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大明之崇祯拒绝上树

大明之崇祯拒绝上树

穿越重生 | 朱由检朱幼健 | 连载中
2024-02-28 09:47:01
推荐指数:
《大明之崇祯拒绝上树》的作者是江湖无水,这是一部历史小说,主角是朱由检朱幼健。这部小说从开始更新就吸引了不少读者,《大明之崇祯拒绝上树》主要讲的是:东林靠得住,皇帝上了树;武将讲奉献,皇帝勒弓弦。从业环境如此恶劣,朱由检不得不考虑怎么做好这个皇帝。说起来简单,钱袋子够鼓,刀把子够硬,做起来也不难,甭管东林党还是阉党,通通改造成种田党。...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三十,早,曙光初显,承天门外,一百骑士肃立,都是披挂整齐的。

刘若愚牵着马,眉头紧锁,能够夹死苍蝇。

离离原上谱。

先帝尸骨未寒,他就出来游猎享乐,实在是大不敬。

但是他之所以奉旨行事,是因为心有疑虑。

更换南北两大军事机构话事人,怎么看怎么像是为了掌控军权,虽说交出了京营,但是京营毕竟烂透了。

待到了御马监,才发现让清流忌惮不已的内操军也是徒有其名。

号称两万,也就千余能用的,精通骑射者三二百,再选择忠心可靠的,就带来的百余。

御马监是干嘛的?

顾名思义,就是养马的,后来由此建立了勇士营,再后来合并了二十六卫中的腾骧四卫。

就这?

跟皇帝一样离谱。

但是刘若愚怀疑,皇帝打算让他整顿御马监,毕竟他家世袭延庆卫指挥佥事,有这个能力。

聪明人还是有的。

包括阉党成员也有这个怀疑,只是皇帝本性毕露,也就打消了大家的疑虑。

皇宫里,朱由检已经穿戴整齐。

白马银甲金枪,不是一般的骚包。

“怎么样,美不美?”朱由检问道。

“英武无过于陛下。”魏忠贤回道。

真的羡慕。

九千岁到底不是真神仙,六十岁的老汉,骑马倒是没问题,几十斤的盔甲是真的穿不动。

实际上,随同左右的十来个太监都是劲装,就没有穿盔甲的,而且也没带兵器。

皇帝的装备很齐全,步弓三石,马弓一石,配破甲重箭,风筝放起来,三五十刺客都是送,所以他敢出城呢,实在是武力值很可以的。

金枪就是装饰,佩剑可以杀敌,还有弹弓,不只可以射鸟,打人就可以问问王国泰。

“上马,准备出发。”朱由检一声喝,李永贞主动跪了下去充当马凳。

虽然他缴了十万两,却知道不受待见,今日死皮赖脸地跟过来,就是为了献殷勤。

“怎么,朕还上不得马?”朱由检踹开李永贞,翻身上马。

“万岁爷神武,自然不需要奴婢的。”李永贞讪讪一笑,爬了起来。

朱由检回头看向在别人搀扶下上马的魏忠贤,说道:“贤啊,你就别去了吧,朕怕你被孙承宗干掉啊。”

可不能让小贤子出意外。

清理京营的活很多人都能干,但是追赃二百万可不就是一般人能干的,再说,清理完毕,怎么安抚勋贵?

非得人头不可。

杀小贤子毫无心理负担,杀别人可就是干掉自己心腹,以后就没人给干脏活了。

目前,小贤子要好好的。。

“万岁爷前,那老倌岂敢放肆?”魏忠贤不以为意。

那么多保镖,就算孙承宗有想法,又岂能得逞?

“不可不防,你还是别去了。”朱由检摆摆手,说道:“再说了,你上马都要人扶,万一摔下来……朕可离不得你,大明也离不得你。”

魏忠贤当即给跪了,道:“多谢万岁爷体贴,老奴实在是……”

“行了,好好办事。”朱由检轻轻一踢马腹,喝道:“出发。”

马速渐起,出了宫门。

刘若愚为首的百余骑士跪迎问安。

朱由检策马走过,又勒马回身,道:“平身,上马!”

“谢陛下。”诸兵上马。

朱由检持剑,带剑鞘捅了捅最近的骑士,发觉他端坐如山,满意地点点头,道:“都是忠勇的好汉子,今日表现好,给你们独设一营,为朕臂膀!”

“谢陛下恩赏!”诸兵齐喝,背挺的更直了。

天子亲军啊!

想当年,天子亲军二十六卫,如今多被御马监和京营吞并,只有锦衣卫依旧威风凛凛。

说不得,他们会成为下一个锦衣卫,再不济,也是天子心腹,前途大大的。

“出发!”朱由检勒转马头,狂奔出了皇城。

门口,锦衣卫大汉将军跟上,负责护驾等事宜,沿途街道已经**,一路狂奔出了城,直奔南海子。

这里已经有锦衣卫设立了临时营帐,供皇帝休息使用。

安排的很周到。

从这点上看,魏忠贤已经彻底相信了朱由检。

可以理解。

首先是太监没有篡位的可能,毕竟大家不可能跟着个没卵子的获得世代富贵。

唐末宦官那么凶,动辄弑君换帝,也没见一个没卵子的上位的。

其次,弑君肯定会引发天下叛乱,到时候就是死无葬身之地。

大明可不是晚唐,大体还是安稳的,忠义之士众多,各地军队建制完整并且听从指挥。

最后,就算成功换了个皇帝,谁又能保证比朱由检更好糊弄呢?

见皇帝进入营地,孙承宗带着晚辈们行礼,道:“陛下圣躬安。”

“朕安,平身,入内说话。”朱由检没有特别表现出对孙承宗的重视。

里面,锦衣卫一二把手田尔耕许显纯带着一帮人迎驾。

女的浓妆艳抹,男的都挂着弹弓,希望入得皇帝法眼。

“起来说话。”朱由检指着田尔耕问道:“靶场可曾备好?”

田尔耕回道:“启奏陛下,按照马步弓标准,各设了一百靶,足够使用。”

朱由检回头招呼了一声,道:“走,先让朕见识尔等本事。”

到了靶场,朱由检首先抽箭开弓,策马狂奔中撒手。

咻~

落靶。

晚上打多了枪,射箭就不准了。

再来。

咻咻咻~

全速狂奔,十中八。

“陛下威武~”

靓女们毫无矜持,大呼小叫,一副**的模样。

皇帝身后,不论是御马监勇士还是孙家晚辈,都是骇然失色。

十中八,已经是顶尖水平,足见皇帝武力超绝。

朱由检缓缓打马,一边朝美女们挥着手,回到了本阵,最终停在了孙承宗面前,问道:“朕这骑射可能上阵?”

“可为上将,斩将夺旗不在话下。”孙承宗回道。

“哈哈哈!”朱由检说道:“天气渐热,你便脱了甲胄,晚辈中有精于骑射的,皆可上前一试,表现出色者,重重有赏。”

不等孙承宗回答,朱由检又对其他人说道:“朕欲重建羽林卫,朕亲任羽林上将,现缺兵少将。

全速驰骋,骑射十中一者可为兵,按命中排序,最高者为总兵,愿入羽林者,尽可来试。”

“陛下何其不公也?”一个大汉将军叫道:“臣不擅射,然武艺精熟,膂力过人,数十人不能敌,何以不能入羽林卫?”

“此言有理。”朱由检点头,对田尔耕说道:“再设靶子,检验近战。”

正好孙承宗脱了盔甲过来,朱由检一把搂住他的肩膀,说道:“尔精于兵事,且为主考,定要替朕选的勇士出来。”

孙承宗目瞪口呆,一时不能言。

旁人以为他被皇帝的行为吓住了,也确实是被吓住了。

就几句话的功夫,朱由检在他肩膀上画了四个字:“稳辽月变”。

稳定辽东,月余或月内有变故。

孙承宗反应过来,跪下道:“臣遵旨。”

显然,皇帝有计划,荒诞不经也都是伪装。

老怀大慰。

若非场合不对,非得痛哭流涕不可。

“行了,你去督考,朕要看看儿郎们的骑射本事。”打发了孙承宗,朱由检宣布骑射考试开始。

“臣僭越!”大喝中,孙之泳打马而出。

本来为杀魏忠贤而来,结果魏忠贤没来,一肚子气没处撒,只把箭靶当奸贼。

十中三,还行。

“可领百人。”朱由检点头。

七品官呢,有编制的,御马监勇士都是心动,依次打马而出。

多是十中二三,寥寥几个十中一的,还有十几个十中四五的,最高者十中七,名张承恩,而孙承宗的孙子孙之沆同样十中七。

“好!”朱由检高声赞扬,道:“刘若愚干的不错,授锦衣卫千户。”

“谢陛下。”刘若愚谢恩。

“张承恩,孙之沆,稍后狩猎,以猎获定高下。”朱由检说道。

“臣本随祖父往辽东御敌,无心留在京营。”孙之沆说道。

“忠孝两全,甚好。”朱由检点点头,叫道:“孙承宗!”

“臣在。”孙承宗小跑过来。

须发皆白,满头大汗,朱由检视若无睹,说道:“孙之沆不错,留于羽林卫,朕给你五十万两银子带走,如何?”

“臣谢陛下。”孙承宗跪下,拉了一把孙之沆,说道:“臣孙定为陛下肝脑涂地。”

孙之沆愕然片刻,终究没敢忤逆其祖,跪下道:“陛下放心,臣定尽力博得头名。”

成为实际上的羽林卫统兵官,不说动用军队,就是自己也有很多机会暗杀魏忠贤。

“臣亦当竭尽全力,必不教陛下失望。”张承恩没那么多心思,只是想一步登天。

朱由检龙颜大悦,挥手道:“来啊,上马,准备狩猎。”

田尔耕得令,立刻放出猎物,一时间,羊、鹿、兔子、獐遍地跑。

“狩猎,收获者有赏!”朱由检一声大喝,策马而出。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

皇帝出手,十中六七。

到底是活物,比死靶子难,而且常常一箭射不死,需要补箭。

这才是常态。

战场上披甲戴盔,弓箭威力被极大的削弱,比如杨再兴血战小商桥,死后骨灰里得箭镞两升。

不知不觉,诸人散开,朱由检身边只有两个小太监王永庆和张永新陪伴。

他俩是捡猎物的,毫无战斗力。

咻~

一箭射翻一只兔子,王永庆刚上前,忽然一声“吼~”,一只斑斓猛虎窜了出来。

王永庆吓瘫在地,当场就尿了,张永新惊呼:“护驾~”

朱由检下意识地勒马,却不想坐骑被吓得动弹不得。

“草~果真是温室里的马~”怒骂一声,朱由检摘了弓箭下马,正对老虎,缓缓后退。

“魏忠贤弑君?”朱由检脑海里闪过这个念头,随即摇头,驱逐杂念。

吼~

猛虎低吼着,逼向王永庆。

“陛下速走,陛下速走……”张永新战战兢兢。

皇帝猎场都是搜查过的,甚至猎物都是饲养的,就不应该有猛兽。

所以朱由检信马由缰,以致猛虎出现时无人护驾。

“不行,王永庆随朕几年,岂可弃而不顾?”朱由检止步,拉弓瞄准。

许是觉得危险,老虎转向朱由检。

“畜牲,受死!”怒喝着给自己壮胆,朱由检撒手。

咻~

羽箭落空。

太紧张了。

抽箭,开弓,猛虎已经奔近,来不及瞄准,撒手。

吼~

正中前腿,猛虎发出惊天动地的惨叫,跌倒在地。

朱由检大喜,立刻抽箭,只是那虎发了凶性,翻身而起,两步奔近扑了过来。

仓促撒手,再次落空,虎口近在咫尺,腥臭可闻。

心慌意乱,手脚冰凉,眼看就要虎口加身,只见一个黑影飞来,把老虎撞飞了出去。

来人落地滚了两圈,猛地扑在老虎身上,老虎扭头,一口咬住手腕,幸好护臂给力,未曾咬穿,那人就势抓住虎舌,猛地一扯。

刺啦~

朱由检似乎听到了声音,随即就是老虎的惨叫。

那人扔掉虎舌,抡起拳头,对着虎头猛砸。

“护驾~护驾~”

呼喝中,大队人马涌来,一部围着朱由检,一部冲到老虎近前,刀枪齐下。

“臣失职,惊扰圣驾,罪该万死。”田尔耕许显纯跪倒在地,感觉胯下凉凉。

吓尿了。

朱由检真有个三长两短,即便他们是魏忠贤亲儿子也得陪葬。

“无妨。”朱由检推开护卫,走到虎尸前,扶起护驾那人。

正是抱怨皇帝偏心的家伙,个头不高,膀大腰圆,面相凶恶。

朱由检看他手背被虎牙划破,伤口见骨,便取下汗巾捂上。

“臣谢陛下……”

刚要跪,朱由检拉住,道:“来人,传太医,务必保证朕的勇士安然无恙,但有差错,严惩不贷。”

“多谢陛下,臣无碍。”那人说道。

“姓甚名谁,任何职位?”朱由检问道。

“臣董大力,锦衣卫力士。”那人回道。

“好,却不想银样蜡头枪的大汉将军却有如此勇士,得你一人,胜猎十次!”朱由检大喜过望,张口就来:“授昭勇将军,锦衣卫都指挥佥事,羽林卫参将,管猛虎营,挑有勇力者入营,额定五百。”

“臣谢陛下。”董大力当场给跪了。

从无品级一下子跳到三品,这驾救的,值!

已经傍晚,朱由检说道:“查一查这畜牲来历,若为野生便作罢。诸军清点猎获,回城论赏。”

朱由检回身,却发现坐骑依旧瑟瑟发抖,生气地踢了一脚,喝道:“涂文辅糊弄朕,革职,遣凤阳守陵,刘若愚,你掌御马监,管不好一个下场!”

没人敢吭声。

出了这么大事故,总要有人负责的,皇帝坐骑见虎瘫痪,难道不用背锅嘛?

但是也有胆大的,趁机邀请皇帝坐车。

马有很多,驾车的美女就一个,朱由检眼睛一亮,果断上车。

这趟不亏。

受了惊吓,却建了羽林,虽说只是个空架子,却也有了一二百可用之兵。

否则捉拿魏忠贤时,一声令下却无人响应,那得多尴尬?

最重要的是,名正言顺拿下了御马监,魏忠贤不满也不敢说,否则就是锦衣卫一二把手换人。

总要有人背锅的。

如今,就等老魏清理干净京营,然后把他干掉。

当面你是心头好,背后就出冰冷刀,嗯,这才是会做皇帝的,绝对没毛病。

…………

亲们,速度投资

连载中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1. 大明小说
  2. 名门盛宠小说
  3. 双面娇妻小说
  4. 神豪小说
免费大明小说推荐
新锋文学网提供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大明小说阅读专题,本栏目收录了当前最好看的大明小说,免费提供高质量大明小说排行榜,是广大大明小说爱好者必备的小说阅读平台。
网友评论
最新穿越重生小说
皇后别乱来,我只是个替身
皇后别乱来,我只是个替身
一朝穿越,成了皇帝的替身!看着病恹恹的狗皇帝,再看看后宫中个个胸大腰细,貌似天仙的后妃们...做什么替身!老子要当真皇帝!
佚名
分手后他后悔了
分手后他后悔了
我的男朋友是当红顶流,全网都在磕他和另一个小花的CP。面对我的生气委屈,他很不耐烦,说那只是捆绑炒作,让我别不懂事。后来,我也开始和别人炒CP,他急了。我轻飘飘道:“只是剧宣,别不懂事。”
大姐姐莫莫
重生不嫁姐夫
重生不嫁姐夫
姐姐去世后,成了所有人永恒的白月光。为了照顾她的孩子,爸妈让我嫁给姐夫。「自家姐妹,肯定不会亏待他们。」可我掏心掏肺,用尽全力换不来满意。我成了所有人的仇敌。
佚名
穿成假千金,爱情从被逼下乡开始
穿成假千金,爱情从被逼下乡开始
这一世选择了一个千金小姐的身份。千金倒是个千金,就是为什么是个假的?半个月前真千金上门,前往便成了家里的小透明。开局被父母逼着下乡当知青。只是下个乡还找到亲生父母了?村中大佬竟全是我的滴,爽歪歪!
最初的心
温孟宁邵祁晓
温孟宁邵祁晓
这一夜,我辗转难眠。恐怕没有女人能平静地接受“老公可能出轨了”这件事。未料,我牵挂在心头的事,很快有了后续。...
乔恩熙
一步错,步步错,他们终究有缘无份
一步错,步步错,他们终究有缘无份
苏月汐死了。死在京城九宫道观的天师府。死在她的夫君齐璟琛和别的女人孩子降生那日。大雪纷飞,寒风凛凛。她终是白了青丝,身陨成灰。而齐璟琛得知她的死讯,砸了牌位,疯了一世。
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