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嫁给沈先生的第八个年头

嫁给沈先生的第八个年头

现代言情 | 沈京墨陈旖旎 | 已完结
2021-08-17 12:24:23
推荐指数:
嫁给祁先生的第八个年头,秦七月做了一个决定。离开他——从老家回淮海市的车上,窗外飘着雪。想着还有半个月就是自己二十八岁生日,秦七月拿起手机拨打了老公祁啸寒的电话。“家里的事处理好了吗?”祁啸寒温润和煦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秦七月鼻尖顿时酸涩不已。“处理好了,爸妈他们还是决定离婚。”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屋内许久的沉默。

秦七月松开了抱着祁啸寒的手,这一刻她好像真的得到了解脱,可又好像还被困在自己的独角戏里。

“对不起。”

良久,祁啸寒说。

秦七月喉咙满是涩意,她强扯一笑。

“不要说对不起,这八年里,你对我很好,你也是时候去找属于自己的幸福。”

祁啸寒神色温柔:“你也是,早点找个爱你的人。”

爱你的人。

秦七月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

一阵沉默后。

“我生日很快就要到了,能陪我过完最后一个生日,再离婚吗?”

祁啸寒没有理由拒绝。

早上,一切如旧。

祁啸寒吃过早饭就又去了学校,而秦七月也去了幼儿园。

幼儿园和淮海大学是背道而驰的两条路。

就如同两人的婚姻也是走着相反的方向。

办公室里。

同事秦雪见秦七月回来,不由问。

“叔叔阿姨的事处理好了吗?”

秦七月摇头,看似轻松:“他们离婚证都拿到手了。”

“唉,都一把年纪了,怎么就非要离婚呢?将就过不好吗?”秦雪叹气,而后埋头准备教案。

秦七月则是一阵失神。

她想起回去时,父亲独自坐在外面抽着旱烟,而母亲坐在屋内说的话。

“妈这半辈子都给了你和你爸,就自私这一回,你看行吗?!”

秦七月喉咙发堵,忽然觉得自己活了二十多年一点都没有看清,她没发现母亲生活的不幸福,也没发现自己的婚姻也充斥着很多问题。

这一天,她都心不在焉。

晚上,把一个个活泼的孩子送到家长手中后。

独自走回家。

站在空旷的家门口,她忽然不想进去。

秦七月拦了一辆出租车,去到了淮海大学。

今天晚上,祁啸寒有一场公开课。

秦七月单薄瘦弱的身影坐在了满是人潮的课堂上,一眼就看到了讲台上,意气风发,一身白色衬衫的祁啸寒。

他戴着金丝眼镜,举手投足都是矜贵。

“祁老师好帅呀。”

“也不知道他结婚了没有。”

前排座位上几个女生小声讨论着。

其中有一个人忽然出声:“祁老师有老婆,不过是形婚!”

形婚二字像是一块石头一瞬间砸向秦七月。

后面几个小女生的讨论她已经听不清,只是失神的望着祁啸寒。

这一刻,从小到大做的梦在她脑海中一点点浮现。

梦里,她和祁先生相识了九世。

“谢谢观看。”

随着荧幕上最后四字浮现,这趟公开课结束。

秦七月正要起身和祁啸寒一起回家,然而这时却看前排一个长发飘飘长相温婉的女孩子走到了祁啸寒的身边。

两人一同走出教室,祁啸寒看她的目光是自己从没见过的柔情。

秦七月怔在原地良久。

她不知道是怎么走出的学校,刚到门口,她又看到了祁啸寒的车。

那个女孩就站在不远处,笑着和他告别后,才离开。

祁啸寒正准备上车,转身就看到了站在飘雪中的秦七月。

这一刻白雪落满头,仿佛白首。


已完结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1. 先生小说
  2. 沈先生小说
  3. 虐文小说
  4. 重生娇妻小说
先生小说大全
如你喜欢先生小说,那么请将先生专题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最好最快的小说阅读网将于第一时间推荐好看的先生小说。
网友评论
最新现代言情小说
侄女难缘知乎
侄女难缘知乎
我哥陪嫂子去产检,托我帮他们照顾一天小侄女。实在无聊,我带小侄女去吃火锅。国庆节期间,火锅店人挺多的。服务员把我俩安排到双人桌坐下。我把调皮的小侄女摁到椅子上坐下,余光瞥见隔壁多人桌坐了一桌帅弟弟。禁欲的,优雅的,奶乖的,阳光的,强壮的,长在我审美点上的。
凌初一
许锦薇沈临川医生
许锦薇沈临川医生
话落的同时,天边收回了最后一丝阳光。走廊一片寂静,沈临川的脸阴在黑暗中,看不清喜怒。但四周的温度好像骤然冷了二十度。许锦薇已经无力去管这些,此刻她心底不好受,只低头转身朝病走去。而就在关门的那一刹,身后却传来男人低沉的吩咐:“你累了,其他事等你休息好了再说。”“我还有任务,等我联系。”
沈临川
陈氏宝银
陈氏宝银
等我想明白了,惊了一跳,他竟是这样想的么?他到底是为什么想到了这儿呢?「你哪里脏?」「这儿么?还是这儿?」或许是慢慢黑下去的天给我胆大妄为的力气,我竟亲了亲他的眼睛,又到了鼻尖,最后贴在了他的唇上。
陈宝银温如初
沈奕顾浅茉
沈奕顾浅茉
看顾浅茉没事就看外文书的样子,就知道他也很喜欢读书,只是生的年代不好。秦红霞见沈奕认同的她的话,说得更起劲儿了:“这么好的机会,你说谁不想上去?多少人想办法找关系往上爬,肯定也有人盯着找你错误。顾浅茉有军功,工作上也一直优秀。
沈奕顾浅茉
陈宝银温如初知乎
陈宝银温如初知乎
等我想明白了,惊了一跳,他竟是这样想的么?他到底是为什么想到了这儿呢?「你哪里脏?」「这儿么?还是这儿?」或许是慢慢黑下去的天给我胆大妄为的力气,我竟亲了亲他的眼睛,又到了鼻尖,最后贴在了他的唇上。
陈宝银温如初
开局进错门
开局进错门
开局撞破皇帝女儿身,不料反被皇帝发现假太监身份,苏洛不仅没有死,还从此平步青云,步步高升。
大鱼大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