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累了,这富二代老子不当也罢

累了,这富二代老子不当也罢

都市生活 | 陆剑秋秦月柔 | 连载中
2023-12-09 12:04:58
推荐指数:
他亲手扶持秦家崛起,却被当成废物,甚至被妻子扫地出门。看着离婚协议书,他决定不装了,以富可敌国的身份王者归来,前妻一家肠子都悔青了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11章

“你少跟我胡扯!”

许东林听到这个消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全网最著名的神豪秋爷,怎么可能没有这个人!”

“最开始我们也不相信,于是就托人查了平台的到账记录,根本没有几千万几千万的打赏。”

对方有条不紊的解释,显得信心十足。

“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给秦月柔打赏的资金来自平台账户,不属于第三方。”

“有两种可能性,要么这个秋爷是平台自己搞出来的,以神豪为噱头,吸取流量。”

“要么,平台就是秋爷的,他的消费走的是平台的账,可这根本不可能嘛。”

“天底下不会有哪个傻子真金白银的砸几个亿去捧一个主播,什么都不图,连面都不露。”

许东林点了根烟,觉得手下分析的有道理,但想到刚才的场面,心里还是没底,继续道。

“可刚刚有几十个人声称是代表秋爷来的,给了秦月柔价值八千多少亿的上市公司股份,都是国内百强的大公司。”

此言一出,电话那头传来一阵笑声。

“少爷,您被骗了,我估计,这都是平台找的演员,为了流量炒作,我猜等秦月柔生日那天他们还会去。”

“几千亿的股份白白送给秦家,怎么可能,就算秦家祖坟炸了也不会有这种好事。”

许东林笑了,心中的石头终于落地,心情也好了不少。

跟对方又聊了几句,挂了电话。

他没有急着出去,默默地抽着烟,心里盘算着。

等秦月柔生日那天,自己完全可以冒充神豪秋。

届时,平台肯定会安排好一切,自己以神豪秋的名义露面,原地出道,能收获流量,还抱得美人归。

之后,利用秋爷的名头,无论干什么还不是轻轻松松。

以许家的背景,平台总要给点面子,不会拆穿,更何况,有人主动帮忙演戏,何乐而不为?

至于秦月柔,要是她乖乖听话,就把她娶了,要是不识好歹,等玩腻了就踹了她。

他越想心里越美,丢掉烟头,心满意足的走出卫生间。

当晚,各大集团代表齐聚秦家的消息不胫而走,秦月柔更是推波助澜,让手下联系媒体,大肆炒作。

《神豪秋再现大手笔,豪掷八千亿当生日礼物!》

《最神秘的神豪秋将在秦月柔生日会上首次亮相!》

《秦月柔称:他说要让我成为那一天耀眼的存在!》

各种营销号疯狂炒作,在网上掀起一波又一波狂澜。

无论男女老幼,对即将到来的生日宴会期待无比,都想见见秋爷的真面目。

与此同时,秦月颜卧室。

“他们就把总经理的职位给我了?感觉像做梦一样。”

“等我去上班,王萌会不会继续跳出来跟我作对?”

秦月颜坐在床边,不安的攥着手,小声嘟囔着。

见她这样,陆剑秋眼睛里流露出一丝柔情,笑着道。

“不会的,王家已经被我摆平了,你以后不会在公司看到他们。”

原本还有些担忧的秦月颜听到他的话,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你什么时候能改改吹牛的毛病?”

“就你还摆平王家,你以为你是谁啊?”

“王家是孝北城大家族,在金融圈摸爬滚打几十年,王家在孝北城金融圈敢说第一,没人敢说第二,你拿什么摆平人家?”

陆剑秋一时语塞,想了想,是时候告诉她实情了。

他示意秦月颜坐好,清了清嗓子,道。

“其实,我......”

“喝喝喝,你就知道喝,喝死你算了!”

忽然,外面一阵骂声打断他的话。

“老娘嫁给你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没享过一天福,尽受罪了!”

“今天是什么日子你不知道啊,你去丢什么人,现什么眼?”

陆剑秋打开房门,正好看到秦新河垂着头坐在沙发上,手都不知道放哪里。

他今天喝醉了,并不知道后来徐建强等人到秦家的事,只知道自己今天丢人丢到姥姥家了,所以不敢还嘴。

但王芳没有放过他,叉着腰,劈头盖脸的臭骂。

“要不是两个小辈,你今天就死在那儿了。”

“瞧你那窝囊样,越想越生气,要钱没有,现在连房子也保不住了。”

“还活着干啥,一家人死了拉倒!”

眼看她说的有些过分,秦月颜走过去,扯了扯王芳的袖子。

“好了,妈,少说两句。”

“爸不是故意的,他是为了我的婚事才去的。”

听到女儿的声音,秦新河这才敢抬起头,刚要说什么,看到陆剑秋,眼珠子顿时瞪得通圆,指着他嚷嚷。

“你这个骗子,还敢来我家!”

“你不是说给我转了五百万吗?我今天去银行,一万块钱都取不出来。”

“枉我那么信任你,你居然骗我!”

陆剑秋愣住了!

不应该啊,五百万即时到账,银行都发短信提示了,怎么不会取不出来钱呢?

难道是账户从来没有进这么大款项,被系统默认账户异常,给冻结了?

陆剑秋无力拍了拍额头,无奈的苦笑,他想解释几句,但秦新河根本不给他机会。

“本来我想取点钱,买个像样的礼物,好跟爸说说月颜的婚事,结果

结果转着圈的丢人。”

“要不是他,我也不会这么丢人,早知道这样,还不如答应月颜跟张家的婚事。”

“你还在这儿干什么?出去!”

眼看秦新河怨念很大,又提起跟张家的婚事,秦月颜站出来道。

“爸,我不嫁给张家的傻子。”

她想了想,心一横,咬着牙道。

“我跟你们说清楚,陆剑秋给我买了房子,我非他不嫁。”

一听说买房了,秦新河两口子都愣住了?

不是去面试吗?怎么又买房了?

王芳拉着秦月颜问个不停。

“哪儿的房子?多大面积?多少钱?”

秦月颜没想到母亲反应这么大,支支吾吾的说不出来。

哪来的房子,都是她编的。

好在陆剑秋早有准备,淡淡的回答。

“在帝景壹号院。”

“什么?!”

没想到,听到这个名字,秦新河的屁股像装了弹簧似的,一下子蹦了起来。

不仅仅是他,就连秦月颜母女也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好像看着傻子。

“帝景壹号院?你不吹牛浑身难受是不是?”

“那地方房价多贵你知道吗?就算把我这房子塞满了钱,也不够在帝景壹号院买一套最便宜的房子。”

“再说了,那地方是一般人能买的吗?老爷子做梦都想在那里买套房子,人家就是不卖。”

秦月颜急的不断给陆剑秋使眼色,但他都没看到,笃定的道。

“真没骗人,不信咱们现在就去看看。”

秦新河和王芳对视一眼,脱口而出。

“走!”

说着,两人风风火火的穿好衣服出门。

陆剑秋跟上去,却被秦月颜拉住,她急的直跺脚,小声埋怨道。

“你怎么搞得?吹牛吹的没边,我上哪儿去买帝景壹号院的房子。”

“本来爸妈就对你印象不好,你净整荒唐事,他们对你意见更大了。”

“没事没事,我都安排好了。”

陆剑秋安抚几句,拉着她的手出了门。

一小时后,几人来到帝景壹号院大门口,看着大气恢宏、庄严贵气的大门,还有牵着大狼狗巡逻的保安队,老两口望而却步。

他俩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气派的小区。

犹豫好久,秦新河有些不自信的转过身。

“那个,怎么走啊?”

“爸,今天交的定金,还没给钥匙,要不咱们先在外面看看?”

不等陆剑秋说话,秦月颜赶紧开口稳住他们,其他的以后再说吧。

“哦,也好也好。”

老两口被镇住了,也没说什么,随后,王芳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那你们的房子在哪儿?”

秦月颜脑子有些短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陆剑秋手指朝远处一划,道。

“在那儿。”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他们看到一幢富丽堂皇,犹如宫殿一样的别墅,院前还有假山和喷泉。

远远望去,一个房间都有他们一套房子大。

看到这里,秦月颜头皮发麻,人快疯了!

秦新河眼皮子重重跳了一下,咽了口口水,有些结巴的开口。

“那个,这房子多少钱?”

陆剑秋摆了摆手,随口道。

“不贵,就三个亿!”

连载中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1. 富二代小说
  2. 狂宠小说
  3. 特种神医小说
  4. 毒药小说
富二代小说推荐
您在找富二代相关的小说?新锋文学网富二代小说专题为您提供富二代相关的全部小说,您可以方便地进行富二代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最新都市生活小说
姜明月陆景程
姜明月陆景程
她不情不愿嫁过来,对自己的丈夫季家老二季昱成横竖看不顺眼。嫌弃他皮肤黑,嫌弃他年纪比自己大七八岁,嫌弃他当兵粗鲁不斯文,嫌弃他带着个孩子,嫌弃他太远、什么都丢扔给自己
佚名
苏婉婉谢笙言
苏婉婉谢笙言
宋安宁不小心撞到了脑袋,昏了过去。醒来,就听见大夫说自己可能会得失忆症。再想起最近府中关于夫君顾行川变心的风言风语,她决定装失忆!“你是我什么人?”问出这话时,宋安宁想了很多答案:相公,夫君,情郎……却没想到,守在床前的顾行川顿了顿说:“我是你兄长。”
佚名
俞楠裴牧
俞楠裴牧
商渺从十八岁开始跟着盛聿,她自信满满,总以为自己在他心里是不一样的。直到后来,盛聿带回来一个姑娘,又软又娇,像极了那年的她。
应不许
互换灵魂后,姐姐杀了爸妈
互换灵魂后,姐姐杀了爸妈
我的妈妈是小三,我的爸爸是渣男。他们逼死了爸爸的前任妻子,而我同父异母的姐姐回来报仇了。爸妈都死了,她会杀了我吗?
三青
直播算命太准,网警都来蹲点了
直播算命太准,网警都来蹲点了
身为玄门大佬,一朝飞升无果反穿书,成了众叛亲离的全网黑无脑女配。苏青云:无所谓,黑红也是红!旋即捡起老本行算命一边挨骂一边还债……背负神棍骂名的苏青云直播间内,一个个大佬接踵而来。全网惊了!【什么?!苏青云成了反诈第一人?】【卧槽,苏神棍把命悬一线的顾老爷子救醒了?】【等等,好像……她还把高冷禁欲的顾家继承人都骗到手了!!!】苏家人幡然醒悟,哭着求原谅。而顾湛把未来老婆护在身后:这我老婆,别来沾边!
热度奶黄包
被姐姐冒名顶替后我死了
被姐姐冒名顶替后我死了
我死在了十八岁那年的夏天。六月是一个多美的季节啊,烟花绚烂,阳光明媚。我却窝在那个不见天日的小屋里,忍受着刻骨的疼痛。一墙之隔的客厅,姐姐和曾经把我疼到骨子里的父母正商量着,用我的录取通知书让姐姐去华清大学。“爸爸妈妈,欣怡会不会不同意?”“她不同意有用吗?这些年她替你享了那么多福,付出个学历而已嘛,是她是应该的。”好,那就给姐姐吧,反正,我也是个将死之人了。
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