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不愿此生化轻烟

不愿此生化轻烟

古代言情 | 柳念雪慕羽君云裳 | 已完结
2020-08-28 11:02:35
推荐指数:
婢女简直快要哭了出来,吓得花容失色。“将军,夫人……不是在数雪前……已经坠崖了吗……”她带着哭腔哆嗦说道。慕羽君原本来平缓的心骤然紧蹙了起来,连带着好似有块巨石狠狠压了过来,让他差点提不上气。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邱国,将军府。

秋风瑟瑟,落叶凄凄。

一袭素袍的柳念雪拨弄着指尖的古筝,孤寂的琴音传遍了整个厢房。

婢女欢宜端着一盅黑漆漆的药汁过来,面色担忧看着她。

“夫人,大夫说了这药只能管一年,您真的不打算告诉将军吗?”

柳念雪顿住琴音,接过药碗一饮而尽。

“邱国边境动荡不安,他处理战事要紧。”

若慕羽君知道她得了不治之症,下一秒便会大张旗鼓纳妾回府吧?

嘴里的苦涩蔓延至胸腔,让她心口堵得难受。

入夜,雪色清冷。

柳念雪两眼空洞地看着窗外的圆雪,心情五味具杂。

慕羽君上次来她的梧桐苑,也是这样一个雪圆之夜。

但那,已经时隔三雪有余。

“嘎吱~”

房门被人推开,一阵健硕有力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杂夹着刺骨的夜风。

柳念雪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却在看到那双绣着腾云的黑色靴子时,生生顿住。

“阿燿,你回来了……”柳念雪灰暗的眼眸有了丝亮光,温婉地站了起来。

正要上前迎去,慕羽君却径直与她擦肩而过,只留下一阵清冷气息。

“怎么还没睡?”他嗓音淡漠。

柳念雪绞着帕子的手顿了顿,轻声道:“睡不着,赏雪忘了时间……”

慕羽君自袖中拿出一个用帕子包裹着的雕花玉簪,随手放在了桌上。

“今年的生辰礼物。”他淡声道。

柳念雪眼底的光微微晃动,心底划过一丝欣然,原来他还记得今天是自己的生辰……

只是她正要伸手去拿那玉簪时,余光却看到慕羽君那绣着溪水鸳鸯的帕子上,有着一个鲜红的胭脂唇印。

几乎就是在那一瞬间,柳念雪的手立马就颤抖了起来,连带着玉簪掉落到了地板上,清脆碎裂成两截。

“你就这么不喜欢我送你的礼物?”慕羽君冷眸扫向她,神情中尽是不悦。

柳念雪脸色白了几分,紧攥着衣袖缓缓弯腰捡起断裂的玉簪。

“将军有心了,这礼物……甚好,我很喜欢,刚才只是手滑……”

这到底是他给自己准备的礼物,还是拿情人之物在敷衍自己?

慕羽君皱了皱眉,多年的相处,他深知这个女人在口是心非。

因为她只有在生气的时候才会直呼自己为将军。

“明年生辰就不送了,以后想要什么你直接跟管家说,让他去添置。”

慕羽君言语中带着一丝不耐烦,褪了身上的袍子便直接进了内室。

柳念雪看着他的背影,心涩无比。

阿耀,你可知道,这可能是我此生最后一个生辰……

她正想着,胸口又隐隐翻腾,连带着气血上涌。

柳念雪连忙拿起手中的帕子紧紧捂住鼻子,然后将头微微仰起。

这样的动作一气呵成,就好像做过无数遍一般。

不一会儿,素白帕子染上了朵朵红梅血印,看上去触目惊心。

大夫说过,血流得更频繁,她的身体便愈发糟糕。

只有北极之境的药王谷,方有一线治愈希望。

柳念雪不想去那寒北之地,她怕徒劳无功,更舍不得离开慕羽君。

她怕自己离开了邱国,这府上的将军夫人就易主了。

尽管慕羽君的心已经不在自己身上了,可他并没有忘记自己是他生死与共上过战场的结发妻。

活太久,却没了他的陪伴,那有什么意思?

待鼻腔中的血止住,柳念雪将沾血的帕子扔进香炉中烧尽,随后进了内室。

合衣躺在慕羽君身侧,她像往常一样,将头埋在他的后颈中,抬手轻揽住他健硕的腰肢。

“阿燿,抱抱我……”柳念雪的嗓音中带着一丝哀求。

“下次吧,今日累了。”慕羽君将她的手挪开,然后往床边移了移身子。

凉意顿时蔓延至柳念雪全身,她看着他的后背,眼底渐渐泛起一层水雾。

每次都是这句话,她还能等多少个下一次?

她想要的,只是他最后的温暖而已……

已完结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1. 生化小说
  2. 卫少小说
  3. 冷爷小说
  4. 虐渣小说
好看的生化小说推荐
新锋文学网生化小说专题提供万余本经典生化小说,不仅数量多,而且更新快,第一时间阅读最新章节,是生化小说爱好者在线免费阅读生化小说的最佳选择!
网友评论
最新古代言情小说
侄女难缘知乎
侄女难缘知乎
我哥陪嫂子去产检,托我帮他们照顾一天小侄女。实在无聊,我带小侄女去吃火锅。国庆节期间,火锅店人挺多的。服务员把我俩安排到双人桌坐下。我把调皮的小侄女摁到椅子上坐下,余光瞥见隔壁多人桌坐了一桌帅弟弟。禁欲的,优雅的,奶乖的,阳光的,强壮的,长在我审美点上的。
凌初一
许锦薇沈临川医生
许锦薇沈临川医生
话落的同时,天边收回了最后一丝阳光。走廊一片寂静,沈临川的脸阴在黑暗中,看不清喜怒。但四周的温度好像骤然冷了二十度。许锦薇已经无力去管这些,此刻她心底不好受,只低头转身朝病走去。而就在关门的那一刹,身后却传来男人低沉的吩咐:“你累了,其他事等你休息好了再说。”“我还有任务,等我联系。”
沈临川
陈氏宝银
陈氏宝银
等我想明白了,惊了一跳,他竟是这样想的么?他到底是为什么想到了这儿呢?「你哪里脏?」「这儿么?还是这儿?」或许是慢慢黑下去的天给我胆大妄为的力气,我竟亲了亲他的眼睛,又到了鼻尖,最后贴在了他的唇上。
陈宝银温如初
沈奕顾浅茉
沈奕顾浅茉
看顾浅茉没事就看外文书的样子,就知道他也很喜欢读书,只是生的年代不好。秦红霞见沈奕认同的她的话,说得更起劲儿了:“这么好的机会,你说谁不想上去?多少人想办法找关系往上爬,肯定也有人盯着找你错误。顾浅茉有军功,工作上也一直优秀。
沈奕顾浅茉
陈宝银温如初知乎
陈宝银温如初知乎
等我想明白了,惊了一跳,他竟是这样想的么?他到底是为什么想到了这儿呢?「你哪里脏?」「这儿么?还是这儿?」或许是慢慢黑下去的天给我胆大妄为的力气,我竟亲了亲他的眼睛,又到了鼻尖,最后贴在了他的唇上。
陈宝银温如初
开局进错门
开局进错门
开局撞破皇帝女儿身,不料反被皇帝发现假太监身份,苏洛不仅没有死,还从此平步青云,步步高升。
大鱼大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