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欲寄相思千点泪

欲寄相思千点泪

短篇言情 | 凌佩苧沈永禛 | 已完结
2023-01-20 13:29:52
推荐指数:
凌佩苧第一次见沈永禛是在十四岁那年。那一年沈永禛二十四岁,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他坐于她家里的客厅,是她家里的座上宾。而那时的凌佩苧刚下楼要外出练钢琴课,因为外面天气阴冷,家里保姆拿着一件薄衫要给她穿。...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想要漂亮的珠宝,想去游乐场玩,想看烟花。”

小小年纪,就口出狂言,野心不小,要的也多。

她承认她有些贪心,但也很诚实,就算是他听了生气也无所谓。

可谁知道,他却问:“这些会让你生日开心?”

在这黑漆漆的房间里,她回答他:“当然。”

“好。”他笑。

她兴奋了:“你的名字是什么?!”

他半点没有长辈架子,像是把她当成一个平辈介绍自己:“我姓张,沈永禛。”

沈永禛?这个名字真拗口。

正当凌佩苧陷在他名字里时。

就在这时,外面门口走廊传来脚步声,是父亲身边的秘书的声音,询问佣人:“张先生没在这边吗?先生要敬张先生酒。”

凌佩苧感觉身边的人起了身。

“好了,我得走了,漂亮的小姑娘。”

凌佩苧当天晚上回到房间,看到了一条华贵漂亮的红宝石项链,那是她长这么大收到过的最漂亮的礼物。

不仅如此,之后的每一年生日,他都会来,并送给她最想要的礼物。

十六岁那年,是一场彻夜不息的烟花,十七岁时,包场了A城最大的游乐园,十八岁时,送了她伊丽莎白二世时期的古董胸针,还有珍贵的粉色钻石。

因为他,让她的生日变得如此让人期待。

她总是忍不住去猜,今年他又会送什么礼物给她呢?但她总是会猜错。

直到二十岁生日那天。

二十岁的凌佩苧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光是站在那,都能够感觉到她楚楚动人的美丽。

可是一旦她动,那就更出色了,因为她眉间的那抹骄傲,为她添了高不可攀的光辉。

她穿着最美的礼服,站在二楼,看着大厅外面,一辆一辆车,开到院子,她在等着那人的到来。

可是她从第一辆车,数到最后一辆车,都没有看到那人。

凌佩苧失落的回在房间里待了半个小时,被佣人上楼来催着去楼下见客人。

这才懒懒散散起身,提着裙摆去楼下,可是刚到楼下,凌佩苧迎面来和一个人撞上。

凌佩苧一脸愤怒抬头,想看是谁撞的她。

她侧边不远处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凌佩苧,出什么事了。”

凌佩苧立马转头,朝右侧看过去,一眼便看到父亲陪着一位贵客站在那,看着她们这边,而她父亲身边的那个人,正是那个年年给她送礼物的张先生,沈永禛。

这几年,她只有生日的时候能见到他。

不管见了多少次那张脸,还是那样清贵,只是气质远要初见时沉淀的多,清隽下多了几分深不可测的沉稳,以及岁月沉着后的冷肃。

可他身边此时挽着一名女伴。

正当凌佩苧盯着他身边的那位女伴看时,撞到她的那位男士,朝着沈永禛唤了句:“二叔,是刚才我不小心撞到这位漂亮的小姐。”

凌佩苧听到这句二叔,立马在两人之间来回看着,她这才发现两人竟然真有几分相似。

沈永禛对于那人的话,只说:“道歉了吗?”

他说:“已经道歉了。”接着,他看向凌佩苧。

凌佩苧敷衍的点了点头,目光都在那位身姿曼妙的女人身上转了转。

不过她并不在意,目光又朝沈永禛看过去,她就知道他今天一定会来的。

她嘴角高高翘起,显示她此时的高兴。

沈永禛看到她,也笑了,说了句:“生日快乐,小姑娘。”

凌佩苧心里跟开花了一般,眼睛里全是喜悦,而沈永禛的双眸,也一直含笑的注视着她。

已完结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1. 相思小说
  2. 神仙小说
  3. 最牛小说
  4. 赘婿为尊小说
相思小说有哪些
新锋文学网相思小说专题页面提供相思小说排行榜、相思题材的小说推荐。作为用户熟知度高、用户体验佳、无广告的小说推荐平台,我们致力于为用户提供更多免费好看的相思小说。
网友评论
最新短篇言情小说
高手下山:我的医术无人能敌
高手下山:我的医术无人能敌
【无敌流+热血杀伐+高手下山+神医+天才+扮猪吃虎】“可千万别惹我,不然我踹你大脚印子!”“这是你该做的事么,你说你这顿打亏不亏?”“叶大师,您这么打我,我认了,可您治病不能只打脸啊?”
撒豆成兵
怒龙出狱
怒龙出狱
八年前他资助了十名贫困女大学生,三年后被十名女大学生告上了法庭,被判了五年,如今他携葬龙令出狱,葬天葬地葬龙王,誓要让那些陷害自己的人付出代价!
大火
罪犯哭诉:谁让他开出租的?
罪犯哭诉:谁让他开出租的?
某天上班的路上被赶业绩的大卡车创到了这个平行世界,他成了一个找不到工作的无业游民。无奈之下。他报名参加了一档名为《职业达人秀》的挑战节目。一年后,资产和人气综合之下,排名第一的人最高可获得一亿元的奖金。苏尘要通过这个节目逆天改命!可惜他最终抽取到的职业是出租车司机……只能卖颜值了!可咋这些个偷娃贼、毒贩、扒手都来坐他车?他总不能不抓吧...
远海的鸥
重生扮丑,漂亮美人她一直在跑路
重生扮丑,漂亮美人她一直在跑路
意外重生,宁欢暗暗发誓,这次一定要离时湛那个疯子远远的。因为传闻中如高山之雪不染纤尘的清冷校草竟然是个伪装成高岭之花的疯子,他内里乖戾恶劣,又疯又坏,非她不可。他最爱的就是抚摸着宁欢的长发,亲吻着少女明亮的眼睛一边呢喃一边威胁。“欢欢哭起来真漂亮。”
忧伤的冰淇淋
乔卿兰苏寒彻
乔卿兰苏寒彻
人死后真的有灵魂吗?跟在江清寒身边这些日子,我终于知道了答案。
陈疏月
军官老公太会宠,悍妇带崽扛不住
军官老公太会宠,悍妇带崽扛不住
连续加班数日在跑步机上猝死的颜惜,一睁眼穿到了八十年代和她同名同姓的女人身上。她是家属院里又懒又馋的肥胖悍妇,众人都对她又避又嫌。她讹来的老公傅闻不喜欢她,她还对傅闻收养的同事的两个遗孤又打又骂。穿过来的颜惜:“?”她看了看兜里被原主嚯嚯一空所剩无几的钱,又看了看对她十分仇视的两孩子,在心里算了...
清栀绵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