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修仙,从修复万物鼎开始

修仙,从修复万物鼎开始

玄幻科幻 | 聂云段南天 | 连载中
2024-03-30 11:38:23
推荐指数:
他生活在村子里,和爷爷相依为命,本过着平淡但安心的生活,却不想一场流匪洗劫,要了全村人的命。爷爷临死前,将一碎鼎交给他保存,并让他能逃多远逃多远。为了弟弟村民的报仇,为了不负爷爷所托,他踏上了一条修复碎鼎,捶体成仙之路。仙人:“你只是废灵根,恐无缘仙途。”他:“可我有一鼎,可灭天!”屠村之仇,经久必报!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在九燿洲南部,有一座逐云峰,山势耸立陡峭,其间有一条丈许宽的断崖,据说是某位大能一剑将其劈开造成的,后人取其名为剑断崖。

逐云峰下有一片平整肥沃的土地,而剑断崖是唯一沟通外面世界的通道。

在这片肥沃的土地上生存着一个古老的小村,历史已经无可追溯,村民自称是那位一剑断山的大能者的后人。

村民全部姓聂,村名也因此叫做聂家村。

村民凭借肥沃的土地,勤恳劳作,偶尔还能将多余的粮食拉到镇上换一些稀罕物回来,日子虽不算锦衣玉食,但也衣食无忧。

下午。

一个院落中,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拿着一根木条在平整的沙地上写了两个字,老者执笔姿势自带神韵,字形正倚交错,线条粗细变化明显,跌宕有致。

一旁一名十来岁的小孩每每看到此景,都忍不住被老者的韵律吸引。

老者写完这两个字像是耗费了很大的力气,小孩很机灵的搬来一张藤椅,对着老者说道:“爷爷,坐。”

接着小孩适时的递过一个茶盅:“爷爷,喝茶。”

老者喝了点茶,润了下嗓子后问小孩:“这两个什么字?”

老者语速并不快,中气明显不足,这是身体虚弱所致。

“方寸。”小孩朗声应道。

“没错!咳~咳~”老者语气稍微高一点就忍不住咳了起来。

“爷爷慢点,不着急!”小孩连忙上前轻轻拍了下老者的后背,“您是想问我这两个字什么意思是吗?”

老者点点头。

小孩郎朗说道:“方始一寸,极言矮小。方寸也指一寸见方的心部,又作寸心。心烦意乱,没有主见谓之方寸已乱。”

“嗯!”老者赞许的点点头,“字面的意义理解的很到位,我再给你讲一下有关这两个字的典故。”

“好啊!好啊!”小孩立刻欣喜起来,因为他知道爷爷又要给他讲外面的故事了。

眼前的老者并非小孩的亲爷爷,而是五年前小孩的父亲在村外救回来的,当时老者异常虚弱并处于昏迷状态。

老者醒来后就一直在这家人里居住,闲来无事就教教小孩认字,后来一家子也知道了老者的名字叫段南天。

“方寸,指心,也有中心的意思。”段南天缓缓道来,“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叫方寸山的地方,之所以以此命名就因为这个地方是这个世界灵气最为浓郁,天地法则最为活跃清晰的地方,也是最好的修炼圣地,因此,人们都说那里是世界的中心……”

段南天说着眼神中充满了缅怀。

小孩刚听到自己最喜欢的部分,看到爷爷停顿了下来,忍不住催促道:“那……那个地方是不是很多仙人?”

“呵呵~”段南天笑了笑,“那当然!世界上最强大的修士基本集中在那个地方。”

小孩又问:“那里的仙人是不是都可以呼风唤雨、驱雷掣电?”

“呼风唤雨、驱雷掣电这都是小道尔。”老者说道,“飞天遁地、移山填海也不是不可能。”

小孩心驰神往,指着不远处像是被剑一剑劈开的断崖问道:“那村里人说剑断崖是被人一剑劈开也是真的咯?”

老者捋了捋胡须说道:“挥剑成河罢了,对于神通广大的仙人并不难!”

“要是我也能有这样的实力就好了。”小孩满眼憧憬的说道,“爷爷,爷爷,你再给我讲讲仙人的故事吧。”

“好……”

时光荏苒,已经日近西山了,小孩听得意犹未尽的时候,一群半大的小孩叽叽喳喳的来到院门前。

“小聂云,看看我们今天收获到了什么?”其中一个个子比聂云还大点的小孩兴奋道。

聂云就是刚才跟老者学认字的小孩名字。

聂云循声望去,这群小孩手里都拎了不少猎物,有野兔、野鸡、大鱼,甚至有两个小孩一起扛着一头几十斤重的野猪:“黑牛,今天收获这么多?”

“哈哈!”领头的黑牛脸色得意,但也没有把功劳据为己有,“这多亏你昨天给我们改进了陷阱,我们才有这么大的收获,你看想吃什么我们给你留下。”

“是啊!聂云哥,你想吃什么不要客气,要不是你,我们还没办法获得这么多猎物。”其他的小孩也附和道。

聂云打小就聪明,后来听老者讲了不少故事,他就将故事里怎么布置陷阱的给研究出来,用到捕猎上,收获的猎物立刻提升不少,他也没有敝帚自珍将这些方法全部交给眼前这群小伙伴。

小伙伴学会后,也懂得感恩每天都给聂云家送猎物过来。

聂云回头看了下老者,说道:“那给我留下只野鸡和那条大鱼吧。”

“好嘞!”黑牛很爽快的将一只野鸡和一条大鱼留了下来,“那我们回去咯!”

说完,黑牛带着那群小孩呼啦啦的离开了。

老者欣慰的看着这一幕,他知道聂云为了照顾他才这么选择。

野鸡是给他滋补身子用的,鱼肉鲜嫩嚼着不费劲。

就在这时,一对中年夫妇扛着农具回来了。

夫妻俩年纪并不大,但因为整天务农,风吹入晒,皮肤变得干枯暗黄,面相上看起码老了十岁。

“爹!娘!”聂云上前去帮着拿农具。

男人名叫聂康宁,女的叫贺双,他们就是聂云的父母。

贺双说道:“哟~今天有鸡还有鱼,我先去去做饭。”

“呵呵~”聂康宁笑了笑,拿起野鸡和鱼掂量了一下,“我来收拾它们。”

很快,一桌丰盛的晚餐就做好了。

聂康宁首先帮老者盛了一碗鸡汤:“段老,辛苦你了,喝碗汤,补补身子。”

“呵呵~”段南天笑了笑,“客气了,是我叨扰你们了才是。”

“哪里?”聂康宁说道,“我们都不知道几辈子修来的福分,上天安排你的到来教我们小云识字。”

这个世界想要识字是非常困难的,只有在城市或者少部分镇上才有私塾教认字。

聂家村离镇上有二三十里,不仅距离远,学费还很贵,村里的小孩除了聂云就没有会认字的。

“爷爷,吃鱼!”聂云也给段南天夹了一块没有鱼刺的鱼腹肉。

正在一家人其乐融融吃饭的时候,突然村口传来阵阵惊呼声。

“流匪!流匪来袭!”

“老人小孩躲起来,大人通通拿起武器到村口**!”

“干他丫的!这些匪徒打劫过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以后别想安生!”

“……”

聂康宁和贺双迅速放下碗筷,聂康宁急道:“段老,带着小云躲起来。”

说完两人立刻去厨房拿起柴刀或者斧头走出家门。

多年来聂家村也遭遇过不少流匪,只不过聂家村只有一个出口,易守难攻,更关键的是每次遭遇劫匪全村人齐齐出动,想要攻下聂家村需要付出很大的伤亡代价,很多流匪都是知难而退。

这这也是聂家村多年来相安无事的缘故。

“爹!娘!你们要小心!”聂云担心道。

“以防万一,你们先躲起来。”聂康宁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爷爷!”聂云想拉着老者往屋里躲去。

聂云不是第一次遭遇这种情况,从他记事以来这都已经是第五回了。

轰!

这时,村口传来一声巨响,接着一股狂暴炽烈的气息从剑断崖冒出来,不一会就笼罩了全村。

下一刻,村里人顿时一热,有一种炽热难当的感觉。

“修士!”段南天目光骇然看向村口。

连载中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1. 修仙小说
  2. 万物小说
  3. 第一婿小说
  4. 无敌萌宝小说
修仙小说排行榜
新锋文学网修仙小说专题页面提供修仙小说排行榜、修仙题材的小说推荐。作为用户熟知度高、用户体验佳、无广告的小说推荐平台,我们致力于为用户提供更多免费好看的修仙小说。
网友评论
最新玄幻科幻小说
我本是将门嫡女,铮铮傲骨
我本是将门嫡女,铮铮傲骨
我本是将门嫡女,铮铮傲骨,却为了男人的口蜜腹剑导致一生惨死,众叛亲离,重来一世,外室子想认我为母?滚吧!什么东西,也敢来碍我的眼。丈夫想要挽回?男人那么多,我堂堂国公嫡女,何须委屈自己?外室嚣张至极,我一个巴掌,一出戏,教她做人,婆母忏悔?呵!晚了!既然循规蹈矩仍旧事事不愿,不如恣意妄为来过这一世。
火树银花
李无忧苏岚
李无忧苏岚
他,是帝都顶级豪门的太子爷,因母亲生他时因大出血而死,不到三岁父亲便再婚娶了同为帝都豪门继母。从小不受待见的他纨绔成性,更过分地是在酒精的麻痹下,他把同为帝都豪门的大小姐玷污了!最终锒铛入狱,而如今,是他出狱的第一天,强势回归。这一次,所有的恩仇他要一个一个地算!
权手
摆烂重生:全家只有我是炮灰
摆烂重生:全家只有我是炮灰
从小到大她都觉得自己和这个家格格不入!一朝身死,被一辆超速还酒后行驶的大货车当场撞成一摊肉泥,灵魂飘在半空三米高,看着自己这副惨不忍睹的死状。她才知道原来全家都是大主角,只有她是小炮灰。龙傲天的爸,大女主的妈,霸道总裁的哥和平平无奇的她。本想着死后上天堂就解脱,结果却意外重生回一个人拿到DNA检测报告当天......
心碎puppy
开学后,我被学姐盯上了
开学后,我被学姐盯上了
开学第一天,我被学姐的猫碰瓷了,本来想用钱补偿学姐,却不料她想要我本人来抵债!看着学姐艳若桃花的面孔,魔鬼般的身材,我只能从了她!
兔叽不吃草
人在大明当皇孙,满朝文武都怕了
人在大明当皇孙,满朝文武都怕了
朱雄英,大明嫡长孙,朱标嫡长子,以蓝玉为肱骨,以常茂为爪牙。在大明血脉最正,地位最高,继承顺序最为优先。但是,谁也没想到,朱雄英暴死,大明瞬间江河日下,同年马皇后薨,十年后朱标薨,大明只能陷入更为惨烈的皇位斗争。而若是,朱雄英没死呢?大明又该走向怎样的命运?大雪龙骑,自在极意,霸王之力....且看我一展大明风华!朱元璋:“经天纬地为文,咱大孙儿当得一个文!”朱标:“生子当如雄英!”朱棣:“愿为大侄儿鞍前马后,向北征伐!”
河套大圣爷
纳兰嫁医顾怀澈
纳兰嫁医顾怀澈
我穿书的时候,故事已经结束,男二隐居乡镇,男女主共执天下。我是书中命不久矣的路人甲,可偏偏就是这样的我,同男二成了婚。我一直知道,他爱的人是女主,我迟早会死,可成婚三年,他无微不至,甚至许我长命百岁。
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