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邪王追妻:医妃带球跑

邪王追妻:医妃带球跑

古代言情 | 谢千雪阎司礼 | 连载中
2023-01-17 13:28:16
推荐指数:
医仙谢千雪一朝重生,成了假千金,真千金陷害她入狱,还给她下药,找狱使欺负她。她能忍?当然是把她心爱的男人骗过来强了。没想到这男人不简单,即是原身求而不得的白月光,也是享誉天下的燕北王阎司礼,又一发就中,害她怀了龙凤胎,还对她穷追不舍!他追她逃,她插翅难逃,唯有死遁。四年后,她带娃重回,虐渣打脸,重解真假千金之争,医毒术惊艳天下。曾断言全天下女人死光,也不会娶她的阎司礼上门求医:娘子,本王害了相思病,求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谢千雪遣散了御林军之后,急匆匆带着两个小家伙回到暂住的院落。

先小心翼翼避过伤口,给他们洗漱一番,期间有不少有眼色的丫鬟,备好了热水,洗漱用具,还贴心地要搭把手,不过被谢千雪拒绝了。

谢挽意没受什么伤,主要受了委屈和惊吓,洗净的小脸依旧皱巴巴地。

倒是阎长留,不仅脸上有伤痕,脱了衣物的胳膊上,大腿上都有刮痕,谢千雪要给他洗,他却两只小胖手紧紧捂着身上的里衣,别扭地红了脸。

谢千雪又是心疼,又是好笑,“长留小小年纪,就知道男女有别,要避嫌,真棒。”

“只是这次是特殊情况,你身上受了伤,我作为医师,不仅仅是帮你洗澡,主要是检查你身上的伤势。”

“对于医者来说,患者可没有男女之别哦。”

阎长留苦着小脸,“那小裤裤能不能不脱?”

说完,他就猛地抬手捂住了小脸,两只耳朵红的滴血。

谢千雪温柔“嗯”了一声,就将他的小胖手扒下来,合在掌心,“那我要检查了哦。”

见他迟疑地看向门口,她忍不住笑了,“放心吧,挽意不会偷看的,倒是你再耽搁下去,让她等急了,担心了,说不定会冲进来哦。”

阎长留一听,果然加快了动作,只是不小心扯到伤口,疼得呲牙咧嘴,看得谢千雪更加好笑和心疼了。

等将阎长留整个洗干净,谢千雪便拿出了特制的药膏,轻轻细细地给他的伤口挨个涂上。

涂着涂着,她突然发现阎长留明明疼得发抖,却强忍着一声不吭,心里不禁暗恨对谢千霜还是下手轻了,对阎司礼的怨气也更深了。

“疼就叫出来,”她抬手摸摸阎长留圆乎乎的后脑勺,“在我面前,永远不用忍着。”

阎长留睁大眼睛看着她,愣了半天,突地开口,“你要是我娘就好了。”

说完之后,就慢腾腾地扑进她的怀里,大眼偷偷注意她的反应,像是她有一点不情愿,就会飞快逃开。

被他的反应萌地一塌糊涂,谢千雪差点脱口而出,“我就是你娘”,最终还是理智占了上风,只主动把他揽进怀里。

一边轻拍他的脊背,一边斟酌着言辞,“我也觉得咱俩很投缘,如果你不嫌弃,我愿意像对挽意一样,疼你爱你,对你好……”

“长留不嫌弃!”

小家伙直接从她怀里抬起头,湿润的大眼里像是盛满了小星星,“正好今天捉迷藏,挽意输了三回呢,她得叫我一辈子的哥哥。”

“你给我当娘,我给挽意当哥哥,你对我好,我也会好好保护挽意,把她当妹妹疼!”

“真好真好,”越说越开心,他兴奋地拍着小胖手,“我也有了娘,还多了一个妹妹。”

“看谁还敢说我是天煞小孤星,说我没了娘,爹不疼,讨人嫌,我就大拳头揍扁他们!”

说着,他就兴奋地抱着谢千雪,重重亲了她一口,动作带动婴儿肥侧脸的伤痕扯了一下,他却眉头都没皱,只是脸红红地穿好衣物,冲出房门,嘴里嚷着,“我要告诉挽意妹妹,这个好消息。”

等谢千雪反应过来,阎长留已经牵着谢挽意走到了她的面前,听到谢挽意不确定地问她,“娘,长留真给你当干儿子啦?”

“愿赌服输,要叫哥。”

谢千雪还没回答,阎长留就已经小大人一样纠正起谢挽意了。

谢挽意瞥了他一眼,视线触到他脸上的伤痕,就软下来,“好嘛好嘛,长留哥哥。”

“干儿子,”谢千雪重复了一遍,注意到阎长留期待紧张的小眼神,心里暗暗叹口气:你本来就是我亲儿子,嘴上却赞同道,“嗯,长留是我认的干儿子。”

“也是唯一的儿子。”

阎长留的眼睛刹那亮起来,“干娘!”

见谢千雪的眼神有些嗔怪,便飞快改了口,“娘!”

“哎,”谢千雪认真地应完他,就把他和谢挽意一起揽进怀里,“不过这是我们三人之间的小秘密,谁都不能告诉哦。”

“为什么呀?”

谢挽意睁着圆溜溜的大眼,不解地问。

谢千雪正想着怎么解释,阎长留已经郑重点头,“秘密就是秘密,没有为什么。”

说着,伸出一只圆鼓鼓的小胖手,“击掌为盟,叛变是小狗。”

于是,两小一大,三只手,击在一起,发出清脆的拍掌声,比打在谢千霜的脸上还要好听。

“什么秘密需要击掌为盟?”

门口传来低沉好听的男声,谢千雪回身望去,不出意料,是阎司礼。

连载中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1. 医妃小说
  2. 邪王小说
  3. 追妻小说
  4. 最强妖孽小说
最好看的医妃小说
如你喜欢医妃小说,那么请将医妃专题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新锋文学网最好最快的小说阅读网将于第一时间推荐好看的医妃小说。
网友评论
最新古代言情小说
我本是将门嫡女,铮铮傲骨
我本是将门嫡女,铮铮傲骨
我本是将门嫡女,铮铮傲骨,却为了男人的口蜜腹剑导致一生惨死,众叛亲离,重来一世,外室子想认我为母?滚吧!什么东西,也敢来碍我的眼。丈夫想要挽回?男人那么多,我堂堂国公嫡女,何须委屈自己?外室嚣张至极,我一个巴掌,一出戏,教她做人,婆母忏悔?呵!晚了!既然循规蹈矩仍旧事事不愿,不如恣意妄为来过这一世。
火树银花
李无忧苏岚
李无忧苏岚
他,是帝都顶级豪门的太子爷,因母亲生他时因大出血而死,不到三岁父亲便再婚娶了同为帝都豪门继母。从小不受待见的他纨绔成性,更过分地是在酒精的麻痹下,他把同为帝都豪门的大小姐玷污了!最终锒铛入狱,而如今,是他出狱的第一天,强势回归。这一次,所有的恩仇他要一个一个地算!
权手
摆烂重生:全家只有我是炮灰
摆烂重生:全家只有我是炮灰
从小到大她都觉得自己和这个家格格不入!一朝身死,被一辆超速还酒后行驶的大货车当场撞成一摊肉泥,灵魂飘在半空三米高,看着自己这副惨不忍睹的死状。她才知道原来全家都是大主角,只有她是小炮灰。龙傲天的爸,大女主的妈,霸道总裁的哥和平平无奇的她。本想着死后上天堂就解脱,结果却意外重生回一个人拿到DNA检测报告当天......
心碎puppy
开学后,我被学姐盯上了
开学后,我被学姐盯上了
开学第一天,我被学姐的猫碰瓷了,本来想用钱补偿学姐,却不料她想要我本人来抵债!看着学姐艳若桃花的面孔,魔鬼般的身材,我只能从了她!
兔叽不吃草
人在大明当皇孙,满朝文武都怕了
人在大明当皇孙,满朝文武都怕了
朱雄英,大明嫡长孙,朱标嫡长子,以蓝玉为肱骨,以常茂为爪牙。在大明血脉最正,地位最高,继承顺序最为优先。但是,谁也没想到,朱雄英暴死,大明瞬间江河日下,同年马皇后薨,十年后朱标薨,大明只能陷入更为惨烈的皇位斗争。而若是,朱雄英没死呢?大明又该走向怎样的命运?大雪龙骑,自在极意,霸王之力....且看我一展大明风华!朱元璋:“经天纬地为文,咱大孙儿当得一个文!”朱标:“生子当如雄英!”朱棣:“愿为大侄儿鞍前马后,向北征伐!”
河套大圣爷
纳兰嫁医顾怀澈
纳兰嫁医顾怀澈
我穿书的时候,故事已经结束,男二隐居乡镇,男女主共执天下。我是书中命不久矣的路人甲,可偏偏就是这样的我,同男二成了婚。我一直知道,他爱的人是女主,我迟早会死,可成婚三年,他无微不至,甚至许我长命百岁。
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