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老婆出轨后我回家继承家业

老婆出轨后我回家继承家业

都市生活 | 沈南苏妙妙 | 已完结
2023-12-09 15:22:54
推荐指数:
儿子生病的时候,我的妻子正在家中和别的男人乱来。被我撞破后,她联合对方把我打得头破血流。还威胁让我净身出户。为了争夺儿子的抚养权,我选择净身出户。却意外听到儿子说:“等把房子弄到手以后,再让他供我读书考大学。”“等将来我长大了再让他给我买房娶媳妇。”“等他老了不中用了,再把他踹开。”后来我把她们踹的远远的,她又跪下求我。不好意思,我这人向来有仇必报!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回家继承家业虐渣

我一脚踹开房门冲进去,把手里的保温桶狠狠的砸出去。

烫的他们直跳脚,我冲上去劈头盖脸给了儿子两巴掌。

“沈阳阳你对得起老子吗?”

他被我打蒙了,下一秒嗷嗷大叫蹦起来就想踹我,我直接抓住他的腿又是几巴掌。

“沈南**敢打老子的儿子,我弄死你。”

我跟李天扭打在一块,苏妙妙又想故技重施,在她扑上来的瞬间我一脚把她踹开。

愤怒可以激发一个人无穷的潜力。

苏妙妙被我踹得半天爬不起来,李天被我打的不停求饶。

最后我被闯进来的护士和医生拉开。

我们被带进警察局。

他们一家三口颠倒黑白哭哭戚戚。

我只问一句:“沈阳阳你老实告诉我,你把我当过你爸吗?”

他把头一扭轻蔑鄙夷的看着我,小小的嘴巴里全是污言秽语。

“你才不是我爸,我要是有你这么没本事的爸爸我早就一头撞死了。”

这一刻,我终于知道。

有些人天生就是坏种,这是基因里带的。

而我错在不该妄想试图改变一个天生就坏的人。

“行了不管怎么样主动打人都不对,更何况还是对着一个孩子动手。把字签了叫人来接你们。”

警察拍了一下桌子,对我带着明显的针对。

我没说话拿出手机拨通了许久未曾联系的号码。

“哥你有时间的话就过来一趟吧。”

我电话还没挂苏妙妙就挖苦起来:“呦原来你真的有家人啊?”

“你那七八年没联系的死人哥哥会来接你吗?沈南你就老老实实的在局子里待半个月吧。”

我同情的看着她,她永远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

十五分钟后,10辆豪车停在警局门口。

多年未见的哥哥进来,他看着我:

“越活越回去了,我们沈家的人受了欺负都不知道还回去?”

我低头。

大哥将视线对准苏妙妙,对方还在挖苦讽刺我:

“沈南你从哪找来的演员啊,这得不少钱吧,你付得起吗?”

当年为了和她在一起我跟父母翻脸,偷了户口本娶了苏妙妙。

这八年我更是堵着一口气没联系过家里,对苏妙妙也是绝口不提家里的事情。

她一度以为我是孤儿。

大哥一个眼神一旁的保镖就控制住苏妙妙,直接给了她两巴掌。

李天冲了上来三秒钟不到就被保镖压在地上。

“警察!我要报警!”李天大喊。

只可惜没人搭理他。

见保镖还要继续我连忙出声阻止:“等等,我自己来。”

新仇旧恨我直接把李天打成猪头,跪地求饶。

出了气后我跟着大哥出了警局。

沈阳阳跟了上来:“爸爸你真的是有钱人吗?”

我低头面无表情:“别乱攀关系,我可不是你爸。”

下一秒他扑过来抱住我的腿嗷嗷大哭:“爸爸我错了,爸爸别不要我。”

毕竟是个七岁的孩子,又是在大马路上。

他一哭引来了不少人看热闹,我下意识就要甩开他。

他把我的腿抱的更紧一直哭着喊爸爸。

苏妙妙也跟了出来,在看到一溜烟的豪车后眼里全是贪婪。

她期期艾艾的看着我:“阿南...”

我冷笑:“别叫这么亲热,我们离婚了。”

“我还没签字!”

苏妙妙大叫。突然眼睛一亮。

“阿南我们还没离婚,你那么爱我一定舍不得我难过对不对?我们回家吧,我们一家三口好好过日子...”

我打断她的话:“谁跟你是一家三口?苏妙妙你不会忘了自己对我做过什么了吧?”

她脸色苍白,一旁的李天觉得自己被落了面子,上去拉她:“跟我回去。”

却被她直接甩了一巴掌,“滚开!我不认识你。”

苏妙妙拉着我急切的解释:“都是李天的主意,我是被逼的。沈南你要相信我。”

我甩开她的手:“你跟他上床也是他逼你的?”

她连忙胡乱点头,我冷笑:“那你去报警吧,正好都在警局门口呢。”

她白着脸楞在原地。

李天刚才在里面吃了亏,正一肚子火呢,这会儿听了她恬不知耻的话直接就炸了。

啪啪两巴掌就往苏妙妙脸上招呼:“臭娘们!让你打老子,让你胡说八道。”

看着他们狗咬狗的样子,我掰开沈阳阳抱着我的大腿的胳膊。

“爸爸!”

“你的爸爸在那呢,别认错了。”

...

我的事情家里人没多问,其实也没什么好问的。

虽然多年不联系,但是我知道我的一切他们都了如指掌。

在家里的帮助下我跟苏妙妙很快离婚,她净身出户。

但是我们都低估了苏妙妙的难缠能力。

她直接当起了老赖。

还不知道从哪找到我家别墅的位置,天天过来蹲点,到处宣扬我抛妻弃子。

我自己可以不在乎,但不能不顾父母的脸面。

我主动约苏妙妙在我们曾经居住的地方见面。

这天我一进小区,就有人对着我吐口水。

“呸,陈世美!”

“王阿姨...”

“你别叫我,我可承受不起。”

这时苏妙妙下来了,她热情的攀附上我的胳膊。

我默默的与她保持距离,她红了眼眶。

骂声更大,还夹杂着安慰声。

“妮子别难过,这种男人不要也罢。”

我突然觉得实在没必要对她留脸面了。

“苏妙妙要不你给王阿姨说说我是什么样的男人?”

苏妙妙脸色一怔,而后心虚的移开视线:“王阿姨您先去忙吧,我们的事情我自己处理,不麻烦您费心了。”

“别啊,正好我也想让大家评评理。”

见我理直气壮王阿姨义愤填膺:“妮子你别怕,有阿姨在他不敢动手。”

苏妙妙满脸慌张。

我嗤笑。

静静的看着围观群众越来越多,直接打了一个电话。

十分钟后我的要的东西都齐全了。

我拿着喇叭:“今天就让大家看看到底谁才是陈世美,谁不要脸。”

当着众人的面我把苏妙妙和李天这些年在酒店开房的视频全都放了出来。

这其中也包括了近期两人的床照。

就在这栋房子里。

亏待我留了个心眼,装了监控。

要不还真不知道她一边挽留我,一边跟李天颠鸾倒凤。

一时间惊呼声四起,唾沫星子把苏妙妙推上风口浪尖。

她还在垂死挣扎:“我只不过是犯了所有女人都会犯的错。就算我错了,可我毕竟替你生了一个儿子。”

我笑:“真把我当傻子了?”

我拿出鉴定报告丢进她怀里:“你的那些烂事我早就知道了。”

当年沈阳阳体检,我发现他跟我和苏妙妙的血型不一样。

就私下做了亲子鉴定。

果然...

沈阳阳根本不是我的孩子。

但是那个时候我是真心想跟苏妙妙好好过日子的。

而且又加上我们是奉子成婚,在我之前她一直跟李天纠缠不清。

我想也许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孩子不是我的。

但那次在医院让我彻底明白过来。

她从来都知道。

苏妙妙成了过街老鼠,我借机直接把她的东西丢出去,转头就把房子挂中介低价出售。

毕竟我嫌脏。

处理完一摊子烂事后我愉快的当起了咸鱼。

父母和大哥却一致认为我走不出情伤,尤其是大哥三天两头的拉着我去参加宴会。

美其名曰散心.我心知他们是为我好,反正也没什么事,索性就去了。

...

如果早知道会在宴会上遇到苏妙妙和李天我打死都不出门。

苏妙妙果真是个目光短浅的女人。

她伸出手:“看到没,李天给我买的。”

“别以为就你一个人有钱,你不珍惜老娘,有的是人珍惜。”

她身旁的李天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

“沈南你怎么混进来的?上次你那个大哥带你进来的?你家这么有钱怎么今天没看到你那个大哥啊。”

我心中鄙夷,我大哥那种身份的人都是跟资本同桌的,你们当然看不到。

我没接话李天更猖狂:“还真让你唬住了,白白让你占了一套房子。”

要不怎么说这两人是一对呢。

一样的厚脸皮。

我无意与他们纠缠,他们却不肯罢休。

却在这时一名女人大步朝着我们这边走来。

李天的脸色巨变,猛地推开一旁的苏妙妙。

然而还是晚了。

一杯红酒全泼在了他脸上。

“李天你好日子过够了是吧?花着老娘的钱公然带着小三来宴会。胆挺肥啊。”

李天瞬间跟变了个人似的,身上的狼狈都顾不得整理,就去哄女人。

“老婆你误会了,这不是你今天太忙,我临时租了个女伴。”

“李天...”

苏妙妙不乐意了,结果才开头就被李天怒吼。

“闭嘴,这有你说话的份吗?”

我没有看戏的兴趣,转身准备闪退,女人却揪着李天的耳朵。

“还不快跟沈少道歉。”

“对不起沈少。”

女人不依不饶:“大点声,没吃饭吗?”

李天屈辱的看着我大喊:“对不起沈少!”

我摆摆手在懒得和这种人计较。

有失身份。

我索然无味的来到大哥身边:“谢了。”

我知道李天他老婆是大哥叫来的,为了给我出气。

他扯了扯嘴角:“兄弟之间有什么好谢的。”

宴会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大家都说我情伤太重。

弄得父母非要给我安排相亲。

说实话我不打算再婚了,但架不住母亲演技精湛,最后认命的跟相亲对象约会。

一个是一个很有趣的女生,叫王萌。

我们成了朋友,经常会被父母催着见面。

这天我们在高档餐厅吃晚餐,玻璃被砸的砰砰响。

苏妙妙愤怒又不甘的站在外面看着我。

沈阳阳一溜烟的跑走,下一秒来到餐桌前。

“爸爸!”

我躲开他扑向我的行为:“别乱叫,我可不是你爸。”

“爸爸,爸爸。”他叫的更欢快了。

“阿南...”

不知什么时候苏妙妙也进来了,高档餐厅都这么随便的吗?

她眼睛红彤彤的看着我,头发干枯,面容憔悴,手上的美甲只剩一半了。

一段时间不见看的出来她过的大不如前。

我正要招手让人把他们赶走,沈阳阳就哭了起来。

“爸爸都是因为这个坏女人你才不要我和妈妈的吗?”

瞬间整个餐厅的客人都朝我们看来。

我真的恨不得掐死他,亏得我以前对他掏心掏肺的,真的是瞎了眼。

不等我开口苏妙妙也期期艾艾的哭泣起来,一副可怜小百花的模样。

“阿南...你真的狠心丢下我们娘俩吗?你忘了以前我们一家三口挤在一起吃泡面的日子了吗?那么苦我们一家三口都熬过来了,现在你有钱了就不要我们娘俩了吗?”

经过她这么一番颠倒黑白整个餐厅的人都对我们指指点点。

我十分愤怒,毕竟王萌是因为我才受到无妄之灾的。

我歉意的看着她,她却不在意。

王萌抬手招来安保和服务生:“你们餐厅就是这么服务顾客的?什么不三不四的人都可以放进来?”

见状,沈阳阳突然发难,直接朝着王萌扑过去,好在我眼疾手快没让他得逞。

“你个坏女人,烂货,勾引别人老公不得好死...”

“啪”我给了他一巴掌。

很难想象这些话会从一个七岁的孩子口中说出来。

刹那间,我看着苏妙妙的眼神带上了冷意。

“我们已经离婚了,孩子是不是我的你自己心里清楚,如果不清楚我不介意现在再去做一次亲子鉴定。”

“阿南...”

苏妙妙要拉我,被我躲开。

“这是最后一次,别再出现在我面前,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说罢我打算带着约会对象离开,她突然歇斯底里。

“沈南你什么意思?你家明明那么有钱,却只愿意带着我和阳阳挤在一个**大的地方,嫁给你这么多年我一点福没享到。现在因为你我什么都没有了,你对得起我吗?”

她恶狠狠的瞪着我:“现在你回去了,有钱了就不要我们了,沈南你怎么这么狠心!”

我是真不知道她怎么有勇气说出这些话的。

简直让人大开眼界。

有些事情我本来不打算说的。

但现在我不打算隐瞒了。

“苏妙妙你知道吗?我原本打算今年祖父90大寿的时候带着你和阳阳一起回去的。”

闻言,她瞪着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我。眼里迸发出巨大的惊喜。

我继续道:“你本来可以拥有一切,豪宅名车,珠宝首饰都会是你的。”

她的神情越来越癫狂。激动的手都不稳了。

“但是你把一切都搞砸了,这些原本你唾手可得的东西,你这辈子也没机会得到了。”

她哭了...

挣脱安保的控制上来拉我:“阿南,我错了,我错了。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我和阳阳不能没有你。”

我面无表情的掰开她的手指:“你们不是不能没有我,你们是舍不得我的钱。”

她脸色苍白,我步步紧逼:“如果我还是一无所有,我们只能挤在小房子里,一切都跟之前一样,你还会舍不得我吗?”

她楞了一下,而后飞快的解释:“我爱的一直都是你这个人...”

我抬手:“苏妙妙有些话别再说了,恶心的让人发笑。”

似乎是见我态度坚决,她不再苦苦哀求,开始退而求其次。

“那你把房子还给我吧,就当做给我和阳阳的补偿了。”

我气笑了。

她总能刷新我对厚脸皮的认知。

“房子是我买的,贷款是我还的,你付出过什么?”

她哑然。

我摆手:“滚吧,趁我没彻底动怒之前。”

我拉着王萌离开餐厅。

“抱歉把你牵连进来。”

对方呵呵一笑:“我还得谢谢沈少让我见识了物种的多样性。”

我们相视一笑。

她总是这么善解人意,不会让人觉得半点尴尬。

之后苏妙妙很长一段时间没再出现,而我则是被大哥抓进公司。

用他的话说:“公司有你一份,不能我一个人996.”

我当场表示:“我可以什么都不要。”

奈何咸鱼没有人权。

我只能陪着大哥一起996.整体飞来飞去。

过去的阴霾彻底远去...

直到苏妙妙再次上门。

我刚结束一场马拉松般的会议,助理告诉前台有人指名道姓找我。

我顺嘴一问,对方说是个女人。

听着对方的形容我皱起眉毛:“告诉前台把人赶出去。”

等到下班的时候我早就忘了这回事了。

然后就被不知道从哪里冲出来的苏妙妙给拦住了。

“阿南你救救阳阳吧,他就要死了。”

我一愣,而后暗骂自己不要多管闲事。

“他快死了你应该找李天,不是来找我。”

我抬脚要走,她扑通一声跪下。

“沈南我求求你了,如果不是走投无路我根本不会来找你。”

她哭得很伤心:“阳阳脑震荡了,就是李天打的。”

看着她憔悴的面容,干枯的头发以及掉到一半的美甲,看来李天的确对她不好。

但...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的心再也对她记不起半点怜惜心疼:“那你更应该去找李天。”

她抖了一下,像是想到什么似的,不断的给我磕头。

“沈南我求你了,就当可怜可怜我和阳阳吧,看在我和你在一起那么多年,看在阳阳叫你那么多年爸爸的份上,救救阳阳吧。”

她惯会道德绑架。

但我现在是吸血的资本主义。

“保安把人轰出去。”

看着她被拖走,我神清气爽。

出于好奇我还是让人去调查了一下事情的始末。

原来上次宴会之后李天老婆就停了他的副卡。

连带着苏妙妙的日子也不好过起来。

本来这些没什么。

可苏妙妙仗着自己给李天生了一个孩子,直接带着沈阳阳登门入室。

结果被李天老婆连带着李天一块赶出家门。

这下他们是彻底的净身出户了。

这么多年苏妙妙就没上过班,自然不愿意吃苦。

而李天本来就是吃软饭的,哪里受得了这种委屈。

两人过的十分艰辛,靠着变卖首饰度日,但这种方法依着他们大手大脚的生活习惯,根本支持不了多久....

所以再遇到我的时候苏妙妙想要抓住我,这才有了上次餐厅的偶遇。

但是她失败了。

后来她把一切的过错都推到李天头上。

两人大打出手。

沈阳阳看到苏妙妙吃了亏就上去帮忙。

被李阳推到门框上,摔破了脑袋。

毕竟是自己的亲儿子,也不能见死不救。

结果抽血的时候李天发现沈阳阳跟自己血型不一样。

就去做了坚定,才发现沈阳阳不是自己的种。。

一想到自己这段时间遭的罪,还替别人养儿子。

李天顿时怒冲心起,在医院就对苏妙妙大打出手,连病床上的沈阳阳都没放过。

直接把人打成了脑震荡。

医生说了,就是治好了以后也是个傻子。

听着保镖的汇报,我一阵唏嘘。

当年怎么就那么不开眼呢,抱着一坨屎当宝贝。

好在回头是岸。

我让人给脑瘫残障基金会捐了五百万。

慢慢从大哥手中接过属于自己的工作。也和王萌确定了恋爱关系。

一年后在双方父母的催促下,我们结婚了。

接亲那天我沿路散喜糖。

突然冲出来一个脏兮兮的孩子,看着我手中的糖果口水直流。

“小朋友你家人呢?”

我把糖果递给他关切的问。不远处传来呼喊声。

“阳阳...阳阳...”

我一怔,低头仔细一瞧。

这孩子可不就是沈阳阳。

干瘦枯黄的女人来到我面前,对着沈阳阳就是拳打脚踢。

“让你乱跑,让你乱跑,死了算了。”

沈阳阳也不哭,只顾着把糖果往嘴里塞。

“够了。”我有些看不下去。

“沈南...”苏妙妙楞在原地。

而后她恶狠狠的瞪着我:“当年还说有多爱多爱我,这才短短一年你就要另娶,沈南你的爱真廉价,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伪君子....”

我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你会因为踩到一坨屎就永远不走路了吗?”

“你...”她气结。

我打断她即将脱口而出的污言秽语。

“苏妙妙人在做,天在看,当心遭报应!”

我看着一旁痴傻的沈阳阳意有所指...

她脸色煞白,不再跟我逞口舌之快,揪着沈阳阳的耳朵飞快跑走。

我对着保镖交代了几句后才继续接亲。

婚礼上我和王萌交换对戒,在众人的祝福下拥吻。

这一次我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幸福。

......

后来大哥逐渐放手,我能独当一面,王萌怀孕了。

我感觉自己一下成熟了不少。

每天除了上班就是回家陪老婆。

因为王萌孕反比较严重,我就挖空心思亲自动手给她做好吃的。

随着月份越来越大,王萌的小腿开始水肿,夜里还会抽筋,我又增加了一个任务,就是给她泡脚**。

“沈南...我觉得自己好幸福。”

我帮她擦干脚放在自己的腿上,不轻不重的按压着。

“我也幸福。”

我没说谎,遇见王萌之后我才知道什么叫两情相悦。

以前和苏妙妙在一起的时候,她除了使唤我要钱就没有其他的了。

比起丈夫我更像是个佣人。

王萌缩起脚笑嘻嘻:“其实你不知道,我早就喜欢你了。”

闻言,我来了精神上前抱着她:“那你给我说说你什么时候喜欢我的?”

她站起身跑远:“秘密!”

我摇头失笑。

“你慢点...”

往后余生皆是甜蜜....

....

沈南番外:

随着王萌的月份越来越大,我在家的时间也越来越多。

后来的某天新闻上报到了一起情节恶劣的虐童事件。

是苏妙妙...

我一点也不意外。

她这人自私到极点,从来不爱孩子。

愿意一直养着傻了的沈阳阳,不过是为了每个月那点微薄的补助。

她被抓了起来,进去陪李天了。

沈阳阳被送去了残障孤儿院。

我摸着王萌的肚子,安排人以孩子的名字给残障孤儿院捐了三百万。

不确定这笔钱能不能用到沈阳阳头上。

就当给未出世的孩子积福了。

......

王萌番外:

家里给我安排相亲的时候我是不乐意的。

但当知道对方是沈南的时候我同意了。

谁都不知道我喜欢沈南。

从高中的时候就开始暗恋他。

追着他的脚步一路到大学,眼睁睁的看着他和其他女人确定恋爱关系。

后来听圈子里的人说沈南为了那个女人和家里闹翻了。

我很羡慕那个女人,同时又为沈南感到不值得。

因为他不知道,对方其实没有他想的那么好。

整个女寝都知道苏妙妙人尽可夫,最喜欢周旋在男人之间。

她自己亲口说过跟沈南在一起,就是为了给李天不痛快。

我给沈南写过匿名信,他无动于衷。

最后我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被骗。

最后安慰自己,他人那么好一定会幸福的。

直到后来圈子里传出他回家的消息...

我还没行动,家里人把他送到我面前了。

那瞬间我就决定了。

这一次我一定要把握机会,得到自己喜欢的人。

后来我如愿了。

往后余生他都是我的。

已完结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1. 老婆小说
  2. 出轨小说
  3. 继承小说
  4. 掌中娇小说
好看的免费老婆小说完本推荐
新锋文学网老婆小说专题为您提供老婆最新章节与老婆全文阅读,请大家投票与收藏支持老婆小说专题,老婆小说大全免费阅读尽在新锋文学网。
网友评论
最新都市生活小说
姜明月陆景程
姜明月陆景程
她不情不愿嫁过来,对自己的丈夫季家老二季昱成横竖看不顺眼。嫌弃他皮肤黑,嫌弃他年纪比自己大七八岁,嫌弃他当兵粗鲁不斯文,嫌弃他带着个孩子,嫌弃他太远、什么都丢扔给自己
佚名
苏婉婉谢笙言
苏婉婉谢笙言
宋安宁不小心撞到了脑袋,昏了过去。醒来,就听见大夫说自己可能会得失忆症。再想起最近府中关于夫君顾行川变心的风言风语,她决定装失忆!“你是我什么人?”问出这话时,宋安宁想了很多答案:相公,夫君,情郎……却没想到,守在床前的顾行川顿了顿说:“我是你兄长。”
佚名
俞楠裴牧
俞楠裴牧
商渺从十八岁开始跟着盛聿,她自信满满,总以为自己在他心里是不一样的。直到后来,盛聿带回来一个姑娘,又软又娇,像极了那年的她。
应不许
互换灵魂后,姐姐杀了爸妈
互换灵魂后,姐姐杀了爸妈
我的妈妈是小三,我的爸爸是渣男。他们逼死了爸爸的前任妻子,而我同父异母的姐姐回来报仇了。爸妈都死了,她会杀了我吗?
三青
直播算命太准,网警都来蹲点了
直播算命太准,网警都来蹲点了
身为玄门大佬,一朝飞升无果反穿书,成了众叛亲离的全网黑无脑女配。苏青云:无所谓,黑红也是红!旋即捡起老本行算命一边挨骂一边还债……背负神棍骂名的苏青云直播间内,一个个大佬接踵而来。全网惊了!【什么?!苏青云成了反诈第一人?】【卧槽,苏神棍把命悬一线的顾老爷子救醒了?】【等等,好像……她还把高冷禁欲的顾家继承人都骗到手了!!!】苏家人幡然醒悟,哭着求原谅。而顾湛把未来老婆护在身后:这我老婆,别来沾边!
热度奶黄包
被姐姐冒名顶替后我死了
被姐姐冒名顶替后我死了
我死在了十八岁那年的夏天。六月是一个多美的季节啊,烟花绚烂,阳光明媚。我却窝在那个不见天日的小屋里,忍受着刻骨的疼痛。一墙之隔的客厅,姐姐和曾经把我疼到骨子里的父母正商量着,用我的录取通知书让姐姐去华清大学。“爸爸妈妈,欣怡会不会不同意?”“她不同意有用吗?这些年她替你享了那么多福,付出个学历而已嘛,是她是应该的。”好,那就给姐姐吧,反正,我也是个将死之人了。
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