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凤唳九天妃倾天下

凤唳九天妃倾天下

古代言情 | 聂青婉殷玄 | 连载中
2021-12-04 10:20:34
推荐指数:
一朝身死,紫金宫垂落。一夕重生,凤华重起。聂青婉,大殷帝国太后,一指抵定了大殷江山的女人,却因为扶持了继承人后死于非命,再次醒来,她成了晋东王府中因拒嫁入皇宫而吞食了毒药一命呜呼的华北娇。嫁给殷皇?聂青婉真没想到,刚醒来就遇上这等好事儿。不用费功夫,一个婚礼就能成全她,何乐而不为?没有嫁衣,她依然义无反顾地嫁了,自此,庙堂之上,后宫之中又多了一张翻云覆雨手。年轻深邃的帝王:“你的身上有一股很熟悉的气息。”聂青婉:“什么气息?”他看着她,目光孤傲如月,面孔俊冷如刀,这个指腹沾满了鲜血的男人倏然伸出手,理了一下她的青丝,不温不热地说:“令人心动的气息。”~后来,她宠冠后宫。只可惜,她要的从来不是他的恩宠,而是他的帝王座。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17章打脸

聂青婉不怕远,不说是住在冷宫外面了,就是住在冷宫里面,她也有能力让自己如日冲天,她对眼前的男人只有恨,没有情,若真要说之前他们之间有什么感情可言,那就是她对他的养育栽培之恩,他对她的奉养之恩。

只可惜,他们之间的这个恩情,随着他的叛杀而消失殆尽,现在剩的,只有仇了。

既然是仇人,自然见面分外眼红,住的远,不见最好。

聂青婉福了福身,没再看殷玄一眼,告退出门。

刚转身,殷玄问:“知道怎么去吗?”

聂青婉隔着两米宽的距离看着眼前那个御书房高大又庄严的双扇木门,她没有转身,亦没有回头,就那样看着门,出声问:“这算是皇上的考验吗?”

殷玄嘴角勾起冷漠弧度:“朕说了,朕没时间跟你玩游戏。”

聂青婉无声笑了一下,说道:“那还是请皇上派个人引路吧。”

殷玄扬声喊:“随海。”

随海立马又推了门走进来:“皇上。”

殷玄道:“带华美人去荒草居。”

随海一听,愕然怔住,好半天那头才偏转过来,带着很是难以理解的眼神盯了聂青婉好一会儿,这才猛地嗻一声,带着聂青婉出了门。

再次将御书房的门合上,随海站直身子,对这个刚进宫的华美人另眼相看了。

能让皇上在这样的情形下赐殿,虽说是如同冷宫一般的宫殿,可到底,皇上让她单独住了,这不是生生地打明贵妃的脸吗?

而明贵妃,在所有人的眼中看来,那就是皇上的心肝肉。

而在后宫之中,谁敢当明贵妃的面说一个不字?

这个华美人却对明贵妃说了不,还把皇上心肝肉的脸给打了,这往后的日子,怕不好过呀。

随海心思转了几转,却不多言,提了一个灯笼过来,冲聂青婉笑道:“华美人,随老奴去吧,荒草居在宫头西苑,稍微有点儿远,得走好一会儿呢。”

聂青婉淡淡道:“无妨,走走好。”

随海又打量她一眼,心中诧奇,却是垂头默然,拎着灯笼在前引路了。

王云瑶上前挽住聂青婉。

浣西和浣东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

距离确实远,走了将近一个时刻钟,从戌时一刻多一些走到戌时二刻多一些,再耽误一会儿就到戌时三刻了。

荒草居虽然远,又偏僻,可到底是座宫殿,有打扫宫女三人,干粗活的太监两人,因为这个殿没有主子,平时荒废着,也无须那么多人守着,五个人足够保持这个宫殿的整洁。

因为没有主子,一到晚上,宫女和太监们就准时睡觉。

平时也没人会过来。

更没人来这么荒僻的地方查岗。

他们白日劳作,没事儿的时候就去隔壁的闲云居蹿蹿门子,闲云居里住着一位不得宠的小主子,因为不得宠,人就特别的平易近人,经常跟他们讲外面的故事,是以,这一片的奴婢们都喜欢在没事儿的时候跑到她的宫殿里去,听她讲故事。

可今天,好几年都无人打扰的荒草居来了一位新主子,睡的昏沉的五人都被拍门声给惊醒了。

奴婢们的院子在一处,宫女们住东厢阁,太监们住西厢阁。

震耳的门声猝然响起,东厢阁和西厢阁的屋灯全都点燃了起来,五个奴婢匆匆忙忙地穿了衣服,来不及洗脸,压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俱是脸色惊慌,一路胆颤心惊地跑到宫殿门口,太监之一的林高伸手拉开门,然后五个人全都看清了站在殿外的人,随海公公。

来不及看别人,五人就‘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连载中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1. 天下小说
  2. 九天小说
  3. 妖孽殿下小说
  4. 摄政王爷小说
经典天下小说排行榜
新锋文学网天下小说专题为您提供天下最新章节与天下全文阅读,请大家投票与收藏支持天下小说专题,天下小说大全免费阅读尽在新锋文学网。
网友评论
最新古代言情小说
侄女难缘知乎
侄女难缘知乎
我哥陪嫂子去产检,托我帮他们照顾一天小侄女。实在无聊,我带小侄女去吃火锅。国庆节期间,火锅店人挺多的。服务员把我俩安排到双人桌坐下。我把调皮的小侄女摁到椅子上坐下,余光瞥见隔壁多人桌坐了一桌帅弟弟。禁欲的,优雅的,奶乖的,阳光的,强壮的,长在我审美点上的。
凌初一
许锦薇沈临川医生
许锦薇沈临川医生
话落的同时,天边收回了最后一丝阳光。走廊一片寂静,沈临川的脸阴在黑暗中,看不清喜怒。但四周的温度好像骤然冷了二十度。许锦薇已经无力去管这些,此刻她心底不好受,只低头转身朝病走去。而就在关门的那一刹,身后却传来男人低沉的吩咐:“你累了,其他事等你休息好了再说。”“我还有任务,等我联系。”
沈临川
陈氏宝银
陈氏宝银
等我想明白了,惊了一跳,他竟是这样想的么?他到底是为什么想到了这儿呢?「你哪里脏?」「这儿么?还是这儿?」或许是慢慢黑下去的天给我胆大妄为的力气,我竟亲了亲他的眼睛,又到了鼻尖,最后贴在了他的唇上。
陈宝银温如初
沈奕顾浅茉
沈奕顾浅茉
看顾浅茉没事就看外文书的样子,就知道他也很喜欢读书,只是生的年代不好。秦红霞见沈奕认同的她的话,说得更起劲儿了:“这么好的机会,你说谁不想上去?多少人想办法找关系往上爬,肯定也有人盯着找你错误。顾浅茉有军功,工作上也一直优秀。
沈奕顾浅茉
陈宝银温如初知乎
陈宝银温如初知乎
等我想明白了,惊了一跳,他竟是这样想的么?他到底是为什么想到了这儿呢?「你哪里脏?」「这儿么?还是这儿?」或许是慢慢黑下去的天给我胆大妄为的力气,我竟亲了亲他的眼睛,又到了鼻尖,最后贴在了他的唇上。
陈宝银温如初
开局进错门
开局进错门
开局撞破皇帝女儿身,不料反被皇帝发现假太监身份,苏洛不仅没有死,还从此平步青云,步步高升。
大鱼大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