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详情
阮晗江晟风

阮晗江晟风

短篇言情 | 阮棠江昀风 | 连载中
2023-12-07 17:05:01
推荐指数:
高三那年中秋,天气已经有些凉了。恰逢顾谨言的大伯和二叔来探亲,连带着我们家,二十几口人聚在他家一起吃饭庆团圆。几杯酒下肚,气氛更加热烈。那天因为人多,男人坐一桌拼酒,女人们坐在一起聊天,都很开心。说着说着也不知怎么的就把话题扯到我和顾谨言的身上,大家集思广益,聊得不亦乐乎。
章节预览 章节目录

第11章

幸福的日子总是易逝,我还没觉得怎么着呢,又到了开学的时候。

在我妈和阿姨的强烈干预下,我和他定了同一天的机票。

到达机场时,花蕊正站在路边翘首等待。

魏清风逃离了父母的眼睛,变得很欢脱。他开心的奔过去牵住她的手,在她额前深深亲吻。

热恋中的人当真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我揣着一壶老醋,别过头不去看,一个人拎着行李进入大厅。

机场很大,数不清多少人在这里各奔东西,这是他们的命运。

以后的日子,我们的生活轨迹也会如此,背道而弛。

我含着眼泪,在心里默默的和他道别。

这学期的学业比上学期重不少,我摒除一切杂念,全身心的投入到学习当中。

渐渐的,我发现我的心静下来了。

我参加了一次系里组织的比赛,成绩居然很靠前,几乎轰动全系。

客座教授非常欣赏我的画,要求我画一幅我自己理解的花开富贵,他说如果画得好,他会带到一个什么画展上去展示,收我做他的研究生。

这个教授在国画界地位极高,能被他亲自指导作画,简直就是国画系学生最顶级的美梦。

我被教授亲自提名,羡煞一大票的人,作起画来尤为精益求精。

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我才把画弄好。忐忑的交给教授时,他正在和什么人开视频会议。

我刚要退回,教授却朝着我招手要我进去。他拿起我的画便对着屏幕做出展示,要那边的人一一品评。

会议结束后我才知道,那是教授研院的学生,他在线上指导他们的课业。

无疑的,我的画再次获得极高的评价。

教授要求我和对端的一个男生加微信,说是我们的画各有特色,可以互补,要我多和他交流国画方面的心得。

我本不想加,教授不顾我个人意愿的夺去我的手机,打开我的个人码送到摄像头前。

“教授,我有她的微信。”一个低沉的声音闯进我的耳朵,很熟悉。

“你们认识?”教授把手机伸到我面前,看到那个人,我笑了。

是大哥,他在网络的那一端,正含笑看着我,“嗯,他是我大哥。”

“乖,好好上课,我很快回去,请你吃好吃的。”大哥的笑容很温柔,对我一如既的宠溺。

教授逢人便夸我的艺术天赋,我在他的嘴里,成了一个不可多得的天才。

几乎一夜之间,我成了系里,乃至全校的风云人物,济身全校风云榜的前三名,连个人照片都被贴在大榜上,弄得全校大部分人都认识我。

接下来,找我画画的人便多了起来,有偿的、无偿的都有。

我忙得要命,心情渐渐变得晴朗。

大哥比我大很多,平时我都是享受着他的照顾,对他的了解并不多。

如今和他的接触多了,发现他竟是个很风趣的人,专业素质过硬,画风硬朗,内涵深刻。

他隔三岔五的会和我讨论些关于国画方面的知识,会把他的一些经验传授给我,有时会把他的画发上来,我们一起欣赏。我也会在遇到瓶颈时去请教他,他往往会给我最为中肯的建议,让我受益匪浅。

因为兴趣爱好的贴近,我和他聊得十分合拍,相处起来特别的轻松。

有时候挤出点时间,我会看看微信朋友圈,锻炼一下自己的承受能力。

魏清风一改之前的冷漠,几乎每天都在晒他的幸福生活,不是二人小酌,就是牵手约会,总之狗粮一波波的发,噎得我嗓子眼儿发苦。

想用大哥请的锅包肉甜甜嘴,可大哥的归期是一拖再拖,我只好和室友去吃了两次。

这年暑假,他没有联系我,我也没有打扰他,再次一个人背着行囊踏上回家的路。

我想我习惯了没有他的日子,我在学习着一个人慢慢长大。

飞机夜里起飞,我到家时是早上六点多,来不及和爸妈说话,冲个澡后便一头扎在床上补觉。

等我从乱七八糟的梦境中醒过来已经是中午,妈妈正把做好的饭菜往桌上端,见我醒了,招手要我过去吃饭。

“妈,晚上我想吃凉拌面。”

“晚上你阿姨请客出去吃,凉拌面改天吧。”

晚饭在街角那家新开的私房菜馆,我去的晚了,进入包厢时只剩我一个空位子。

“兰月,就你磨蹭,全家都等你自己。”我还没来得及坐下,魏清风开口了。

我撩眼皮刚要说话,一个人像把尖刀用力扎进我的眼中,疼得我差点无法呼吸。

小半年不见,他成熟不少,眼底缭绕着化不开的柔情。

花蕊含着羞怯的笑意靠在魏清风的手臂上,魏清风握着她的手,两人之间亲密得容不下一丝缝隙。

我的眼睛好疼,心更疼。

他带她回来见家长了,我和魏清风那些只属于我的过往,在这一刻全部戛然而止,再没有存在的意义。

一时间,我茫然而不知所措。

看来,到了把所有一切放下的时候。

“小月,坐呀,喜欢吃什么,阿姨给你点。”阿姨热情的招呼着我。

我恍恍惚惚的坐在位置上,对面正好是那两个甜蜜相依的人。

这一刻,我真的想自残双目。

眼不见,心不痛。

魏清风看着花蕊的目光又柔又甜,他说,“小蕊,这位就是我常和你说的邻家小妹兰月,你可以叫她粘人小月。对了,咱们是高中同学,你认得的对吧。你可不知道,小时候成天跟在我身后,差点烦死我。小月,这是我女朋友,以后她会是你嫂子,现在就开始叫也行。”

花蕊羞红了脸颊,她把脸埋在魏清风臂弯之中,笑得那样好看。

她和我们是一届的同学,外地过来的转校生。

听说他爸爸是当地的一个什么官儿,很有权势。后来不知犯了什么事被抓,判了终身监禁,家产被没收。为了不在别人异样的目光下艰难讨生活,她妈妈带着她来到南城。

花蕊人如其名,长得果然像花朵一样鲜艳,又像花蕊一样娇弱,她只柔柔地看人一眼,便会让人生出保护欲。

她的温柔娇弱和我大大咧咧的性格简直天壤之别,男人大概都喜欢弱者,从这一点来说,我确实不如花蕊。

能说什么呢,我只有傻乎乎的笑。

连载中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1. 季少小说
  2. 替婚甜妻小说
  3. 丞相夫人小说
  4. 重生嫡女小说
季少小说排行榜
新锋文学网季少小说专题提供万余本经典季少小说,不仅数量多,而且更新快,第一时间阅读最新章节,是季少小说爱好者在线免费阅读季少小说的最佳选择!
网友评论
最新短篇言情小说
姜明月陆景程
姜明月陆景程
她不情不愿嫁过来,对自己的丈夫季家老二季昱成横竖看不顺眼。嫌弃他皮肤黑,嫌弃他年纪比自己大七八岁,嫌弃他当兵粗鲁不斯文,嫌弃他带着个孩子,嫌弃他太远、什么都丢扔给自己
佚名
苏婉婉谢笙言
苏婉婉谢笙言
宋安宁不小心撞到了脑袋,昏了过去。醒来,就听见大夫说自己可能会得失忆症。再想起最近府中关于夫君顾行川变心的风言风语,她决定装失忆!“你是我什么人?”问出这话时,宋安宁想了很多答案:相公,夫君,情郎……却没想到,守在床前的顾行川顿了顿说:“我是你兄长。”
佚名
俞楠裴牧
俞楠裴牧
商渺从十八岁开始跟着盛聿,她自信满满,总以为自己在他心里是不一样的。直到后来,盛聿带回来一个姑娘,又软又娇,像极了那年的她。
应不许
互换灵魂后,姐姐杀了爸妈
互换灵魂后,姐姐杀了爸妈
我的妈妈是小三,我的爸爸是渣男。他们逼死了爸爸的前任妻子,而我同父异母的姐姐回来报仇了。爸妈都死了,她会杀了我吗?
三青
直播算命太准,网警都来蹲点了
直播算命太准,网警都来蹲点了
身为玄门大佬,一朝飞升无果反穿书,成了众叛亲离的全网黑无脑女配。苏青云:无所谓,黑红也是红!旋即捡起老本行算命一边挨骂一边还债……背负神棍骂名的苏青云直播间内,一个个大佬接踵而来。全网惊了!【什么?!苏青云成了反诈第一人?】【卧槽,苏神棍把命悬一线的顾老爷子救醒了?】【等等,好像……她还把高冷禁欲的顾家继承人都骗到手了!!!】苏家人幡然醒悟,哭着求原谅。而顾湛把未来老婆护在身后:这我老婆,别来沾边!
热度奶黄包
被姐姐冒名顶替后我死了
被姐姐冒名顶替后我死了
我死在了十八岁那年的夏天。六月是一个多美的季节啊,烟花绚烂,阳光明媚。我却窝在那个不见天日的小屋里,忍受着刻骨的疼痛。一墙之隔的客厅,姐姐和曾经把我疼到骨子里的父母正商量着,用我的录取通知书让姐姐去华清大学。“爸爸妈妈,欣怡会不会不同意?”“她不同意有用吗?这些年她替你享了那么多福,付出个学历而已嘛,是她是应该的。”好,那就给姐姐吧,反正,我也是个将死之人了。
佚名