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小哑巴故意被读心声后杀疯了

小哑巴故意被读心声后杀疯了

现代言情 | 元净江怀柔 | 连载中
2024-01-23 17:25:34
推荐指数:
影后穿书,穿成一个早夭且不受宠的哑巴公主。但幸好,她有个控制自己心声的能力。于是乎——面对长年欺负原主的孙姑姑,小哑巴假装溺水。【母后,我才不是什么失足落水,都是孙姑姑推我下去的。】皇后:“什么?”第二天,孙姑姑的尸体出现在御花园里。面对情窦初开的大皇姐,小哑巴长叹一声。【这渣男要给你下...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负责调查的宫人说,前夜下了些小雨,而地上正好有几块大石头,想来是走路时不慎滑倒,头磕在石角锐利处所致。

皇后身为后宫之主,不但迅速查清事情的真相,还帮她安置了身后事,给她家人进行妥善安置和贴补,以慰他们心中的伤痛。

皇帝听闻这件事,难得地夸了皇后一句办事得当,并破天荒过来看了她一眼。

但当时元净在外面玩,硬生生错过了。

容妃听闻自己安插在皇后身边的人因滑倒摔死,气得把桌上的茶盏全都掀到地上。

热水和碎片溅到自己的脚踝,又疼得她吱哇乱跳。

“娘娘没事吧。”

清莲扶着她坐下,命人赶紧把地上的东西清理了,免得伤到她。

“摔个跤还能摔死,本宫才不信。”

容妃娇艳的脸上难得出现一抹紧张:“清莲,你说会不会是皇后察觉了什么?”

“不会的,她这么多年都没发现,现在更不可能发现。”

“真的吗?”容妃刚放下去的心突然又咯噔一下,“不,听说前两天那个小哑巴落了水,万一是孙惜末做的,没准真能被查出来!”

“怎么会呢,我们派人去长平宫打听过,大家都说是小公主自己没站稳掉下去的。”清莲道,“娘娘是吩咐孙姑姑见机行事不假,但她也不至于如此愚蠢,连个小孩也对付不了。依奴婢看,此事只是个意外而已,娘娘实在多虑了。”

“真的吗,真是本宫想多了吗?”容妃美目看着她,难得地流露出这副没有安全感的模样。

清莲生怕她再发怒,只好拼了命找着理由:“当然了,皇后若真发现了孙姑姑是咱们的人,怎么可能还如此淡定?”

“也是,她向来宝贝自己的孩子,上次为着二殿下禁足的事,居然能在陛下殿外跪上整整一夜。”

这样视子女如命的人,不可能一点反应都没有。

容妃摸了摸自己光洁的脸,得意道:“不过幸好,陛下最疼的还是本宫,就算那个女人跪了一个晚上,陛下还是把二皇子给禁足了。”

“那当然,娘娘容颜无双,整个后宫加起来也不及您一人光彩夺目,皇上自然最喜欢娘娘。”清莲忙道。

“陛下不光要最喜欢本宫,连本宫生的大殿下和大公主,也必须是他最喜欢的孩子。”

容妃走到梳妆镜前,仔细给自己上着脂粉。

“那哑巴是嫡公主又怎样,只要她永远都说不出话,日后议亲时本宫的桐儿便不会再有威胁。”

女儿不比男子,还能靠着自己拼上一拼,若是嫁得不好,那便是误了一生的大事。

“肯定会的,大殿下和大公主是龙凤胎,又是陛下的长子和长女,地位岂是旁人能比得上的?”

清莲继续捧道:“且不说那六公主已经是个哑巴了,就算她能说话,论才华,论容貌,又有哪点比得过我们大公主?”

“说的也是,我的桐儿三岁便能吟诗,而那哑巴到现在还写不出一个字,哪能比得上她一根手指头啊?”

只要以后除了这个哑巴,论嫡论长她的女儿都是长女,地位再无人能及。

容妃说着说着便底放宽了心,将此事抛到脑后,吩咐人给她煮养颜汤去了。

.

元净身边的宫人们都被关了起来拷问,江怀柔暂时还找不到好用的人,每日只让知秋跟着。

“秋姐姐,你去伺候我母后吧,不用跟着我了。”她打着手语道。

为了方便照顾元净,公主殿里大部分宫人都需要修手语。

也正因为这样,很多人都不愿意到公主殿伺候,哪怕皇后私下会多给一点贴补,下人们在对待小公主的事情上还是会敷衍了事。

但经过落水这一遭,元净明显受重视不少,不仅身上的的衣服更华丽更暖和,连那乱糟糟的头发都顺滑起来。

发髻上插着精致的发饰和小花朵,显得她又漂亮又灵动。

哪怕是远远地瞧上一眼,便让人忍不住想抱起来亲一口。

“娘娘身边还有其他人照料,奴婢得跟着小公主才能放心啊。”

知秋笑眯眯的,看起来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怀中时刻揣着一把糖果,以免小公主闹起脾气来不好哄。

可这半日下来,小公主分明乖得很,只是自己在那堆木头,追蝴蝶,完全没有给任何人惹事。

这可比二皇子年幼时省心多了。

“秋姐姐,母后为什么不来看净儿,可是身子不舒服吗?”

元净玩了会儿,突然抬起头问道。

知秋心中划过一道暖流。

难怪这小家伙从方才便拧着眉头,原来是在担心皇后娘娘的身体啊。

果然是孝顺的孩子,没白疼她!

“娘娘忙着管理后宫的事,有些脱不开身,所以未能过来。”

她伸手摸了摸对方圆滚滚的脑袋,以作安抚。

“小公主不必担心,晚些就能见到娘娘了。”

“好呀。”元净又自己玩了半炷香,然后打了个小小的哈欠,“秋姐姐,我困了。”

“那奴婢陪公主回去吧。”

知秋牵着元净的手回到寝殿,替她脱了斗篷和外袍,哄她熟睡才离开。

脚步声刚消失在门外,元净便睁开眼,悄悄走到门前听了一会。

知秋应该是去找母后汇报情况了,外面没人。

好机会。

元净故意没穿衣服和鞋,只披了个斗篷出门,靠着矮小的优势躲进视觉盲区和树丛里,来到长平宫里一处偏僻的宫女院。

她们白天要干活,晚上才会回来睡,所以此时并没有人在。

元净进去后到处翻了翻,找到不少原主被偷走的首饰和珍宝玩意。

这些吸血的下人,果然没有一个是无辜的。

她看了之后并不着急拿走,而是放回原位,然后燃起蜡烛,一点点把她们的被子点着。

火烧了起来。

先是宫女们的床被,再是衣服布巾,再烧到桌椅。

这屋里杂物多,很多东西都是可燃物。

元净退了出去,找到一个地方躲好,眼看着火势越来越大,不多时便惊动了人。

“走水啦——”

太监宫女们奔走相告,纷纷拿起木桶开始打水,一桶一桶地泼进着火的宫女院里。

宫女们身份卑微,人多屋子小,东西杂物堆的也多,火势很快便大了起来,一时半会根本扑不灭。

不过这里地处偏僻,且远离主子住的地方,倒也不用担心会波及到她的母后。

黑烟四起,火光冲天,不多时便惊动了整个皇宫。

一波又一波的人手都赶过来灭火,吵吵嚷嚷,整个皇宫乱作一锅粥。

“小公主!”

知秋带着江怀柔身边好几个得力的宫女一路找了过来,抓着人便问:“有没有看到小公主?”

“没……没看见。”

“还不快帮着一起找!”

知秋根本没敢离开多久,只是去解决内急,哪知回来时人竟不在房里了。

关键她鞋子和外袍还在,能去哪里呢?

她在周围找了许久,听到的却是宫女院走水的消息,赶紧汇报给了皇后,并带着人到处找着。

元净仔细留意周边的动静,很好,已经差不多了。

她把头发抓乱了些,然后小脸一抹,就变成一张灰扑扑要哭不哭的表情。

可怜的小团子就这么从角落里走出来,眼睛里泪光闪闪,像是受了滔天的委屈。

“小公主,您怎么在这啊?”

知秋赶紧上前检查她的身体,确认无事后才放下半颗心:“你们快去通知皇后娘娘,小公主已经找到了,让娘娘放心。”

“是。”

知秋望着她脏兮兮的小脸蛋,忍不住泛起心疼之情,将她抱了起来。

“吓坏了吧?”

她轻轻拍着小公主的后背:“不怕不怕,奴婢带您回皇后娘娘那,啊?”

小公主点点头,把脑袋埋进她的怀里。

折腾了小半个时辰后,这火终于弱了下去。

虽然整个宫女院都烧得黑漆漆不成样子,但因最终扑灭及时,倒也不至于只剩断梁破柱。

连载中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1. 哑巴小说
  2. 废少小说
  3. 随身空间小说
  4. 国民影后小说
哑巴小说有哪些
为您推荐最新最好看的哑巴小说,您可以方便的进行哑巴小说免费在线阅读。看哑巴小说,就上。
网友评论
最新现代言情小说
我本是将门嫡女,铮铮傲骨
我本是将门嫡女,铮铮傲骨
我本是将门嫡女,铮铮傲骨,却为了男人的口蜜腹剑导致一生惨死,众叛亲离,重来一世,外室子想认我为母?滚吧!什么东西,也敢来碍我的眼。丈夫想要挽回?男人那么多,我堂堂国公嫡女,何须委屈自己?外室嚣张至极,我一个巴掌,一出戏,教她做人,婆母忏悔?呵!晚了!既然循规蹈矩仍旧事事不愿,不如恣意妄为来过这一世。
火树银花
李无忧苏岚
李无忧苏岚
他,是帝都顶级豪门的太子爷,因母亲生他时因大出血而死,不到三岁父亲便再婚娶了同为帝都豪门继母。从小不受待见的他纨绔成性,更过分地是在酒精的麻痹下,他把同为帝都豪门的大小姐玷污了!最终锒铛入狱,而如今,是他出狱的第一天,强势回归。这一次,所有的恩仇他要一个一个地算!
权手
摆烂重生:全家只有我是炮灰
摆烂重生:全家只有我是炮灰
从小到大她都觉得自己和这个家格格不入!一朝身死,被一辆超速还酒后行驶的大货车当场撞成一摊肉泥,灵魂飘在半空三米高,看着自己这副惨不忍睹的死状。她才知道原来全家都是大主角,只有她是小炮灰。龙傲天的爸,大女主的妈,霸道总裁的哥和平平无奇的她。本想着死后上天堂就解脱,结果却意外重生回一个人拿到DNA检测报告当天......
心碎puppy
开学后,我被学姐盯上了
开学后,我被学姐盯上了
开学第一天,我被学姐的猫碰瓷了,本来想用钱补偿学姐,却不料她想要我本人来抵债!看着学姐艳若桃花的面孔,魔鬼般的身材,我只能从了她!
兔叽不吃草
人在大明当皇孙,满朝文武都怕了
人在大明当皇孙,满朝文武都怕了
朱雄英,大明嫡长孙,朱标嫡长子,以蓝玉为肱骨,以常茂为爪牙。在大明血脉最正,地位最高,继承顺序最为优先。但是,谁也没想到,朱雄英暴死,大明瞬间江河日下,同年马皇后薨,十年后朱标薨,大明只能陷入更为惨烈的皇位斗争。而若是,朱雄英没死呢?大明又该走向怎样的命运?大雪龙骑,自在极意,霸王之力....且看我一展大明风华!朱元璋:“经天纬地为文,咱大孙儿当得一个文!”朱标:“生子当如雄英!”朱棣:“愿为大侄儿鞍前马后,向北征伐!”
河套大圣爷
纳兰嫁医顾怀澈
纳兰嫁医顾怀澈
我穿书的时候,故事已经结束,男二隐居乡镇,男女主共执天下。我是书中命不久矣的路人甲,可偏偏就是这样的我,同男二成了婚。我一直知道,他爱的人是女主,我迟早会死,可成婚三年,他无微不至,甚至许我长命百岁。
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