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踹了总裁后,被迫娇养了反派大佬

踹了总裁后,被迫娇养了反派大佬

现代言情 | 江疏唐逸阳 | 连载中
2023-02-01 15:41:17
推荐指数:
十岁那年,自己被一位慈祥的老爷爷收养,来到了这个家里,那时候的江疏内心的喜悦是无法表达的。因为她太渴望有一个家了。可是总是事与违愿。许是想到什么,江疏的眸子暗了下来,整个人看起来显得有些落寞。...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秦丽自知没理,便一下靠在椅背上,捂着胸口,嘴里不停的喘着粗气。

“妈,妈,你怎么了?你没事吧,江疏,你看看你,把我妈气成什么样了。”

江雪冲着江疏大吼道。

江天东更是上前直接给了江疏狠狠一巴掌,眼里满是嫌弃。

“当初就不应该听老爷子的话收养你。”

江疏轻轻的抬手捂住红了半边的脸,眼里尽是冷漠跟恨意交织着。

抬头看了一眼养母精湛的演技,江疏嘲讽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自己也不是第一次挨打了,甚至前段时间后背的伤还没有好。

瞥了一眼面前那所谓的“亲人”后,江疏放下碗筷直接出门了。

“走吧,最好再也不要回来了,吃肉不吐骨头的白眼狼。”

身后传来秦丽愤恨的叫骂声。

江疏没有停下脚步,也强迫自己假装没有听见那些烦人的话。

外面的天气有一些阴沉,甚至好像有马上下雨的情况,让江疏的心更加烦闷了一些。

她抬手摸了摸自己有些发烫的额头,眸子有些暗淡无光,江疏已经感冒好几天了,可是因为正是高三,平时还要忙于家里又要学习,压根顾及不了身体。

……

“凌海”公墓是H市最贵的墓地,这里基本都是一些贵族世家被埋葬的地方,江疏的爷爷就被葬在了这儿。

果然,没一会,天空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公墓的某个角落,一个男人打着一把伞,身着一袭黑色大衣,乌黑色凌乱头发中隐隐有些墨绿的发丝,深黑色的瞳孔竟泛起微微深紫色,显得更加深邃,眼中熠熠闪烁的寒光,给人增添了一分冷漠。

男人的面前,是一块墓碑,却刻着两个人的名字。

“父亲唐寅,母亲沈石溪之墓。”

唐逸凡轻轻把手里的百合放在墓碑跟前,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爸妈,爷爷挺好的,我也挺好的。”顿了顿,他继续低声说道:“当然,您们也要在那边要过的很好。”

说完,眼神在墓碑上停留了一会,便转身离开了。

在经过一行墓碑的时候,唐逸凡无意间看见里面某个墓碑面前蹲着一个女孩,双手抱膝,头深深的埋在两腿之间。

雨已经浸湿了她的衣服,一头墨黑色的长发被打湿,紧贴着皮肤,看样子年龄不大,让人忍不住的伶惜。

唐逸凡蹙眉,可能是那个孩子想亲人了,独自跑出来了,看了一眼手表,唐逸凡无暇顾及其他事,便迈开长腿继续向前面走着。

只是没走几步,男人又利落的转身折回了。

江疏享受着雨点无情的拍打在自己身上,面前的墓地上贴着一张照片,老爷爷笑的一脸慈祥,那是江疏的爷爷,是江家唯一疼爱她的人。

“爷爷,这次我也要听他们的话?放弃自己喜欢的事情吗?”

江疏硬咽着说道。

她知道不会有回应的,可还是给自己寻求一点安慰。

连载中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大佬小说
  3. 反派小说
  4. 反派大佬小说
最好看的总裁小说
您在找总裁相关的小说?新锋文学网总裁小说专题为您提供总裁相关的全部小说,您可以方便地进行总裁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最新现代言情小说
高手下山:我的医术无人能敌
高手下山:我的医术无人能敌
【无敌流+热血杀伐+高手下山+神医+天才+扮猪吃虎】“可千万别惹我,不然我踹你大脚印子!”“这是你该做的事么,你说你这顿打亏不亏?”“叶大师,您这么打我,我认了,可您治病不能只打脸啊?”
撒豆成兵
怒龙出狱
怒龙出狱
八年前他资助了十名贫困女大学生,三年后被十名女大学生告上了法庭,被判了五年,如今他携葬龙令出狱,葬天葬地葬龙王,誓要让那些陷害自己的人付出代价!
大火
罪犯哭诉:谁让他开出租的?
罪犯哭诉:谁让他开出租的?
某天上班的路上被赶业绩的大卡车创到了这个平行世界,他成了一个找不到工作的无业游民。无奈之下。他报名参加了一档名为《职业达人秀》的挑战节目。一年后,资产和人气综合之下,排名第一的人最高可获得一亿元的奖金。苏尘要通过这个节目逆天改命!可惜他最终抽取到的职业是出租车司机……只能卖颜值了!可咋这些个偷娃贼、毒贩、扒手都来坐他车?他总不能不抓吧...
远海的鸥
重生扮丑,漂亮美人她一直在跑路
重生扮丑,漂亮美人她一直在跑路
意外重生,宁欢暗暗发誓,这次一定要离时湛那个疯子远远的。因为传闻中如高山之雪不染纤尘的清冷校草竟然是个伪装成高岭之花的疯子,他内里乖戾恶劣,又疯又坏,非她不可。他最爱的就是抚摸着宁欢的长发,亲吻着少女明亮的眼睛一边呢喃一边威胁。“欢欢哭起来真漂亮。”
忧伤的冰淇淋
乔卿兰苏寒彻
乔卿兰苏寒彻
人死后真的有灵魂吗?跟在江清寒身边这些日子,我终于知道了答案。
陈疏月
军官老公太会宠,悍妇带崽扛不住
军官老公太会宠,悍妇带崽扛不住
连续加班数日在跑步机上猝死的颜惜,一睁眼穿到了八十年代和她同名同姓的女人身上。她是家属院里又懒又馋的肥胖悍妇,众人都对她又避又嫌。她讹来的老公傅闻不喜欢她,她还对傅闻收养的同事的两个遗孤又打又骂。穿过来的颜惜:“?”她看了看兜里被原主嚯嚯一空所剩无几的钱,又看了看对她十分仇视的两孩子,在心里算了...
清栀绵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