?我自可一剑开仙途。哪怕天道视万物为刍狗,也需问我手中神剑。站在天地间,林启霸道绝伦,剑指苍天:“从今往后,我要天道生,天道可苟存;我要天道灭,挥剑斩天魂!”
薯片大王
重回过继养子这天
重回过继养子这天
杨昭前世嫁到了沈家之后,受尽了苦头最后却得不到一点好,重生之后再不重蹈覆辙的杨昭转身嫁给了权臣。
南司音
我听到绑定系统的表妹心声后
我听到绑定系统的表妹心声后
结婚多年,老公永远纵容他表妹对我的各种刁难。可突然有一天,原本不喜我的表妹开始对我大献殷勤。她带着我抓奸,陪着我考研,最后甚至还怒扇她哥一巴掌,让他离开我。「死渣男,要不是之前系统约束,老娘早想扇你了!」我竟然能听见她的心声……
芒果五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