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余生化作相思泪

余生化作相思泪

现代言情 | 苏青李禹哲 | 已完结
2021-11-05 16:36:14
推荐指数:
婚姻的保质期,有多久?在没有撞见丈夫脖子上的吻痕前,苏青觉得他们的婚姻,不存在七年之痒。可现在,她信了。“李禹哲,离婚吧,我成全你们。”蓦然回首,他终于发现,自己不过是倦归的鸟儿,玩腻了外面的花草,还是想归巢。可家里,再也没有了她……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轰隆——

李禹哲的脑袋里好似炸过一道响雷,不敢置信。

“你说什么?”

电话那端的警察又将刚才说过的话重复一遍,然后挂断了电话。

李禹哲的视线还在手机屏幕上,但因长久没有触碰而黑了屏。

他手一抖,想再摁亮,却需要指纹解锁。

一时间,那些重磅冲击他的新闻都消失不见,他想再次确认都做不到。

“密码是多少?”李禹哲对病床上的许筱筱说道。

“什么?”许筱筱面色苍白,语气透着小心翼翼。

“把手机密码解开!”李禹哲失去了耐心,对着她大吼。

许筱筱身体一哆嗦,眼眶里瞬间泛起了泪珠儿。

“哲哥,你别这样凶,我怕……”

放在从前,许筱筱这般娇柔的样子,能很快激起李禹哲的怜香惜玉之心。

可现在,他已然暴躁如野狮。

李禹哲不管不顾将许筱筱从病床上拽起来,然后将手机递到她跟前。

“啊!”许筱筱痛苦惨叫。

虽说之前那一刀是她的苦肉计,但也是实打实的受伤。

被李禹哲这一拉扯,刚缝合好的伤口指不定又撕裂了开。

手机成功解锁,李禹哲再次翻看了新闻,确定新闻中说的地址和刚才电话警察说的一致。

他的心脏,不可遏制的抽搐了起来。

一点点奢望都不敢有,他扔了手机直接冲出病房。

“哲哥,李禹哲!”许筱筱在背后呼唤他,但换不回他的回头驻足。

眼泪流淌而出,许筱筱却收敛了神情中的悲恸虚弱之色。

她抬手擦去泪痕,眼中有隐忍不住的欣喜之情溢出。

“人都死了,我又何必在意呢……”

“苏青啊苏青,你还真是承不住气,但也是谢谢你的自行了断了,这样省得我动手……谢谢你将李太太的位置拱手相让,以后每天的今天我都会给你烧柱香,希望你在阴间快乐……”

许筱筱说着,毫无顾忌的笑出了声。

……

另一边。

福利院附近的立江大桥。

堤岸边,一个身穿素色衣裳的瘦小身影平躺着,已经了无生息。

警察拉上了警戒条,又找来白布将人盖住。

一旁的程院长早已痛哭到不能自已。

“傻孩子,为什么啊,为什么啊……”

程院长嘶声哭喊,痛到止不住抬手捶胸。

“说好不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说好还要陪我这个老太婆颐养天年啊……”

李禹哲站在不远处,静静看着,却始终没有说一句话。

恍惚,这一切都是梦,他只不过误入了这场虚假到太过真实的梦而已。

不是真的,一定不是真的。

刚才在福利院,她不是还好端端的吗?

曾经她那么一个怕疼的人,怎么会想不开跳江自杀?

这不是她的作风,所以,一定是梦。

李禹哲不断在心底安抚着自己,才让剧烈跳动的心脏渐渐平复下来。

但他刚说服自己,却总有人不让他好过。

顾离红着眼走过来,不由分说直接狠狠地挥起拳头砸向了他。

“李禹哲,你去死!”顾离声音嘶哑。

一个儒雅如君子的男人,一次又一次被李禹哲逼成了疯子。

“我不就离开一会儿,你就带着你的情儿追到了福利院,将小青逼死!”

“她才是和你相濡以沫的妻子啊,你还是不是人!”

顾离歇斯底里,直接揪住了李禹哲的衣领,势要将他碎尸万段。

李禹哲没有反抗,身穿西装的他看起来有些狼狈。

拳头砸到他脸上,带来的痛意让他清醒了几分。

“她……怎么躺在了这里……她刚刚还在福利院里……”李禹哲怔怔说道,也不知道是对顾离说,还是对自己说。

已完结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1. 余生小说
  2. 生化小说
  3. 相思小说
  4. 龙门小说
最好看的余生小说
新锋文学网余生小说专题页面提供余生小说排行榜、余生题材的小说推荐。作为用户熟知度高、用户体验佳、无广告的小说推荐平台,我们致力于为用户提供更多免费好看的余生小说。
网友评论
最新现代言情小说
侄女难缘知乎
侄女难缘知乎
我哥陪嫂子去产检,托我帮他们照顾一天小侄女。实在无聊,我带小侄女去吃火锅。国庆节期间,火锅店人挺多的。服务员把我俩安排到双人桌坐下。我把调皮的小侄女摁到椅子上坐下,余光瞥见隔壁多人桌坐了一桌帅弟弟。禁欲的,优雅的,奶乖的,阳光的,强壮的,长在我审美点上的。
凌初一
许锦薇沈临川医生
许锦薇沈临川医生
话落的同时,天边收回了最后一丝阳光。走廊一片寂静,沈临川的脸阴在黑暗中,看不清喜怒。但四周的温度好像骤然冷了二十度。许锦薇已经无力去管这些,此刻她心底不好受,只低头转身朝病走去。而就在关门的那一刹,身后却传来男人低沉的吩咐:“你累了,其他事等你休息好了再说。”“我还有任务,等我联系。”
沈临川
陈氏宝银
陈氏宝银
等我想明白了,惊了一跳,他竟是这样想的么?他到底是为什么想到了这儿呢?「你哪里脏?」「这儿么?还是这儿?」或许是慢慢黑下去的天给我胆大妄为的力气,我竟亲了亲他的眼睛,又到了鼻尖,最后贴在了他的唇上。
陈宝银温如初
沈奕顾浅茉
沈奕顾浅茉
看顾浅茉没事就看外文书的样子,就知道他也很喜欢读书,只是生的年代不好。秦红霞见沈奕认同的她的话,说得更起劲儿了:“这么好的机会,你说谁不想上去?多少人想办法找关系往上爬,肯定也有人盯着找你错误。顾浅茉有军功,工作上也一直优秀。
沈奕顾浅茉
陈宝银温如初知乎
陈宝银温如初知乎
等我想明白了,惊了一跳,他竟是这样想的么?他到底是为什么想到了这儿呢?「你哪里脏?」「这儿么?还是这儿?」或许是慢慢黑下去的天给我胆大妄为的力气,我竟亲了亲他的眼睛,又到了鼻尖,最后贴在了他的唇上。
陈宝银温如初
开局进错门
开局进错门
开局撞破皇帝女儿身,不料反被皇帝发现假太监身份,苏洛不仅没有死,还从此平步青云,步步高升。
大鱼大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