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星河滚烫

星河滚烫

现代言情 | 尹晚沈清铭 | 已完结
2024-01-12 10:44:15
推荐指数:
我叫兰月,他叫魏清风。还在娘胎时,长辈就给我们俩订了娃娃亲。我懂事起就知道,自己是魏清风未来的老婆。于是,我把他当作我的神明,用尽所有的力气听他的话、对他好。可那一年,他牵着另一位女孩来到我身边,他看着女孩的目光又柔又甜,他说,“这是我女朋友,叫她嫂子。”我说:“好。”后来......魏清风说,“小月,你一直单着,小蕊她很没有安全感。”我便和他哥谈起了恋爱。本以为他哥清心寡欲,却不想在一起后,他开始撩我。我跑-他追,我气-他哄,我骂-他笑,我饿-他喂,我冷-他抱......我跟他说,“魏清尘,你能不能离我远点,热死了。”他把我控在怀里,笑得像个妖孽,“宝宝乖,再给我亲一口。”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1章

高三那年中秋,天气已经有些凉了。

恰逢魏清风的大伯和二叔来探亲,连带着我们家,二十几口人聚在他家一起吃饭庆团圆。

几杯酒下肚,气氛更加热烈。

那天因为人多,男人坐一桌拼酒,女人们坐在一起聊天,都很开心。

说着说着也不知怎么的就把话题扯到我和魏清风的身上,大家集思广益,聊得不亦乐乎。

这种情况几乎每次聚餐都会发生,刚开始说时确实有些不好意思,奈不住次次说啊,我也就练得百毒不侵。

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反正谁我也管不了。

魏阿姨一边剥虾壳一边说,“一晃啊孩子都这么大了,明年高考完就离开我们,想想日子过得真是够快。”

“可不是呗,这要是考个近点的学校还行,考得太远,小月身边没人照顾,她又是那没长心的性格,我真是不放心。”

“这还不简单吗,让小月和清风以后考同一所大学不就得了,你还怕清风照顾不好小月啊。”

简单的几句话,两位妈妈给我订好了大学志愿。没有人征求我的意见,尽管我在场,却被忽略得可以。

魏叔有两个儿子,长子魏清尘二十四岁,在林大国画专业读研,一年也回不来一次,我一直叫他大哥。

小儿子魏清风,比我大一岁。我和他从小一起长大,自我感觉和他之间的感情很不错。

从我会走路开始,就是他的小尾巴;从我会说话开始,清风两个字出现在我口中的频率远远高过其它;从我对感情有了懵懂的认识开始,他就像一粒种子,在我心里生根发芽,长成一棵参天大树。

我喜欢他,深深的喜欢。

关于和他读同一所大学的事,之前还真的没有认真考虑过。我从小学习国画,只要专业对口,哪所学校都行,两位母上高兴就好。

至于我对他的感情,古诗说得好啊,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我承认我喜欢他,喜欢到几次在想他的夜里发誓,此生兰月是要嫁给魏清风的,喜欢到我一直觉得他会是我的一生一世。

我坐在魏阿姨身边,魏清风在男人那一桌,和我背靠着背,自然能把这边的谈话听得一清二楚。

我偷偷瞧了他几眼,他一直沉着脸,不太高兴的样子。

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这样,也没太放在心上,毕竟他其实一直都不太爱笑,淡漠是他的常态。

“所谓先成家、后立业,等他们大学毕了业,一起选个合适的城市定下来,我出钱买房子,抓紧把婚结了,完了也好专心搞事业。要是先有孩子,咱俩就过去一起带。”

“阿姨,别乱说。”我到底只是个十八岁的小女孩,听着两位妈妈都谈到生孩子上去了,羞得恨不能找个缝钻进去。

阿姨把刚剥出来的虾肉放在我碗里,嗔怪的拍了一下我的脸蛋,“羞什么,这不早晚的事儿吗。”

“这么说的话,我得抓紧准备嫁妆了是吧。哎哟,这一说我怎么觉着事情就在眼巴前儿呢,还真得张罗起来了。”妈妈听风就是雨,要不是顾着眼前人多,很可能推开饭碗就回家去看存款,然后和我爸商量房屋装修成什么风格,哪款车子更适合我开。

妈妈是南方人,却有着北方女汉子的做派,行事爽利,为人豁达。

那桌的大伯顶着张红通通的脸爽朗的大笑着接口,“可不正是这话,咱们呐,都让孩子给撵老了。那什么,问荷是吧,俩孩子啥时候办事可别忘了喊上我们哈,一起好好热闹热闹。”

“那是,忘了谁也忘不您啊。您可是清风的亲伯伯,那是要坐上席的呢。”

话题很快由报考哪所大学转换为婚礼上的分工和合作,好像明天就是婚礼一样,在座的都积极踊跃参与,连没有膝盖高的小孩子都吵着要做花童,一个个热情得不得了。

对于她们这些天马行空般的聊天,我早就领教若干次,反驳不了也制止不了,索性当没听着就完了。所以,尽管大家讨论得热火朝天,我却只专心对付碗里堆尖儿的大虾仁儿。

在我心里,喜欢魏清风是一回事儿,但结婚什么的都很遥远,现在就讨论还为时过早。再者说,我们的婚礼总要我们自己做回主吧,不能什么事儿都被包办对不对,我也得有人权。

那个要嫁就嫁魏清风的念头不是说着玩儿的,我和他的婚礼,一定要可着我和他的心思来筹备才最好。

然而,这只是我一个人的想法。

那时的我还小,从来没想过,其实爱情是两个人的事,要不怎么叫两情相悦呢。

当我明白的时候,已经为情所伤,那颗年少时真诚的心上伤口纵横、鲜血淋漓。

那天的魏清风很出乎我的意料,可以说令我极为震惊。

他用他的伤和血逼着我放弃对他的喜欢。

正在吃饭的他毫无预兆的猛然起身,用力过猛,椅子腿在地上滑了长长的一条后咣的一声倒在地上,声音难听得碜牙。

我本来吃得专心,被他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下意识的转过头去看他,嘴里还含着半截虾肉。

那样的魏清风我从没见到过。

他怒容满面的站着,瘦高的身躯微微发抖,眼睛里喷着愤怒的火焰,一副受了天大的委屈气得不行的样子。

“都是你,整天跟着我,说也不行,骂也不行,赖皮赖脸。我告诉你以后你离我远点,不许再跟着我。”

我怎么也想不到他会说出这句话,傻傻的愣住了,半截虾肉掉在地上,无声无息,浑身的血液刹时涌到头部,耳朵里嗡嗡的响,脸像着火了一样烫。

他这话说得很重,与当众指责我是一只不要脸的舔狗没什么分别。

眼泪猛地涌上来,喉咙好像被什么哽住,噎得生疼。

清风,我做错什么了,要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羞辱我?我不过是喜欢你,想要和你在一起,难道喜欢你是我的罪吗?还是说,被我喜欢,于你来说,其实是令你厌恶不已的耻辱?

你可以不喜欢我,可以不想理我,那你应该在合适的时机和我说清楚,而不是一边纵容着我的自以为是,又一边把我说得像条赖狗一样一文不值。

我真的没有那么赖皮赖脸,只是喜欢你而已。

清风,你这是你用的方式逼着我放弃对你的喜欢吗?你好残忍!

已完结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1. 星河小说
  2. 下堂妾小说
  3. 死对头小说
  4. 千金归来小说
有什么好看的星河小说
星河专题小说由网友提供整理,星河小说有哪些呢?本栏目为大家呈现出好看的星河小说推荐,提供星河相关小说最新清爽干净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最新现代言情小说
叶昭昭江暮
叶昭昭江暮
圈子里的人都说,我和江暮是最般配的一对。我们家境相当,相貌匹配。更重要的是,我们不是被家族利益捆绑的关系。我们16岁就在一起,是彼此的初恋。朋友们都说,我和江暮真是好命。豪门圈子最奢侈的就是真心,而我们早在16岁就把真心握在手里了。可当我准备好与江暮踏入婚姻的时候,另一个女孩出现了。
佚名
炮灰挨个重生,团宠反派女配
炮灰挨个重生,团宠反派女配
施窈穿进了一本重生团宠复仇文里,穿成了恶毒女配。——施家八代只生男丁,女主施明珠是施家第一个女孩,唯一的嫡女。施家老太爷:“宠!全家都给我使劲宠!”前世女主看上四皇子,施家把太子拉下马,扶四皇子登上皇位,谁知新皇贬妻为妃,灭施家满门,封女主的庶妹为后;今生女主看上五皇子,施家把太子和四皇子拉下马,扶五皇子登上皇位
楚诗魅
甜宠:岁岁年年,他的爱意不减
甜宠:岁岁年年,他的爱意不减
陈昼川要是知道喝酒了的谢杏会这么乖,他肯定早就灌她喝酒了。可是这个想法也就想想罢了,他才舍不得。舍不得这么对谢杏。陈昼川收拾了饭碗,谢杏觉得头脑晕乎乎的,她躺在床上休息了...
苏钱钱
月影霜满楼
月影霜满楼
小侯爷从外面带回来一个乞女。几天后,嘴巴总是红艳艳的,像是得了疼爱。在她受撩拨赴约的前一晚。我告诉她,别去,小侯爷并非善类。她斜眼看我:「小侯爷有什么不好?难道像你一样,做老侯爷的暖床丫鬟才好?」
佚名
我,小小捕快,能开山断江很合理吧
我,小小捕快,能开山断江很合理吧
激动的人群里三层外三层,把宋阳—行人围得水泄不通宋阳见状也没有喝止,在旁边小摊找了把椅子原地坐了下来他在等县衙的人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必然有人去通风报信县衙内,县令徐植正和四名巡妖捕研究着石羊河多人失踪—案比起宋阳,这新来的四人行事可要霸道多了要求徐植在县中征集熟悉水性的人手,对石羊河开展大范围打探捕捞的工作“林昭大人,这恐怕不太好吧,那些都是普通人,就算真的发现凶手,也只会白白成为对...
水煮西红柿
帝女在上:妖孽帝尊宠上瘾
帝女在上:妖孽帝尊宠上瘾
【团宠+双强+驭兽+空间+帝女传承】夜染音,21世纪令人闻风丧胆的第一佣兵“夜神”!一朝穿越,成了边境小城被唾弃的废柴!未婚夫家上门退婚?家族把她当弃子?下一瞬,她被迎回帝都,成了国公府唯一的娇小姐!从此,展露逆天天赋。使用帝女传承,炼神丹、制神器、驭神兽、摆神阵!绽放绝代风华,惊艳世人!不但手拿团宠剧本,受尽家人朋友宠爱,还被无数大佬膜拜。原家族悔不当初,未婚夫也想再续前缘。奈何疯批帝尊却为她走下神坛,将她搂进怀里狠狠威胁:“你敢接受他,我就灭世!”夜染音捧着男人妖孽绝色的脸蛋,吧唧亲了一口:“乖,我只允许你,站在我身边。”
叶芷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