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桑岁洛挽尘

桑岁洛挽尘

短篇言情 | 桑岁洛挽尘 | 连载中
2024-03-08 15:21:40
推荐指数:
高三那年中秋,天气已经有些凉了。恰逢江逸风的大伯和二叔来探亲,连带着我们家,二十几口人聚在他家一起吃饭庆团圆。几杯酒下肚,气氛更加热烈。那天因为人多,男人坐一桌拼酒,女人们坐在一起聊天,都很开心。说着说着也不知怎么的就把话题扯到我和江逸风的身上,大家集思广益,聊得不亦乐乎。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10章

我的心脏猛地疼了一下,甜脆的西瓜立即索然无味。

我敛住眉眼没吭声,把手里的西瓜皮扔到果盘里,默默的擦我一身的狼狈。

魏清风,你是无心的调侃还是有意的贬低我呢?

你那么好,喜欢过你的我,要怎么努力才能再喜欢上别人?

我不知道我这一生,是不是就要这样默默的守着我年少时的情怀,孤独的一个人到地老天荒。

魏清风,杀人诛心,你不要这么狠好不好?

不给我喜欢就够了,不要再夺走我一个人生活的坦然。

离我远一些吧,求你!

春节到底还是两家凑在一起过的。

我们一家三口老早就被魏叔拎到他们家,妈妈和阿姨研究年夜饭的菜谱,爸和叔叔大呼小叫的杀象棋。

窗子上贴了窗花,阳台上挂着小巧的彩灯,外头不时响起的鞭炮声,电视里播放的关于新年的各种话题,都把年味儿渲染得更加浓郁。

我无事可做,几次想回家窝在我的小屋子里,都被阿姨拉住了,要我去魏清风的房间和他一起玩儿。

我没有拒绝,也没有去,而是窝在沙发的角落里一个人刷手机。

曾经发生的事情如同座右铭一样时刻悬挂在我头顶,我不敢稍有遗忘。魏清风为此道过歉了,可我过不去自己心里那道槛。

我不知道这样的我是不是太过小心眼,我只知道,我心上始终有条长长的伤疤在流血,可能永远也不能愈合。

我一边拼命的喜欢着他,一边抵触着他的靠近,我这是怎么了?

“干吗一个人在这,像只被遗弃的小狗一样?”

手机被突然抽走,我吓了一跳。

魏清风个子高手也长,他一手拄在我旁边的沙发扶手上,一只手把我的手机举到眼前看我的手机页面。

实在闲得无聊,我刷出一部好久之前的仙侠剧在看。选择这部不是因为它多么好看,而是因为它够长,用作打发时间再合适不过。

“我看剧呢,快还给我。”我伸手去抢手机,他动作很快的把手朝后一扬,瞟了我一眼,转身大步跑了,“想要手机来我房间拿。”

我不想去他的房间,更不想追着他走。

可想起我手机里还收藏着很多他的照片,其中很多是我偷拍的,存了好久,他并不知道。被他看见少不得又会多想,只好起身过去找他讨手机。

我过去的时候,他已经坐在桌边了,一手拿着我的手机,一手勾起食指不断的曲伸,“进来,咱俩一起看。”

他开心的笑着,露出一口整齐的大白牙,眼底星光闪动。

魏清风,你喜欢的人不是我,那就不要给我错觉,让我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守着自己的一隅天地不行吗,为什么老是要来打扰我?

“我不进去了,你给我送出来。”我承认这样的我有点小矫情。

“不敢进来了?呵呵,兰月你怎么变得这么脸皮薄了呢?小时候我们都在一起睡过不知道多少次,三岁时还尿过我的床。现在倒不好意思了,真逗。”

也许他只是想要我进去才说了这些话,没什么其他的意思。

不知是不是我敏感,我总觉得他话里话外的意思是在说我小时候脸皮厚,总是粘着他。

这些话和中秋并影,我又看到他站在那里目光冷戾的讨伐着我。

我的心口开始密密麻麻的疼。

我的那些青春,那些甜甜的喜欢,不该这样被他误会和践踏。

“那时候我小,不懂男女有别,对不起。网剧你喜欢就先看着吧,我看电视也行。”我垂下眼睛,淡淡的说。

转过身我就要离开,他不满的叫住我,“喂,兰月,你不是这么玩儿不起吧,开个玩笑也不行。你们小姑娘啊,就是心思多。给你给你,像我愿意看似的。”

他扬手把手机抛给我,我忙不迭的接了,眼角余光瞥到他黑着的脸上那抹无奈。

我不觉有些头疼,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和他相处才好。

我离得他近了,他厌恶。我离得他远了,他又说我玩不起。

不论我怎么做,他总是能挑出毛病。

手机拿到手,我却再没有心思追剧,而是不断的咀嚼他刚刚说过的那句话。

你们小姑娘啊,就是心思多。

你们两个字指的是我和谁呢?他从小性格特殊,不喜欢和女孩子来往,我在他身边算是一枝独秀。那个谁不用想也知道,是花蕊。

他从不是我的,没有属于过我一天。而我付出的那些心意,只是我一个人的事情罢了。

想明白以后,我打开手机相册,把那些长年累月积累的照片一张张删除。

做这件事时,我如同给自己抽筋扒骨一样,很痛苦,很不舍,也很平静。

全部删掉就好了,以后不会再有羁绊。

快九点的时候,大哥打过来视频电话,热热闹闹的聊了好一会儿。

“小月啊,快来,你大哥有话和你说。”

我乖乖的坐在阿姨身边,手机屏幕里魏清尘安静的注视着我,眼底拢着点笑意,“小月,我一直跟着教授在外边采风,没能去接你。怎么样,在学校里还好吗?”

“挺好的。”一年多不见,大哥更添了几分成熟的味道,那双星光闪烁的眼睛里,波光潋滟。

魏清风长得已经很好,他比魏清风更胜一筹。尤其眼角的那颗泪痣,时常给我他是一只妖的错觉。

“是不是吃的不习惯,怎么瘦那么多?”

“没有呀,我还挺喜欢吃北方菜的,锅包肉最好吃了。”

可能是我的馋相取悦了大哥,他扬眉缓缓绽开个大大的笑容,带着满满的纵容,“好,三四月份我会回去,请你吃锅包肉。”

大哥的电话,让我在这个除夕夜里,多了许多欢喜。

年夜饭吃的时间有些长,结束的时候已经快夜里十一点,新年的钟声就要敲响,而我已经挺不住的靠在他家沙发上睡得昏天黑地。

爸爸喝了不少酒,妈妈搀扶着他先回去,说是一会儿过来接我。

其实在他们收拾餐桌时我已经朦胧转醒,只是一时懒怠得很,不想睁眼睛。

“清风,你看小月睡得那个香,别叫醒她,你把她抱过去得了,没几步路。”

“嗯。”

一道有些清冷的声音应了下,接着一只大手朝着我伸过来。

我混沌的头脑一下子清醒过来,那股又熟悉又陌生的气息离得我越来越近,我心下一慌,用尽洪荒之力挣脱睡意猛然起身。

只听啊的一声,我的头不知和什么撞在一起,闷闷的疼。

睁开眼,魏清风一手捂着鼻子一手指着我,眼泪汪汪的无声控诉。

原来是我的动作太过突然,他没反应过来,和我撞个正着。

我心惊肉跳的看着他那副惨样,甚是无辜。

“对不起,我睡蒙了,不是有意的。”看着那顺着他手纹淌下来的鲜艳红色,我快步跑到洗手间给他拿了条毛巾。

在他怨愤的目送下,我如芒在背的回家了。

大过年的见红,看来他明年定然会红红火火,这是我给他的新年祝福。

若干年后我才知道,就是这次碰撞,他留下了爱流鼻血的毛病。

这是我和他的漫长的十八年当中,唯一留给他的。

连载中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1. 三爷小说
  2. 溺宠小说
  3. 长公主小说
  4. 暴君小说
好看的三爷小说完本
三爷专题小说由网友提供整理,三爷小说有哪些呢?本栏目为大家呈现出好看的三爷小说推荐,提供三爷相关小说最新清爽干净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最新短篇言情小说
叶昭昭江暮
叶昭昭江暮
圈子里的人都说,我和江暮是最般配的一对。我们家境相当,相貌匹配。更重要的是,我们不是被家族利益捆绑的关系。我们16岁就在一起,是彼此的初恋。朋友们都说,我和江暮真是好命。豪门圈子最奢侈的就是真心,而我们早在16岁就把真心握在手里了。可当我准备好与江暮踏入婚姻的时候,另一个女孩出现了。
佚名
炮灰挨个重生,团宠反派女配
炮灰挨个重生,团宠反派女配
施窈穿进了一本重生团宠复仇文里,穿成了恶毒女配。——施家八代只生男丁,女主施明珠是施家第一个女孩,唯一的嫡女。施家老太爷:“宠!全家都给我使劲宠!”前世女主看上四皇子,施家把太子拉下马,扶四皇子登上皇位,谁知新皇贬妻为妃,灭施家满门,封女主的庶妹为后;今生女主看上五皇子,施家把太子和四皇子拉下马,扶五皇子登上皇位
楚诗魅
甜宠:岁岁年年,他的爱意不减
甜宠:岁岁年年,他的爱意不减
陈昼川要是知道喝酒了的谢杏会这么乖,他肯定早就灌她喝酒了。可是这个想法也就想想罢了,他才舍不得。舍不得这么对谢杏。陈昼川收拾了饭碗,谢杏觉得头脑晕乎乎的,她躺在床上休息了...
苏钱钱
月影霜满楼
月影霜满楼
小侯爷从外面带回来一个乞女。几天后,嘴巴总是红艳艳的,像是得了疼爱。在她受撩拨赴约的前一晚。我告诉她,别去,小侯爷并非善类。她斜眼看我:「小侯爷有什么不好?难道像你一样,做老侯爷的暖床丫鬟才好?」
佚名
我,小小捕快,能开山断江很合理吧
我,小小捕快,能开山断江很合理吧
激动的人群里三层外三层,把宋阳—行人围得水泄不通宋阳见状也没有喝止,在旁边小摊找了把椅子原地坐了下来他在等县衙的人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必然有人去通风报信县衙内,县令徐植正和四名巡妖捕研究着石羊河多人失踪—案比起宋阳,这新来的四人行事可要霸道多了要求徐植在县中征集熟悉水性的人手,对石羊河开展大范围打探捕捞的工作“林昭大人,这恐怕不太好吧,那些都是普通人,就算真的发现凶手,也只会白白成为对...
水煮西红柿
帝女在上:妖孽帝尊宠上瘾
帝女在上:妖孽帝尊宠上瘾
【团宠+双强+驭兽+空间+帝女传承】夜染音,21世纪令人闻风丧胆的第一佣兵“夜神”!一朝穿越,成了边境小城被唾弃的废柴!未婚夫家上门退婚?家族把她当弃子?下一瞬,她被迎回帝都,成了国公府唯一的娇小姐!从此,展露逆天天赋。使用帝女传承,炼神丹、制神器、驭神兽、摆神阵!绽放绝代风华,惊艳世人!不但手拿团宠剧本,受尽家人朋友宠爱,还被无数大佬膜拜。原家族悔不当初,未婚夫也想再续前缘。奈何疯批帝尊却为她走下神坛,将她搂进怀里狠狠威胁:“你敢接受他,我就灭世!”夜染音捧着男人妖孽绝色的脸蛋,吧唧亲了一口:“乖,我只允许你,站在我身边。”
叶芷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