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重生复仇,嫁给了反派的皇叔

重生复仇,嫁给了反派的皇叔

古代言情 | 元盛孟颜 | 连载中
2024-04-08 11:50:46
推荐指数:
当今太子妃是我死去大哥的妻子。太子妃产子,我不甘心,喝醉酒咒了一句。不料当晚孩子便没了气息。太子登基后,将我族人满门斩首,包括三岁小儿。「你杀我孩子,我便要你全族性命。」睁开眼,我看着泪水涟涟的嫂子,还有用情至深的太子。「嫂子,太子妃该由你来坐才对。」「太子殿下,祝你和我嫂子白头偕老,永不分离。」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没事,就是膝盖疼,没站稳。」

元盛积压的怒火终于有地方释放。

「孟颜,你果然还是和以前一样,以折磨人为快乐,毫无家教!」

我从前确实以折磨人为乐趣。

但我折磨的都是欺负他元盛的人。

他享受着我的保护,却看不起我的作为。

原来如此。

我冷笑一声,若有所指。

「我的恋人娶了我的嫂嫂,到底是谁折磨谁,谁又毫无家教呢?」

家教两个字,我咬的很重。

忽地,凭空刮起一阵阴风。

齐兰忽然腿软跪在地上,脸色煞白。

「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我只能下辈子补偿你了,只求你放过我们,我和太子殿下是真心相爱的。」

话是对着我说的。

但我觉得不像。

8

「孟颜,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是太子兰儿是太子妃,我们跪你,已经是对你天大的面子了!」

「不过是个臣子的女儿,就算你不同意又能怎样!」

元盛身上有杀气。

冷着一张脸命令。

「我要你代表孟府,给皇爷爷写一封信,说你不是完璧之身,不能做太子妃,愿意成全我和兰儿,对外澄清我要娶的人就是齐兰,根本不是你!兰儿是名正言顺的太子妃。」

我差点没忍住往他的脸上甩一巴掌了。

果然,人年轻不懂事的时候就是会爱上一些禽兽。

齐兰在他心里的分量果然很重。

只是我不懂,前世我在家里说的话。

是怎么传到宫里让齐兰听见的。

除非,她在孟府安排了人监视我。

为了不让元盛发现我才是当年救她的人。

齐兰不惜用自己的孩子的命换孟氏一族的命。

毕竟孩子还可以再有。

只要孟家人全死了。

秘密也就跟着死了。

再也没人会提起她从前是孟家的儿媳妇。

元盛将丧子之痛怪罪到我身上。

圣旨一下。

孟家上百号人口通通死于刀下。

9

「太子殿下,我现在才发现,你果然卑鄙**到了极致。」

「你和齐兰是绝配,放心,我不会拆散你们的。」

「你们要的信,我早就准备好了,皇爷爷不会生你们的气的。」

我拿出信封给他。

元盛不信,当场便拆开来看。

上面清楚地写着我对元盛已经死心,言辞恳切,愿意成全元盛和齐兰。

这一次换我主动出击。

我之所以这么做。

不过是想把他们捧的高高的,然后再重重地摔下来。

我没有证据找到齐兰陷害我的证据。

揭穿他们苟且的事情我还是办的到的。

当今太子看上臣子家的儿媳妇。

多么可笑。

言官的口水怕是要淹死元盛了。

要知道,比元盛更适合当帝王的还有一位。

那就是他的叔叔,元拓。

他的生母是皇帝最宠爱的妃子。

长相俊逸,身姿绰约,不少王宫贵女都想嫁给他。

只可惜前几年生了一场重病,错失立储的机会。

不然他就是今天的太子,哪里还轮得到元盛。

元盛读完了信里的内容,眉头拧的更加紧了。

「孟颜,如果你做这些是为了让我对你感到愧疚,那大可不必。」

「怎么这么说呢,我是真心觉得太子妃之位应该由我嫂嫂来坐。」

「太子殿下,祝你和我嫂嫂白头偕老,永不分离。」

「这封信,全京城的人都会看到。」

我笑的开朗,宛如头顶上的春日,和煦又明媚。

这封信的内容我让下人抄了千份。

现在算算估计京城人人手中都有一份了。

有热闹当然要大家一起瞧瞧。

「你说什么!京城人人都有,那岂不是……」

「岂不是让所有人都知道你们俩苟且的事情?」

我替齐兰说着没有说完的话。

她自诩是京城才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何等的高傲。

看向我的眼神终于露出了隐藏许久的杀意。

还等不及元盛发怒,宫里的公公来找元盛了。

10

太子和臣子家寡妇苟且之事。

闹的满城风雨,成为所有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元盛为了在皇爷爷面前保住齐兰,将我被人下药玷污的事情说成是我婚前不检点。

齐兰为了保住孟家才出此下策替嫁。

前世京城人都在夸奖齐兰有情有义。

我则是不守妇道的女人,不配为人子女。

整个京城都认为我是婚前不检点失去了太子妃之位。

我几乎要淹死在众人辱骂唾骂之中。

这一世,事情发生了转变。

我将自己主动退婚的事情说成是撞破了元盛和齐兰的真情。

自愿将太子妃让给齐兰。

反正,当时的婚约只说是太子要娶的是孟家的女儿。

元盛因为和前世一样的说辞。

引的皇爷爷勃然大怒。

认为他是为了逃避和我的婚约找的借口。

甚至还说出齐兰狐媚惑主。

元盛用情至深,不忍辩驳了几句。

皇爷爷一怒之下将齐兰贬为侧妃。

并下令,就算元盛以后登基,齐兰也不能为后。

消息传回太子府的时候。

齐兰当即腿软晕倒在地。

昏迷了三天才堪堪醒过来。

元盛寸步不离地守着。

齐兰梨花带雨的哭倒在他的怀里。

元盛为了安慰齐兰。

答应他日后登基一定封他为皇后。

齐兰这才有所好转。

我看着安插在太子府线人传回来的书信。

心中甚感痛快。

11

我大哥哥还在的时候。

闲暇时他常常带我出去钓鱼。

他不仅样貌儒雅,还是个极聪明的人,他非常擅于治水。

南方常年受水患困扰,大哥哥带人修建水坝,规划水道。

次年水患就没了,为此皇爷爷十分赞赏。

一时间,说亲的人家挤满了大厅。

可他一直都喜欢齐家的女儿,齐兰。

成婚后,他晨起为她画眉,傍晚替她卸钗。

大哥哥的眼里只有齐兰。

他跟我说过。

齐兰是这世间最美好的女子。

可这最美好的女子却给他下药,毒死了他。

至于元盛,我大哥哥更是对他像自己亲弟弟一般照顾。

可这个畜生却看上了他的妻子。

一起合谋毒死他不说,不等他尸骨未寒就用计娶了齐兰。

这人出生再尊贵。

没有良心也是白费。

齐兰因为被贬为侧室的事情大病了一场。

为此,元盛看上了我家里祖上留下来的人参。

他差人来要,我不给。

最后他本人来要,理直气壮。

「孟颜,你害兰儿害的还不够惨吗?如今只是要你一颗人参你还百般刁难。」

「我劝你趁早断了我的念想,我心中的太子妃只有齐兰一个人。」

元盛衣冠整齐地站在大厅,横眉冷对,全然没了年少时对我的温柔与包容。

我一句也不争辩,态度淡漠。

「太子殿下,慢走不送。」

边上的连翘忍不住笑出声。

元盛的表情可谓异彩纷呈,气的甩袖大步流星地往外走。

换做前世,元盛要是生这样的大的气。

我肯定追出去了。

但现在。

他生气与我何干。

最好气死。

不过半晌功夫,我府上又来了一个人。

这回不是要人参的。

是来讨要名分的。

12

「你说什么,那日跟我……跟我睡在一起的人是你?!」

「没错,正是本王。」

眼前人身穿黑色劲装,腰间别一块玉佩,身姿挺拔高大。

一双丹凤眼智慧不显阴柔,声音如玉石。

原来,那日阴差阳错我走进的是旧疾发作的元拓的酒楼房间。

怪不得,他跑的那样快。

「话已经说开,孟**,我是来负责的,只要我们两人联手,彼此想要的东西都能得到。」

「好啊,这门婚事,我同意了。」

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

元拓有帝王之相。

要想彻底扳倒元盛,就得找人取代他的太子之位。

当今世上能与之抗衡的只有元拓。

天助我也。

那晚的人竟然是他。

抛开复仇不说。

元拓的样貌身姿可以说是极好的。

怎么算我都不亏。

只是让我不明白的是,他怎么就那么肯定我会和他一起扳倒元盛。

这样精通权谋的男人会轻易相信我一个女子?

不管怎样。

我只知道帮他拿下太子之位就好。

剩下的以后再说吧。

13

元盛一直都在寻找重新在皇帝面前翻身的机会。

这个机会终于让他等到了。

就是南方的水患。

关乎民生大计。

元盛当即揽过事情,保证一定办好。

顺便带着齐兰逃离京城中的闲言碎语。

皇帝虽然不满元盛之前的种种行为,见他这么上进,严肃的脸色终于缓解了不少。

从前元府里的幕僚多是父亲或者是大哥哥举荐。

幕僚里个个都是能人。

也都是重情重义之人。

有远见的都能看出元盛做不成皇帝,能离开的都离开了。

一时间,太子府里有才干的幕僚所剩无几。

以前,元盛还有幕僚们想不出来的难题,有大哥哥在背后思考解决之道。

现在元盛和孟家彻底闹翻了,孟家自然不会再替他寻找人才。

齐兰为了稳固自己的地位。

极力推荐自己的兄弟齐明。

齐明曾经跟着我大哥哥,有治理水患的经验。

不过半月,水患治理颇有成效。

皇帝对此非常高兴。

临近中秋。

元盛将治水剩下的事情交给了齐明,自己带着齐兰回京城参加中秋家宴。

这一场翻身仗打的实在漂亮。

原先对齐兰这个侧妃看不上眼的贵女们纷纷像蜜蜂采蜜似的围在她身旁。

「我给你的书看的如何了?」

「还在钻研,你大哥果然是奇才。」

「奇才又如何,照样逃不过情这个字。」

「男人重情不好?」

「好啊,当然好,只是对方也得是个重情之人才行。」

元拓笑笑,拿出一只镶红宝石的簪子,看了眼我的发髻,挑了一个地方簪了上去。

「这是你送我书的回礼。」

「多谢。」

站在远处的齐兰将我们这边的动静看的一清二楚。

元拓走后,齐兰一脸得意地走过来。

阴阳怪气。

「没了太子殿下,妹妹又攀上了三王叔,妹妹好福气,全京城找不出第二个了。」

「说起福气,哪里有你好,死了丈夫一年,就嫁进了太子府,当上了侧妃。」

齐兰扬起的嘴角越来越沉。

「孟颜,你别太得意,就算三王叔看上你,他要是知道你婚前跟野男人睡过,他还会要你吗!」

说完,她又发出一阵讥笑。

「和野男人睡觉的滋味不错吧,要是再留下个什么野种,那可就不好了。」

前世,齐兰总是在大哥哥面前对我细致温柔。

只要大哥哥不在,她对我态度就会变得十分冷淡。

怪我一心扑在元盛身上,没察觉她的两面三刀。

我两步走近,眼神逼迫,若有所指。

「你笑早了,我不像你,有见不得人的秘密,大不了你就去跟三皇叔说,或者张榜告知天下!」

齐兰往后退却,错开目光。

明显是心虚了。

好戏要开场了。

14

中秋家宴上,皇帝赏赐了元盛一座富丽堂皇的宅子。

作为他治水有功的奖励。

先前人人都在说皇帝有废太子的意思。

现在这个情形谣言不攻自破。

趁着皇帝高兴,元拓求皇帝赐婚。

皇爷爷当即便同意了。

赐婚诏书下来后,元拓送来了不少聘礼。

不愧是皇帝最疼爱的儿子之一,出手就是阔绰。

一日,我跟元拓去醉仙楼吃酒。

包厢门被人一脚踹开。

元盛两颊绯红,浑身酒气,一看就喝了不少酒。

脚步踉跄走来扯着我。

「孟颜,你说喜欢我,你就是这样喜欢我的?」

「我们之前是什么关系你不知道?他是我三皇叔,你真要我叫你一声皇婶?」

我有些意外。

元盛这般失态。

是吃醋?

「喜欢你那是过去的事情了,再说太子殿下不是一直钟情我的前嫂嫂现在的侧妃吗,怎么?这么快就腻了?」

「叫一个三皇婶婶来听听。」

元拓搂过我,语带挑衅。

「侄儿,没听见你皇婶说的话吗?」

元盛一脸怒气,强拉我到一边,立刻就对元拓挥出了拳头。

元拓的身手可比元盛好多了,几招闪躲,快速出拳。

元盛嘴角带血摔在地上。

「我以后是皇帝,你敢打我!」

「孟颜,他的身子在前几年生病的时候,早就坏了,你和他这辈子都不可能有孩子。」

「我劝你趁早退婚,只要你愿意,我当上皇帝后,还可以给你个妃子当当。」

我的心咯噔一下。

倒不是在意子嗣。

元盛怎么知道元拓的事情。

难不成,元拓当年突然生病是元盛做的。

好毒的手段。

让人生病就算了,还让人不能生育,以绝后患。

这么说来,什么都说通了。

元盛都能灭我全族,对元拓用这点手段不算什么。

只是,那个时候的元盛年纪并不大吧。

竟然心狠手辣到这种程度。

难怪。

元拓要和我联手。

原来还有这层故事在。

既如此。

我们后面的棋就要下的更大些。

我和元拓对视一眼。

心领神会。

太子调戏皇婶殴打皇叔的事情传了出去。

紧跟着便是南方水患的事情。

大堤修建使用不到十天,便溃堤了。

原因是偷工减料。

再一个便是排洪设计不规范。

这两项都是由元盛亲自监工的。

责任自然要落到他身上。

15

前世,元盛只需要多多听取孟家幕僚的建议。

不管是南方水患还是北方战事,只要有我孟家在。

他就不会缺少妙计和能干的人才。

就比如我的大哥哥。

若不是上次元盛在酒楼失态,我或许就真的以为下毒只是齐兰一人所为。

可现在,我怀疑,给我大哥哥下毒的事情也有元盛的一份。

为了天下为了女人。

他还真是什么都做的出来。

元盛的事情传到皇帝耳朵里。

不出所料。

他被禁足了。

废立太子是国家大事。

我听说皇帝气的用奏折砸在了元盛的脑袋上。

责骂语甚多。

其中就有有一句原话。

「果然是贱婢出生,不堪重任!」

这句话让元盛失魂落魄地从大殿里走出。

禁足一个月。

前世,自从元盛获得皇帝喜欢后。

孟家便一直在旁协助,监督他的言行,确保他在皇帝面前不出错误。

有一次,元盛打伤了一位从龙有功大臣的独子。

事情告到皇帝面前。

还是我爹收集那人从前犯的罪证,这才让元盛打架的事情平息下来。

仔细想想,那纨绔曾经在大街上调戏过齐兰。

打架是假,为爱人出头是真的。

现如今,孟家不会再帮他了。

治水不力,对长辈不敬。

这些可比前世打架来的厉害。

眼看元盛的太子之位摇摇欲坠。

南方水患的事情又无人去处理。

元拓趁此机会揽下治理水患的事情。

若是之前就让元拓去治水。

皇帝恐怕只会夸奖他是个能臣。

现在皇帝对元盛失望。

元拓抢回原本属于自己的继承之位势在必得。

临走前。

元拓再三提醒我要小心齐兰和元盛。

我笑笑,重生之人还怕了他们不成。

「放心吧,我会在他们动手前下手的。」

我把哥哥写的治理水患的书籍给了元拓。

看过我哥哥写的书,他不禁赞叹:「古人就是聪明?有这本书做任务就方便多了?」

古人?

任务?

我从未听过的词。

16

元盛被禁足在家,幸好有齐兰陪在左右。

两人每日抚琴望月,也算是苦中作乐。

前世我以十年的竹马情问元盛。

倘若我和齐兰两人必有一人死,他选择谁活。

元盛毫不犹豫选了齐兰活。

「此生我只要齐兰。」

年少时无依无靠,一份关心便让他错爱多年。

倘若我揭开他执念的真相。

不知道他还会不会深爱齐兰呢。

我提着礼物登门拜访太子府。

「你来作什么,看我笑话?」元盛别过脸。

「你该叫我一声三皇婶,我作为长辈当然要来看看你了。」

元盛脸色铁青,齐兰更是死死绞着手帕不敢言语。

我拿出长辈的架势,尽情恶心他们。

「三皇婶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你们夫妻俩,少时我父亲送了我两张狐皮,一张狐皮做了披风,可惜,有一年进宫里给了一个落水少年,里面还有我的手帕呢……」

闻言,两人神色各异。

一个沉思,一个恐惧。

「以前的事情就不说了,这张狐狸皮是我的心意,希望你们不要生你们三皇叔的气,毕竟都是一家人,你们这些晚辈要懂事些。」

元盛紧锁着眉头站在我身前。

「你刚才说你的狐狸皮给了一个少年?」

「是啊,可惜了,那可是上好货色呢,那少年拿了之后也不知道还回来。」

「当年找人救我给我狐狸披风的人是你?!」

元盛的眉眼写着痛苦。

看来是想起来了。

那我就再加点细节。

「跟我在一起的人还有侄媳妇呢,我当时想救人,侄媳妇还说让我不要多管闲事,不过是不受宠的皇子,在皇宫里早晚都是死。」

我看了一眼齐兰,她的额头上布满了汗。

哆哆嗦嗦。

「你记错了吧,我从未记得有这件事。」

「怎么会呢,那样好的狐狸皮我怎么记错。」

我又拿起带过来的狐狸皮展示。

「你瞧,一模一样。」

元盛摸着狐狸皮,终于清醒了几分,眼中带着水光,几分心痛几分怨怒。

「兰儿,你骗我,那个披风根本就不是你的,手帕也是,你根本没想救我?」

齐兰僵在原地。

她以为她把这个秘密藏的很好。

元盛以为自己很聪明。

算计了一切。

最后把自己也算计进去了。

我刚出府。

就听见有人喊。

「太子殿下吐血了。」

17

元盛病了,躺在床上昏迷了一日。

醒来后对齐兰的态度开始变得冷淡。

齐兰整日以泪洗面。

元盛由原来恩爱的称呼改口为贱妇。

禁足结束后。

元拓治理水患也传来了好消息。

说是三日后回。

跟着信封回来的还有一份礼物,是一盒胭脂。

他说上次送的钗配这个胭脂最好看。

在这期间,元盛做了件大事。

他竟然亲自揭开齐兰当初下毒杀夫的事情。

齐兰有人命背负在身上。

自然是不能再当什么所谓的太子妃了。

大概恶有恶报让齐兰良心发现了。

被抓进去之前。

他跑来哥哥的灵堂前认错。

那个曾经爱她入骨子里的男人被他亲手杀死。

而现在,她用尽手段也要嫁的人现在正准备要她的命。

「你有今天是你活该。」

「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哥哥,这一切都是我的报应,如果有来世,我不会再想做什么太子妃,我只想做你哥哥的妻子。」

官差来抓人的时候齐兰给我留了一句话。

「他要动手了。」

齐兰的话不像是撒谎。

元盛没有那么多势力可以依附。

手下也只有一支御林军调遣。

他到底要做什么?

18

设计元盛,让他失去君心。

之后再让元拓去治理水患,动摇元盛太子之位。

这就是我计划的全部。

元盛不顾齐兰太子妃的名号也要将她送去大牢处死。

这样偏激的举动,让我惴惴不安。

果不其然让我不安的事情发生了。

皇帝驾崩了。

毫无预兆的死了。

19

现在元拓还在赶回的路上。

若是元盛要继位,那也是名正言顺。

我看向远处乌云密布的天,恐怕真的要变天了。

难不成我之前布的局都没要功亏一篑。

元盛发动了宫变。

那些不支持他继位的大臣都遭到了诛杀。

也就是说,皇帝的继位诏书不是传给他的。

很有可能是元拓。

我被禁卫军压到皇宫里的时候,元盛已经穿上了龙袍,脸上还有星星几点未干的血迹。

宫灯之下,显得他的脸苍白又病态。

「孟颜,现在我是皇帝了,我可以兑现我的承诺,封你为皇后,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

「朕这一世不会再杀你全家了,朕会让孟家成为最有权势的外戚。」

我躲过他伸过来的手,皱眉。

「你记起前世的记忆了,那你也知道我有多恨你。」

元盛抓住我的手。

「那都是误会,既然我们都重生了,说明是老天在给我们机会。」

我闻着大殿内的血腥味,和前世一样重。

「误会,你真当我是傻子?你根本不在意你孩子的死活,是你疑心太重,孟家这样的世家大族,你早就恨不得除之后快了,来的路上,陈家贺家,哪个不是被你杀的一个不剩。」

重生之后,我无时无刻不在想。

难道真的就因为我一句不痛不痒的诅咒就能招来杀身之祸?

从小受尽羞辱,一路爬到帝王宝座的元盛真就那么重情重义?

不是的。

他是帝王,绝情绝爱才是他的真面目。

就算前世齐兰瞒着他真相。

后宫佳丽哪一个少了?

元盛忽地松开了我的手。

「你跟元拓一起算计我,你以为我不知道吗?皇爷爷打算把我废了,改立元拓,你们别想得逞,那老不死的已经被我一剑刺死了。」

「元拓最快也要后天赶回,过了今晚,我就是皇帝。」

「没错,我当上皇帝第一件事就是要斩除你们世家贵族,好重新培养我的势力。」

「我是皇帝,怎么能屈尊于你们臣子!」

「朕现在就问你一句话,要不要做我的皇后!」

20

这才是真正的元盛。

有做帝王的绝情。

「我死都不会做你的皇后!你就是个畜生!」

话音刚落。

空旷的大殿外被一圈手持弓箭的人影包围。

元拓人未到声先到。

「你做不了皇帝,我的好侄儿。」

「你皇婶只会是我的皇后。」

元拓身披银色铠甲,身后领着精兵,分两侧举着弓箭瞄准元盛。

我和元拓真正沟通的书信藏在那盒胭脂里。

为的就是让元盛误以为元拓三天后才回来。

实际上,我们动手是在今天。

元拓治理水患的时候就发现元盛贪了许多赈灾用的银两。

这些银两是拿来养禁卫军的。

就是为了日后宫变做准备。

元盛自己也有预感,皇帝要废了他另立元拓。

我和元拓将计就计准备提前回来揭发元盛的计谋。

没想到,元盛够狠,亲手杀死了自己的亲人。

只为了早点登基。

「阿颜,你……」

元盛的剑架在我的脖子上,缓缓低下头看着插子自己胸口上的匕首。

红色血一点点晕染黄色的龙袍,由原先的小点变成一片。

我先元盛一步,将匕首狠狠插入他的心脏。

匕首拔了三次,插了三次,直到我半张脸被血溅满。

「这种事,我从重生那天就想做了。」

元盛手中的剑叮地掉落在地上,身子也向后倒去。

倒下去的那瞬间,我看见他的眼底有泪光。

那双眼睛没了权谋、仇恨、执念。

好像回到了许多年前,我和他在郊外骑马,肆意欢笑的时光。

再也回不去了。

「元盛,这是你欠我的!」

我原想着用计一步步让元盛走进我设计好的圈套里。

我甚至都想好了,他会死在集市口斩首的大刀下。

看着眼前逐渐冷掉的尸体。

我压在心中的一块石头放下了。

元盛得到了他该有的结局。

21

元拓登基成了皇帝。

我自然变成了皇后。

盟友成了真夫妻,我有点不适应。

这几日见了元拓总是下意识地想躲开。

可敌不住他总是很粘我。

大臣们让他纳妃子,他不愿意。

整个皇宫里就我一个皇后,每天跟宫女太监大眼瞪小眼。

我在想,我是不是该劝他纳几个妃子。

这样我在后宫里也好有几个说闲话的姐妹。

可元拓不愿意。

说妻子一个就够了。

女人多了反倒麻烦。

放眼整个京城,哪个皇宫贵族不是妻妾成群。

我想了想,估计是和他身子坏了有关。

那么多女人,他力不从心。

久而久之,我这个皇后的名声变得有些不太好了。

不过没事,我不在意。

休息的床榻上,元拓温热的身子靠过来。

手轻轻地落在我的腰上。

「孟颜,其实,朕的身子没问题。」

「我知道。」

「我们都没圆房,你不知道!」

「我们是盟友,不用那么认真。」

「那就当一辈子盟友。」

我还没反应过来。

两片柔软的唇便覆了上来。

我努力挣扎。

「不行,这太突然了,我们没有任何感情。」

「我们那个时代,这叫先婚后爱。」

一年后,因为元拓的一句先婚后爱。

我们的第一个孩子出生了。

连载中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1. 重生小说
  2. 复仇小说
  3. 皇叔小说
  4. 反派小说
  5. 重生复仇小说
经典重生小说排行榜
新锋文学网提供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重生小说阅读专题,本栏目收录了当前最好看的重生小说,免费提供高质量重生小说排行榜,是广大重生小说爱好者必备的小说阅读平台。
网友评论
最新古代言情小说
我本是将门嫡女,铮铮傲骨
我本是将门嫡女,铮铮傲骨
我本是将门嫡女,铮铮傲骨,却为了男人的口蜜腹剑导致一生惨死,众叛亲离,重来一世,外室子想认我为母?滚吧!什么东西,也敢来碍我的眼。丈夫想要挽回?男人那么多,我堂堂国公嫡女,何须委屈自己?外室嚣张至极,我一个巴掌,一出戏,教她做人,婆母忏悔?呵!晚了!既然循规蹈矩仍旧事事不愿,不如恣意妄为来过这一世。
火树银花
李无忧苏岚
李无忧苏岚
他,是帝都顶级豪门的太子爷,因母亲生他时因大出血而死,不到三岁父亲便再婚娶了同为帝都豪门继母。从小不受待见的他纨绔成性,更过分地是在酒精的麻痹下,他把同为帝都豪门的大小姐玷污了!最终锒铛入狱,而如今,是他出狱的第一天,强势回归。这一次,所有的恩仇他要一个一个地算!
权手
摆烂重生:全家只有我是炮灰
摆烂重生:全家只有我是炮灰
从小到大她都觉得自己和这个家格格不入!一朝身死,被一辆超速还酒后行驶的大货车当场撞成一摊肉泥,灵魂飘在半空三米高,看着自己这副惨不忍睹的死状。她才知道原来全家都是大主角,只有她是小炮灰。龙傲天的爸,大女主的妈,霸道总裁的哥和平平无奇的她。本想着死后上天堂就解脱,结果却意外重生回一个人拿到DNA检测报告当天......
心碎puppy
开学后,我被学姐盯上了
开学后,我被学姐盯上了
开学第一天,我被学姐的猫碰瓷了,本来想用钱补偿学姐,却不料她想要我本人来抵债!看着学姐艳若桃花的面孔,魔鬼般的身材,我只能从了她!
兔叽不吃草
人在大明当皇孙,满朝文武都怕了
人在大明当皇孙,满朝文武都怕了
朱雄英,大明嫡长孙,朱标嫡长子,以蓝玉为肱骨,以常茂为爪牙。在大明血脉最正,地位最高,继承顺序最为优先。但是,谁也没想到,朱雄英暴死,大明瞬间江河日下,同年马皇后薨,十年后朱标薨,大明只能陷入更为惨烈的皇位斗争。而若是,朱雄英没死呢?大明又该走向怎样的命运?大雪龙骑,自在极意,霸王之力....且看我一展大明风华!朱元璋:“经天纬地为文,咱大孙儿当得一个文!”朱标:“生子当如雄英!”朱棣:“愿为大侄儿鞍前马后,向北征伐!”
河套大圣爷
纳兰嫁医顾怀澈
纳兰嫁医顾怀澈
我穿书的时候,故事已经结束,男二隐居乡镇,男女主共执天下。我是书中命不久矣的路人甲,可偏偏就是这样的我,同男二成了婚。我一直知道,他爱的人是女主,我迟早会死,可成婚三年,他无微不至,甚至许我长命百岁。
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